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金融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国际经济金融形势更加复杂多变、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入深水区的背景下,中国金融业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砥砺前行,攻坚克难,积极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一系列骄人业绩。当前,金融业对外开放程度全面提升,多层次金融市场逐步形成,金融机构体系不断完善,资产价格形成机制渐进市场化,金融监管与调控框架日益成熟。

  十年励精图治,十年硕果辉煌。回望过去十年的历程,中国金融业不仅在规模和效率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而且具有了更强的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在金融科技、普惠金融等方面贡献了更多中国智慧,提供了更多中国方案。

  政策引导  金融成脱贫攻坚重要引擎

  长尾人群的金融服务和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在金融支持脱贫攻坚方面进行了不懈探索。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奋战多年,实现了世所罕见的减贫脱贫奇迹,年均减贫人数超过1000万人。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

  在脱贫攻坚过程中,金融业也贡献了重要力量。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务院扶贫办等部门不断完善金融扶贫政策体系,通过加强宏观信贷政策指导, 综合运用扶贫再贷款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将更多资源投向贫困地区。同时,加大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基础设施建设等重点领域金融支持力度,积极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不断完善农村金融服务基础设施,贫困人口金融服务可获得性明显提高。

  自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金融精准扶贫贷款发放9.2万亿元,扶贫小额信贷累计发放7100多亿元,扶贫再贷款累计发放6688亿元,为乡村地区发展、激活“自我造血”功能提供了不竭动力。

  除了直接的资金支持外,在人民银行等部门的指导下,贫困地区金融资源投入不断增加,金融基础设施有效改善,贫困人口受益面逐步扩大,金融服务可获得性和便利度稳步提升,贫困地区内生发展能力持续增强。截至2020年末,全国银行网点乡镇覆盖率达97.13%,支付服务村级行政区覆盖率达99.31%,基本实现乡乡有机构、村村有服务、家家有账户。此外,大病保险已覆盖12.2亿城乡居民,农业保险为1.8亿户次农户提供风险保障4.7万亿元。

  持续助企纾困  金融“活水”为实体解渴

  当前,我国脱贫攻坚战已取得全面胜利,但普惠金融仍在稳步推进。无论是乡村振兴还是对小微企业等领域的重点支持,都离不开金融的持续助力。

  这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金融发力的重点领域。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明明表示,“定向”是近年来货币政策创新的一大关键词。定向降准、增加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创新设立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工具、创设中央银行票据互换(CBS)工具等一系列政策工具,均在金融精准滴灌实体经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特别是2018年到2019年,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出现的次数和流动性投放量都出现了明显增长。”明明总结说,2018年全年4次定向降准合计释放资金2.3万亿元,2019年两次TMLF操作共释放资金5249亿元。2018年以来,定向货币政策释放的资金达到总量的10%以上。“定向货币政策一方面有利于避免出现‘大水漫灌’的局面,影响流动性总量把握;另一方面更有利于精准滴灌实体经济,特别是针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的痛点精准发力。”他表示。

  疫情发生后,结构性货币政策雪中送炭,中小微企业融资“量增、价降、面扩”。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针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和1.5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政策、两个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等,都使资金精准高效地流向防疫保供关键企业,助力中小企业复工复产。这些政策工具的及时出台,帮助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在疫情防控期间渡过难关、恢复发展。

  据人民银行最新公布的数据,当前我国信贷结构持续优化。4月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3.4%,支持小微经营主体户数同比增长41.5%。业内专家表示,金融服务正在从“锦上添花”走向“雪中送炭”,走向小微企业、“三农”等最迫切需要资金的主体,为其纾困解难。

  近日,人民银行设立科技创新再贷款、普惠养老专项再贷款,增加1000亿元再贷款支持煤炭开发使用和增强储能,增加支农支小再贷款和民航专项再贷款。“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可以实现精准施策,直达重点和薄弱环节,对于消减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助力中长期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了非常重要作用,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也兼顾了内外均衡。”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表示。

  合规与发展齐进  金融科技从“立柱架梁”迈向“积厚成势”

  当然,金融更好支持实体经济,除了政策引导外也离不开技术的支持。

  纵观金融业发展历程,几乎全程都伴随着对新技术的吸纳。从网上银行的建设,到自动取款机(ATM)与存取款一体机(CRS)等硬件和软件一体化的科技服务逐步替代传统的人工服务,再到移动互联网普及背景下手机银行、移动银行、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以及银行客户端APP带来的新业态,都促使银行服务不断升级。每一次技术的进阶,都带来新业态促进银行改善其渠道和服务,开辟新的发展模式和迈向新的发展阶段。

  党的十八大以来,更是积极运用现代科技成果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的10年。从过去主要服务20%的客户到如今服务80%的长尾人群,从以资金为中心到以客户为中心,从标准化到更加个性化、智能化、场景化的金融服务,技术赋能下的新金融业态正呈现出崭新的面貌。

  实际上,技术对金融业的改变远非单个业务的效率提升,而是系统性的。一方面,在金融科技的推动下,金融机构管理模式、治理能力、组织方式持续优化,12家全国性商业银行及部分大型证券、保险机构相继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体制机制更加灵活,创新动能进一步释放;另一方面,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与金融业务深度融合,金融科技应用试点顺利实施,推动金融服务覆盖面逐步扩大、金融产品供给不断丰富,尤其是疫情防控期间为企业复工复产、百姓日常生活提供有速度、有温度的非接触式金融服务。

  当然,在肯定国内金融科技发展的同时也必须看到,技术的快速迭代也增加了监管难度,再加上全球经济增速下滑,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增大,监管复杂程度增加,在此背景下,运用科技手段完善监管体制、创新监管方式的必要性凸显。

  “应加强金融科技审慎监管。”北京前沿金融监管科技研究院副院长阎淬表示,要按照金融持牌经营原则,将所有金融活动纳入监管,从源头防范金融与科技结合的风险,“穿透”式监管金融科技创新活动。

  对于一些具有突破性的创新,索信达控股CEO吴辅世表示,严格高效的监管可为创新发展夯实根基。他建议,可以通过数字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及推动“监管沙盒”落地,实现金融模式深度创新,并推动全域深度智能及全面普惠发展。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