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陆磊:进一步发挥金融体系基础性资源配置和风险管理功能

  4月1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面对复杂多变的新形势和新挑战,要进一步发挥金融体系的基础性资源配置和风险管理功能,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其中,金融机构方面,要更好地进行跨期资源配置和风险管理,以丰补歉逆周期稳定实体经济。一是金融机构需要积极主动引导金融资源流向科技创新、绿色低碳、先进制造业等领域,开发更多符合科技、小企业、朝阳产业需要的产品和服务,推动金融结构优化升级,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二是金融机构要进一步做好跨周期风险管理工作,积极用好金融机构在价格发现中的天然优势,克服顺周期思维,有效管理和调节自身的顺周期行为,探索以丰补歉的跨周期风险管理方法,在防范金融风险特别是重大金融风险中发挥更大作用。

  金融市场方面,要提高竞争力和吸收风险的能力。一是要提升金融市场竞争力。进一步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通过改革开放增强金融市场优化升级的内生动力,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原则,继续积极引进国际金融业的标准和准则,提高金融从业人员的职业素质和综合能力,提升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现代化水平。二是要增强金融市场的风险吸收能力,有效发挥金融在宏观经济中的风险“做市商”作用,发挥金融市场的蓄水池作用,有效对冲、吸收和转化经济运行中积累的风险矛盾,为“六稳”“六保”工作创造有利的金融环境。

  金融管理部门要坚守底线,保障金融体系平稳健康运行。维护金融稳定、保障金融安全、严控金融风险是金融管理部门的天职。一是要加快《金融稳定法》落地实施进程。出台《金融稳定法》是我国建立维护金融稳定长效机制的关键举措,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提升系统性金融风险防控能力的坚实制度保障。要在充分总结国内外金融稳定实践经验以及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建议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修改《金融稳定法》草案,继续积极配合立法机关推进后续立法工作,加快《金融稳定法》落地实施。二是要加快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金融稳定保障基金。我国要建立金融强国,需要将金融稳定保障基金作为我国国家重大金融风险处置后备资金池和金融稳定长效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要继续完善金融稳定保障基金资金管理和使用方式,创新金融稳定保障基金资金来源,制定金融稳定保障基金动用细则,形成与现有存款保险基金和行业保障基金相互补充、协同配合的高效金融安全网。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