返回首页
专家访谈CURRENT AFFAIRS
专家访谈 / 正文

服务乡村振兴农险需发挥好“压舱石”作用

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教授、农村保险研究所所长庹国柱

  2021年,我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976亿元,同比增长19.8%,为1.8亿户次农户提供风险保障超4.7万亿元,在保障粮食安全、服务乡村振兴方面发挥了有力作用。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其中包括积极发展农业保险和再保险,优化完善“保险+期货”模式。如何解读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对农业保险提出的新要求?作为农村金融的重要一环,农业保险如何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助力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围绕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近日对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教授、农村保险研究所所长庹国柱进行了专访。

  《金融时报》记者:积极发展农业保险和再保险,对于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有何重要意义?

  庹国柱:强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离不开农业保险。农业保险既是金融服务的重要内容,也是整个农业以及农村其他产业稳定发展的“压舱石”。

  从2007年到2021年,我国农业保险在15年间发展迅猛,以保费计算的市场规模已经连续两年稳居全球第一。去年,农业保险提供4.7万亿元的风险保障,不仅保障了农户收入稳定,也为农村金融的稳定发展作出了独特贡献。

  农业保险越是发展,其保障范围越宽、保障水平越高、覆盖范围越广,功能作用就能够得到更充分、更有力的发挥。因此,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特别提出要“积极发展农业保险和再保险”。

  积极发展农业保险,需要在目前发展的基础上进一步“扩面、增品、提标”,为农业生产提供更多、更高水平的风险保障。特别是从今年开始,稻谷、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将实现13个粮食主产省份产粮大县全覆盖,这不仅将进一步扩大农业保险的覆盖面,也将大大提高农业保险的保障额度和水平。

  但是,农业保险的经营风险比其他财产保险险种要高很多。为了有效地分散农业直保的经营风险,保证农业保险可持续发展,我国一直致力于构建农业保险特有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制度”,发展再保险就是其中的重要环节。在充分利用国际国内再保险市场的同时,在前期积累经验的基础上,我国成立了专业农业再保险公司——中国农业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农再”)。中国农再开业至今已为种植业、养殖业和林业保险直保业务提供了很好的再保险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再保险业务之外,中国农再还被赋予三项重要使命:建立农业保险信息平台,加强农业保险信息共享;推动建立并统筹管理国家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基金;推动完善农业保险制度,有效承接国家相关支农惠农政策,条件成熟时,探索试点粮食直接补贴改革等。目前,信息平台建设已经起步,建立国家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基金相关工作也已开始着手。要更好地服务农业保险发展,为乡村振兴作出更多更大贡献,还需加快建设步伐。

  《金融时报》记者:“保险+期货”模式在金融服务乡村振兴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这一模式在哪些方面有待优化完善?

  庹国柱:“保险+期货”是我国一项金融服务创新。我国逐步推进农产品价格市场化改革后,农产品的价格波动会影响农户收入的稳定性。利用期货期权交易分散农产品价格风险,有助于实现农民收入稳定和收入增长。

  在“保险+期货”模式下,由保险经营者组织起广大分散农户,农户通过购买农业保单的方式,共同参与期货期权交易,既满足了农户分散价格风险的需求,又繁荣了期货市场,可谓一举两得。

  2015年以来,已有数百个“保险+期货”试点落地,试点标的包括大豆、玉米、生猪、苹果、大枣等10多个品种。从试点情况来看,“保险+期货”模式发挥了很好的价格保障作用。特别是在去年以来的猪肉价格下降过程中,中华财险等在湖南、四川等地开展试点的生猪“价格保险+期货”模式收到良好效果,在养猪农户中取得较好的反响。

  优化完善“保险+期货”模式,需要探索解决“保险+期货”模式实现可持续发展和大规模推广所面临的一些关键问题。首先,“保险+期货”模式本质上是农产品期货交易,期货交易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技术性,除了技术障碍外,对农户来说,也很难完全承受期货交易费用(保费)负担。目前,大连、郑州、上海三大商品交易所每年安排一定的资金和项目,给参保农户一定的“保费”补贴,地方政府也筹集一些资金给予补贴,其余部分再由农民自己负担。这种资金分配模式以及来自各方的补贴,目前尚缺政策或法规保障,由此带来的问题导致很多试点难以持续。其次,保险标的究竟是适合“价格保险+期货”模式还是适合“收入保险+期货”模式,也需要通过进一步开展试点来加以明确。再次,我国农产品期货市场品种较少,市场容量也较小,还无法满足“保险+期货”模式的大规模推广。总之,“保险+期货”需要制度和政策保障,也需要进行规范。

  “保险+期货”是个好工具、好路径,虽然已有7年试点经验,但还远不能适应实际需要,还应进一步优化完善,在规范发展的同时提供更多制度和政策层面的保障,推动其最终能够实现大规模推广。

  《金融时报》记者:从助力脱贫攻坚到助推乡村振兴,保险业需要在产品和服务方面作出哪些调整,以更好地服务乡村振兴?

  庹国柱:防贫类保险并不是阶段性产物。在此前的脱贫攻坚战中,不少保险公司推出了防贫类保险产品,如中国太保与地方政府合作的“防贫保”产品,在近2000个县得到推广和应用,在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中发挥了很好的功能作用。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过程中,不少地方对此类产品进一步完善,使之成为监测帮扶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保险公司利用科技手段,对已脱贫农户以及贫困“边缘户”开展数据监测,可以及时帮助解决这类人群面临的困难,防止他们返贫。所以,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背景下,昔日的防贫类保险正在革新、完善和发展,在“坚决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的过程中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当然,要满足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所提出的“坚决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这一重要任务要求,除了提供像“防贫保”这种由政府主导的保险产品之外,保险公司还可以开发设计更多的适应性、针对性保险产品。这类产品最好与现在广泛开展的政策性农业保险结合起来,利用农业保险的服务网络做好保险服务。同时,在扶贫资金投入方面,也应对此类保险产品在政策上有所倾斜,从而使脱贫户能买得起、用得上。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