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着眼扩内需 促进有效需求提升

  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进程中,充分挖掘内需的潜力至关重要。当前,国际疫情复杂多变,乌克兰危机导致风险增多,全球经济一体化面临挑战,全球经济发展不确性上升。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更需要发挥我国经济体量大、回旋余地广,具有强大韧性和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继续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积极扩大有效投资,推动消费持续恢复,增强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

  从经济循环的角度来说,先有投资再有消费。要扩大内需,就必须发挥好投资的关键作用。在其中,基础设施建设不仅给企业带来更多订单,也会促进企业招工,还能推动企业增加高质量供给,最终带动消费持续增长。4月2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全力扩大国内需求”,并强调“要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强化土地、用能、环评等保障,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要想富,先修路”。作为经济发展的“先行官”,建设高效现代的交通运输体系,将为中国经济稳增长、应对外部挑战提供强大的支撑。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要求,到2025年,全国公路通车里程达到550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19万公里,并且要完善“四好农村路”高质量发展体系,实现通三级及以上公路的乡镇比重达到85%左右。

  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金融对该领域的支持,也流向和毛细血管一样错综交织的交通网络的各个端点。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国有六大行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公司类贷款余额超过10万亿元,同比增速增加12%,占公司类贷款余额的20%。同时,为了增加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六大行也持续降低对公贷款利率,纷纷推出减费让利新举措,助力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持续提速增质。

  下一步,银行业应继续聚焦高铁、高速公路、农村公路、港口重点基础设施、物流园区等项目建设,全面对接该领域各类市场主体资金需求,充分发挥银行金融科技赋能、敏捷服务优势,提供创新性、差异化金融服务;引导长期、稳定、成本较低的资金支持相关项目的建设,严防资金错配所引发的流动性风险;并通过商投行联动的业务模式,为相关项目提供包括银团贷款、专项债承销等在内的一揽子金融服务,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优化营收结构。

  此外,每一次基础设施的升级都会催生新业态、新模式、新经济。新基建不仅是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也是当前稳投资、扩大有效投资的内在要求。

  无论是年内全面启动的东数西算工程,还是面向新能源电力系统建设,抑或是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及网络货运、智慧物流园区等多领域的新基建,都需要融资等一系列金融服务进行支撑。这就要求银行业在兼顾好为传统基建补短板项目的同时,将资金向新基建领域倾斜,加快产业数字金融的发展步伐。

  具体而言,银行业一方面要深入各类新基建的具体场景,结合5G、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持续完善银行科技产品开发流程与运行机制,提升金融数据服务的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要加快打造数字化的产业金融服务平台,围绕新基建重大项目、重点企业和重要产业链,在做好传统贷款支持的基础上,提供产业基金、融资租赁、公司企业债、投贷联动等综合性金融服务。

  与此同时,仅仅依靠投资来扩大内需是远远不够的。消费不仅是社会再生产四个环节的终点,也是经济循环的新起点。以消费升级创新激发新的消费增长点,将牵引带动供给侧需求,是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的关键所在。

  促进消费的核心是要提高居民整体收入水平。面临本轮疫情多地散发的冲击,如何促进低收入群体就业增收至关重要。落实到金融层面,就要求银行业充分履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职责,及时做好受疫情严重冲击的行业、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金融纾困帮扶工作,助力受困百姓早日走出疫情阴霾。

  促进消费还需依靠我国广阔的农村腹地。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持续深入,农村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富起来了,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意愿都在不断提高。站在希望的田野上,消费升级未来可期。银行业要继续响应号召,为农村消费金融打通“最后一公里”,继续将征信等基础业务下沉至广大农村地区,加大科技与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方式的融合应用,日益提升对农村市场的渗透与布局。

  总而言之,扩大内需有利于增加就业机会、带动就业,有利于提振经济,增强人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与高质量发展、共同富裕、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一致。银行业必须高度重视,全力支持增投资、促销费,有的放矢地增加金融供给,促进有效需求提升,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贡献金融力量。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