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美欧货币紧缩冲击显现 全球股市同步下跌

  回首上半年全球市场,由于地缘政治风险带来的意外供应冲击强化了通胀压力,美欧发达经济体央行进一步加快货币政策转向脚步。而眼下流动性收紧,已进一步加剧市场对衰退的担忧。投资者们担心在美联储尚未完成“紧缩任务”前,经济衰退更快到来。在紧缩和增长的双重压力下,风险资产遭遇抛售,全球股市同步下跌。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发出预警,提醒全球投资者要做好准备,迎接一场“经济飓风”。

  美国股市尚未止跌

  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8.5%。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当前美国的通胀已处于“不可接受的水平”。而这一历史性通胀,正在推动美联储大幅加息。6月15日,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至1.5%至1.75%的区间,是美联储1994年以来首次加息75个基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6月22日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美联储正迅速采取行动恢复物价稳定。他同时承认,美国经济存在衰退可能性,但这并不能让美联储排除任何加息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快速加息虽然可以抑制通胀,但流动性收紧也会对其自身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影响。紧缩的货币政策可能影响企业盈利表现、压低企业估值和抵押品价值,引发部分金融机构和“僵尸企业”融资困难,进而带来股市的动荡。事实上,美股自今年3月美联储实施加息以来,一直处于波动下跌状态。截至当地时间6月22日收盘,标准普尔500指数跌至3759.89点,较1月初下跌近20%;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至11053.08点,较1月初下跌约29%;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至30483.13点,较1月初下跌约16%。

  眼下,唱空美股的声音越来越多。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都在近期表示,美股尚未完全消化衰退的风险,可能还会进一步下跌。摩根士丹利策略师迈克尔·威尔逊在最新发布的投资报告中提出,尽管今年美国股市的暴跌让股票的价格更加合理,但标普500指数还需要再跌15%至20%,至3000点左右,市场才能完全反映出经济萎缩的情况。高盛也认为,当前股价只是反映了经济温和衰退的情况。高盛策略师大卫·科斯汀表示,美国企业的盈利预期仍然过高,预计美股将进一步下调。

  中金集团则预计,三季度市场可能依然面临紧缩加码、通胀高位、增长下滑的“不友好”组合。在当前盈利大概率将继续下滑,调整情绪转负一般持续一至两个季度,而美股估值处于均值的背景下,市场转机需要政策能够转向或新增长动能出现配合,四季度或有出现转机的可能。

  欧洲股市大幅回调

  与美股相似,在欧洲央行决定收紧货币政策后,欧洲股市不断下挫。此前,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一直坚持通胀“暂时论”,认为作为持续通胀前提的工资增长仍然乏力,并且基础物价增长也呈现出疲弱状态。但近期,由于俄乌冲突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欧元区通胀达到了历史性高点,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立场已经改变。在刚刚结束的6月议息会议上,欧洲央行发出了7月加息25个基点的信号。

  上月,欧元区通胀再次刷新历史纪录。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5月调和消费者价格指数(HICP)同比上涨8.1%,继4月该指数同比上涨7.4%之后再次刷新欧元区成立以来的历史纪录,也超出了此前外界预测的7.7%。在持续的俄乌冲突下,能源类价格上涨是造成欧元区通胀的主要因素,该大类价格5月同比上涨39.2%。此外,构成欧元区通胀数据的四大品类价格上涨幅度均超过了4月数据,除去能源类,食品类、工业品类和服务类的价格同比涨幅于4月分别为6.3%、3.8%和3.3%。这显示出通胀出现了向更多领域蔓延的迹象,也意味着欧央行已经失去了拒绝加息的立场。

  然而,欧央行选择收紧货币政策抗通胀,将有可能对经济前景带来较大冲击。欧洲经济基本面不容乐观,能源价格仍在高位,人力成本也有抬头迹象。上述因素叠加在一起正影响欧洲经济表现,这是欧洲股市下挫的另一个原因。截至上周收盘,欧洲STOXX 600指数跌至402点附近,触及2021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近两周,德国DAX指数已下挫近9%。目前,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桥水基金做空的欧元区公司数量已增至18家,包括法国能源企业道达尔、德国金融企业安联保险、德国制药和化工集团拜耳等。

  新兴市场股市受到冲击

  自3月美联储加息以来,收紧的全球金融条件叠加经济增长放缓、通胀走高,让新兴市场股市压力增加。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今年1至5月新兴市场资本累计净流入接近于零,明显弱于2021年同期水平。其中,3至5月更是呈净流出状态,除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国家资本流出量处在近12年来(除2020年疫情发生时)的最高水平。受此影响,多数新兴市场股市下跌,创下2018以来的最长连跌纪录。眼下,新兴市场股市有所反弹,但由于市场担忧激进加息下全球经济“软着陆”,新兴市场股票的估值仍被抑制。

  受美联储大幅加息影响,今年1至4月美国国际资本流入是2021年同期水平的1.5倍。美债利率和美元指数同时拉升,使新兴市场“美元回流”压力较此前更甚。与此同时,以欧洲央行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央行跟随美联储紧缩,这让新兴市场压力源更广泛。此外,全球经济风险攀升下市场风险偏好下降,也不利于资金流入新兴市场。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新兴市场资本流入放缓压力或将持续全年。不过,下半年新兴市场结构性投资机会仍存,“资源国”及产业链调整受益地区可能仍将受益。短期内资本配置中国的步伐或有波动,但人民币资产前景改善仍是确定的大方向。6月以来,A股无惧海外波动走出一波独立行情正是良好的开端。瑞银集团也表示,虽然近期市场人气脆弱,盈利预期下调限制新兴市场股市的表现,但仍然维持中国股市在瑞银集团新兴市场投资组合中“最受青睐”评级,并持续发现有投资价值的领域。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