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践行数字化转型 用活数据新要素

  国家“十四五”规划提出“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将数字化作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手段。近年来商业银行积极拥抱数字时代,打造数字化竞争力,积极探索数字化转型路径。

  数字化转型对于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银行更加迫在眉睫。农商银行的业务主要是“做小”“做散”“做土”,更需要应用数字技术拓面控险、提质增效。相对于所在区域的市场竞争而言,本行当前主要的痛点是不能快速响应时效性高的客户需求、不能满足体验要求高的用户、不能为客户经理提供营销线索、不能为员工减负增效、不能为决策提供丰富的数据支持。归纳起来,本行在客户体验、提质增效和拓面控险等方面均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数字化转型是必由之路。

  近一两年本行在数字化转型方面主要是夯实数字化转型基础。一是数据基础,二是数字人才基础,三是制度机制基础,四是平台工具基础。目前正在推动数据治理、数字化转型“六建”(建队伍、建标准、建制度、建平台、建体系、建机制)等基础工作。2021年本行在数字化转型上的投入大约是营业收入的2%。2022年开始探索智能营销、智能风控、智能运营、智能管理等应用场景。

  未来几年本行数字化转型的总体目标是把数字化能力嵌入到组织的所有能力中去,以金融消费者为中心、持续而快速地提供数字化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对内实现“三提三降”,即在经营上提效率、提效益、提效能,在管理上降成本、降风险、降人力,对外提升客户体验和品牌美誉度、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更好地坚守“支农、支小、支民、支微”的市场定位。

  数字化转型的效果在本行已初见成效。数字文化初步形成,数字化认知水平有所提升;数字人才基础初具规模,全行数据建模队伍超过60人,数据分析队伍接近100人,2021年成功举办本行第一届数据建模大赛;企业级数据标准和相关制度陆续发布,数据治理工作一直在路上;基于大数据技术的一系列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得到客户和客户经理的喜爱;全行近100个RPA数字员工广泛应用在运营管理、内控合规管理、财务管理、人力资源管理、信用卡业务、零售业务、金融市场、报表报送等10个业务领域,为全行节省近10个全日制员工,其工作效率相比真实员工提升90%以上。

  本行的数字化转型工作存在一个较难回避的刚性约束,即本行对外提供的“存、贷、汇、支付、账户、理财”等基础金融服务完全依赖于省联社的系统,数字化转型工作所需的内部数据甚至一部分外部数据依赖于省联社,产品和服务的创新或优化也依赖于省联社提供接口。数字化转型所需要的敏捷响应同样也依赖于省联社的快速响应和流程顺畅。因此,跟省联社之间的“数据通”“接口通”和“流程通”是本行顺利推进数字化转型的先决条件。

  除了上述农商银行特有的制约因素之外,本行数字化转型工作还面临大多数中小银行共同的挑战,如数据意识薄弱、数字人才短缺、数据质量不佳、数据安全等问题。

  农商银行业在数字化转型上存在的共性问题,主要有六个方面:一是数字文化和数据意识需要普及;二是数字化转型所需的数据治理人才、高端建模人才、数据应用人才、数据安全人才、数据运营人才、互联网法务人才等新型数字人才存在较大缺口;三是数据质量亟须提高;四是敏捷组织体系有待进一步建设和完善;五是架构优化和技术升级需要稳中求进;六是新环境、新模式和新业态下的数据安全风险不容忽视。

  上述这些问题的核心关键是数字人才短缺且培养难的问题。数字化转型的根本是人的转型,人的意识转型、人的知识技能转型、人的组织模式转型、人的培养体系转型、人的评价机制转型,以及人才发展通道的转型。因此,农商银行要加大数字人才培养,确定清晰的数字人才战略,将数字思维根植到组织的基因里。

  未来,农商银行数字化转型大有可为,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有提升空间,数字化转型产生的边际效应越大。我认为,数据作为生产力新要素将与资金、人力、技术和土地等传统要素产生乘数效应,农商银行应该用活用好数据这个新要素。随着数字化转型的不断深入,未来银行是线上链接线下,虚拟融入现实,数字员工跟真实员工密切协作,银行服务像水和空气一样深度渗透到千行百业、千家万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作者系长沙农村商业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