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数字化转型”助力农村金融发展

  国务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要求“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稳妥发展金融科技,加快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的指导意见》,“到2025年,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取得明显成效。数字化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广泛普及,基于数据资产和数字化技术的金融创新有序实践,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产品和服务开发能力明显增强,金融服务质量和效率显著提高。数字化经营管理体系基本建成,数据治理更加健全,科技能力大幅提升,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和风险管理水平全面提升。”近年来,金融机构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数字人民币、移动支付、手机银行、开放平台等产品实现了交易数字化、服务无界化和金融场景化,更有效支持实体经济。

  农村金融机构要把握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机遇,大力推进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的研究与应用,注重加强通过技术与场景、业务与科技的融合,实现金融服务和产品的发展创新和效率提升,实现自身的创新与转型发展,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一、数字化转型在农村金融机构的发展现状

  我国农村金融机构积极探索数字化转型,将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业务不断融合创新,调整组织架构,改进业务流程,拓宽银行的服务边界和供给能力,在服务“三农”、“小微”、“本地”等多个方面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一是依托智能柜员机(STM)、大额现金存储设备(UCR)等智能设备,数字媒体和人机交互技术,影像化传输和无纸化存储的方式,实施集约化、标准化、专业化的业务处理,提升网点数字化运营能力;二是手机银行、网上银行、微信银行等互联网渠道和移动支付、电子签名、电子凭证等创新工具,打破物理网点限制,拓展了农村金融服务范围,增强了农村金融服务能力,提升移动营业厅数字化运营能力;三是以开放平台、业务中台、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平台四大技术平台为基础,打造以体验为核心、以数据为基础、以技术为驱动的农村金融服务生态圈。根据央行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本外币涉农贷款余额43.21万亿元,同比增长10.9%,增速比上年末高0.2个百分点;全年增加4.57万亿元,同比多增6343亿元。

  以数字化转型推动农村金融服务是农村金融机构的共识,但当前仍面临一些挑战。一是国有大型银行和城商行降维竞争,农商行整体利润率低于平均水平。国有大型银行和城商行聚焦“三农”与小微,不断下沉渠道,利用资金、人才和技术优势竞争农村金融机构的传统地盘。根据银保监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21841亿元,同比提高12.63%,而农商行净利润为2130亿元,仅同比提高9.08%,低于平均水平。二是农村金融机构经营范围受限。2021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就《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要求“地方金融组织应当服务本地,原则上不得跨省开展业务”。此前,银保监会制定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要求“地方法人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应主要服务于当地客户,审慎开展跨注册地辖区业务,有效识别和监测跨注册地辖区业务开展情况”。银保监会、人行发布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地方性法人商业银行要坚守发展定位,确保通过互联网开展的存款业务,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的客户”。三是农村金融机构获客能力不足,只能通过高息吸引客户,盈利能力较弱,科技投入较少,产品竞争力较弱,与大型科技公司的议价能力弱。四是农村金融机构基础设施条件较差,征信系统亟待健全。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仅有59.2%,落后的基础设施将制约农村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应用发展。同时农户信用信息缺乏,收集困难,容易产生数据孤岛,严重制约金融科技的推广。五是数字化转型人才短缺。既懂数字化技术又具有扎实金融知识功底的复合型人才相对缺乏,农村金融机构在科技投入上相对较少,较难吸引到数字化转型人才。

  二、以数字化转型开启新篇章

  惟有担当,方能勇毅笃行;惟有创新,方能勇立潮头。

  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多年来始终坚持“立足滨海、服务京津冀、辐射一带一路”的区域定位和“服务中小微企业、服务三农、服务城乡居民”的市场定位,扎扎实实地支持实体经济、优化涉农服务、创新业务模式,打造“合规银行、智慧银行、价值银行”。本行将数字化列为全行核心战略,在《2021-2025年发展战略规划》中明确提出建设“合规银行、智慧银行、价值银行”的战略目标,并制定了《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2021-2023年信息科技战略发展规划》专项规划,提出以价值为核心,以技术为驱动,以治理为基础,以安全为保障,建设“智慧银行”,实现银行金融科技“八化”:合规化、智能化、数字化、移动化、开放化、生态化、平台化、国际化,赋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提质增效。

  一是利用图像识别和流程整合技术推动网点数字化转型。通过线上和线下系统整合,不断普及电子印章、电子签名、电子回单、生物识别、OCR等技术,嵌入理财系统、电子验印系统、影像存储、联网核查、黑名单校验、防诈骗校验、支付密码等十余个配套系统,开发智能厅堂、智能柜台、智能柜员机等自助服务产品,实施集约化、标准化、专业化的业务处理,并研发“单位结算卡”,实现企业客户办理小额存取款、转账业务免填单、免印鉴,有效提升了柜员操作效率,提升了客户体验。

  二是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拓展农村金融服务范围。开发新一代智能手机银行、网银、微信银行、远程银行、开放平台、小程序、公众号等电子渠道,覆盖存款、贷款、投资、支付结算、信息管理等绝大多数场景,实现银行与个人、企业和第三方机构之间的数据资源共享,为银行创造新的价值,电子替代率超过95%。推动金融服务向经营全域、全行业推广,推行“场景+客户+金融服务”的合作模式,推动金融服务向乡村下沉,推动新型金融基础服务向乡村普及,打通“最后一公里”。

  三是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增强农村金融服务能力。利用新技术搭建一套由前台渠道、中台业务、后台数据及安全组成的智能移动生态平台,建设了核心风控、运营操作风险预警、大数据风险预警,覆盖贷前、贷中、贷后全业务流程,从传统的现场授权、事后监督模式已经转向现场授权、集中授权、准实时监督相结合的模式,推动传统经营模式转变为数据资产化经营模式。利用知识图谱和深度学习建设智能对话机器人,保持24小时在线提供专业回答,给在用户心中勾勒出“持续在线,有问必应”的正面形象,客服准确率达95%,提高客服效率,提升了客户体验。

  四是利用云技术打造生产云、双活云、测试云、异地容灾云。在2022年天津疫情发生时,快速搭建“线上会议”、“办公云桌面”环境,保障疫情防控和经营决策的传达、部署,保证金融服务连续性和安全性,坚决做到疫情期间工作不松懈,服从疫情防控大局,保证工作连续不间断,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同时,将信息安全意识落实到全行每一位员工,积极处置网络安全事件,防范化解网络安全风险。

  五是打造自贸区特色金融服务,深耕“三农”,产融结合,因地制宜,走特色化、本地化发展道路。天津滨海农商银行是首家总部设在天津滨海新区和天津自贸试验区的法人银行,积极发挥处于自贸试验区的优势,大力支持京津冀协同发展、天津市“一基地三区”、制造业立市、“津城”“滨城”双城发展等天津市重点行业的骨干企业、重点建设项目和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打造进出口结算贸融一站式服务网络平台,推动银企直连,打造微易贷、税e贷、科创贷、雏鹰贷、瞪羚贷、股改贷、立项贷、信贸赢、绿色贷款、滨银喵喵贷等特色数字金融产品,拓宽线上增收渠道。针对农村地区网点、少数民族地区网点、中老年客户群体,打造农家院融资、蘑菇贷等涉农贷款和长辈版APP等产品,践行乡村振兴、普惠金融,精准助力小微。

  三、数字化转型在农村金融机构的发展趋势

  “没有创新就没有未来,我们一定要鼓励创新,并且允许一定程度的创新试错,试错是一种风险,但经营风险本就是银行的工作,关键是认真和负责。”

  未来,在数字化转型金融服务创新方面,农村金融机构更要深入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部署,为广大农户、涉农企业提供普惠涉农金融服务,例如助力本地蘑菇、樱桃等特色农产品做大做强,以点带面,带动周边农户脱贫致富。一是产融结合,全流程服务实体经济。根据农业生产的周期和季节特征,从原料、加工、生产、销售、物流等产业链各个环节提供不同的金融服务,如融资贷款、金融支付、直播带货等,服务客户的全生命周期,形成金融生态。二是在不断完善个体风控水平的同时,借助多方合力构建信用生态,通过金融科技创造稳定的信用环境和营造优质的生态环境。这个合力来源于参与到供应链金融中大量的个人、中小微企业、核心企业、金融机构,更有各类协会、各级政府部门、各种社会团体。三是借力数字化转型,铺就智慧银行创新升级之路。建设新一代数字化、智能化的智慧银行,为各行业客户定制特色供应链金融产品,促进数字化转型惠及“三农”群体。

  在数字化转型科技创新方面,农村金融机构一方面要关注数字化转型新形势,保持与中大型银行同步的发展方向,利用有限的资金和人才,专注于薄弱环节,打通痛点,如数字货币、5G、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加快科技创新,培养既懂数字化技术又具有扎实金融知识的复合型人才队伍,为实体经济、“三农”、特色产业提供金融服务。另一方面要尽快开展数字化转型成果共享转化,大型银行带动中小型银行,避免各商业银行的重复投入,减少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难度与成本。

  (作者系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