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区域经济CURRENT AFFAIRS
区域经济 / 正文
“双百”工程:惠及“三农”的“民生金融”
——山东实现农村金融服务 “村村通”采访记(三)

  刷卡、点钞、打捆,当刘帅把叠得整整齐齐的一沓钞票递到刘艳兰手里时,刘艳兰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刘艳兰是菏泽市成武县孙寺镇王集村的村民。9月6日,这个初秋凉爽的早晨与以往没什么不一样,但是她的心情却格外畅快。以往每次取钱,她都要骑着电动车到几公里外的镇上去,自从一个月前村里开设了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点,就再也不用去镇里排长队了。取现的便利,让做木材生意的刘艳兰每天省出至少两个小时来打理自己的木材加工厂。

  一台自助支付终端,一张小小的卡片,正在悄然改变着千百万农民的生活。像刘艳兰这样的普通农民,也切身体会到了现代化支付工具带来的便利。

  村头路边的“信用社”

  王集村的助农取款服务点就设在村头,用一间临街的房屋改造而成。只有十多平方米、看上去有些袖珍的空间,中间用玻璃和服务台隔开,类似于银行的柜台。一台自助终端、一台点钞机和一个保险柜,就是这个服务点里的全部“家当”。金融机具专管员刘帅端正地坐在自助服务终端前,熟练地操作着。

  看似简陋的设施,却无法掩饰这个小小服务点的强大功能。刘帅说,“这台自助服务终端除了不能开户外,存取款、汇款、缴费都可以办理。不仅吸引了王集村的村民来办理业务,还覆盖了附近的好几个自然村。仅仅开业一个月,就有了1000多笔业务,交易额达到四五十万元。”

  人行菏泽市中支行长刘洪来向记者介绍,设立助农取款服务点的多是距离乡镇较远、人口集中的大村,像这些暂时不能开设金融网点的地区,通过投放自助终端设备,能以较低的成本覆盖更多的农户,解决了农村金融服务覆盖面低的现实问题。

  “农信社确实帮我们农民办了大事、办了好事。”一位取款的村民说,“服务点一大早就开门,关门也比较晚,有了急事随时都可以取钱;有孩子在外地上学的,用银行卡一转账就直接划过去了,省去了跑路和在银行排队的时间。”而且,王集村自助服务终端所在地恰好是一个粮食收储点,粮农粜粮后就可以直接刷卡,再也不用拿着现金点来点去了。

  开设助农取款服务点,仅仅是山东省农村金融服务改善的一个方面。除此之外,农信社、农行、邮储银行等三家涉农金融机构还利用超市、卫生室、农资服务站等作为支撑点,大力布放电话POS机和ATM等自助机具。

  “以前进货时,要揣着几万元现金在村里和银行间往返,路上有很大风险,供货商还经常抱怨汇款不及时,”菏泽市单县谢集镇陈桥村的村民孙建辉开了一家超市,“自从装了电话POS机后,坐在家门口汇进汇出,既安全又方便,生意也红火了。”在孙建辉的带动下,村里办理银行卡的农户越来越多。

  单县副县长李磊告诉记者,非现金支付工具的使用,受益最大的还有那些专业合作社的养殖户。“有的专业合作社有了固定的客户源后,用银行转账电话进苗、买饲料,在家里就可以付款划账,有了更多的时间钻研养殖技术,扩大养殖规模,还降低了很多成本。”

  小终端带来大改变

  在孙建辉经营的超市里,记者看到,电话POS机旁有一本工工整整记录的台账,台账里记录的取款记录大都在三五百元。原来,在这个金融服务点不仅能够办理转账,还可以依托孙建辉的自有资金实现小额取现功能。孙建辉说,每到四五月份集中发粮补时,一天就有二三十户村民来取款,小小的超市里挤满了人。他会对每一笔取款明细进行详细的记载,让取款人签字后由自己垫付,然后按月与金融机构进行逐笔对账。

  大型集贸市场、超市、农资代销点,也是金融机构布设自助机具的重要平台。滕州杏花村干杂海货市场是江北最大干货市场,市场中跨区域交易、大额交易非常频繁。针对这一需求,仅农业银行就在该市场布放了转账电话900部,手机银行621个,既方便了商户,又借助市场的网络推广了非现金结算方式。

  凭借四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山东省迅速实现了金融基础设施在所有行政村的全面覆盖。以今年5月20日率先完成“双百”目标的枣庄为例,全市金融机构共在2117个行政村安装转账电话15616部,安装ATM575台,POS机6385台,农民自助终端120台,行政村金融基础设施布放量5186台,人均持卡量1.24张。在枣庄,农民“刷卡”已成为新农村金融市场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显然,已经走进农村千家万户的非现金支付工具,逐渐成为农民生产和生活不可或缺的要素,民生金融直接带来了民生改善。据人行菏泽市中支调查,2011年前,辖区农民前往乡镇驻地银行网点单次取款的平均时间为1.83小时、平均成本为11.07元,助农取款服务点设立后,农民足不出村就能取款,仅此一项就为农民节省近500万元的费用。

  四通八达的非现金支付网络,不仅让山东百姓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便利,也彻底改变了农村只能使用现钞交易的历史。据了解,自从寿光市推出全国第一张应用于农副产品批发集贸市场的“联名卡”后,彻底改变了批发市场20多年来的现金结算模式,仅寿光农产品物流园就日均减少现金结算1400万元以上,寿光市各银行现金收支年均减少315亿元,减少柜员业务135万笔。随着现金结算量不断减少,农户手中的现金不断向存款沉淀。

  因地制宜办好民心工程

  “双百”目标的完成,不仅让农民得到了生产生活上的便利,也有助于打通各种民生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真正让广大农民切实感受到了党的惠民政策的温暖,从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民生金融”。

  “包括粮补、油补、新农保、新医保在内的各种补贴就达到13种之多。”枣庄薛城区皇殿村的自助终端协管员孙宝鼎给记者列出了这样一个清单。近年来,随着国家对“三农”发展的重视,对农民的各项补贴越来越多,少则几十元多则上百元。以往,惠农补贴资金发放需经财政、国库、银行等多个环节才能拨付到位,存取也成为难题;而今,有了助农取款服务点后,发放给农民的各项补贴,通过国库直接就支付到农民的户头,而且支取服务就在农民家门口。“如果村民急着取款,找到我随时都可以办理”,皇殿村的助农取款服务点就开在孙宝鼎家的大院门边上。

  “着眼于农户实际需求,契合农村生产生活特点的金融产品,才是有生命力的、惠及广大农户的民生金融产品。”刘洪来说。也正因如此,在山东各级政府的父母官们看来,“双百”工程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系列便利的金融服务,更是一项惠及百姓的惠民、利民、便民的民生工程。泰安市副市长闫新建说,“农村支付环境建设是一件便民惠民的民心工程,要把这件得人心的好事办好。”

  这几年来,把农村支付环境建设当做一项民生工程来推动,成为山东许多地市和县(市)政府“一把手”的共识,有的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列入“十二五”规划;烟台、潍坊、济宁市政府将其作为经济金融生态的一项重要指标进行目标责任制考核;淄博沂源、日照五莲、临沂剡城、菏泽巨野等地方政府将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推广纳入2012年“为民办实事”的重点项目和民心工程之一。

  在金融意识仍然薄弱的乡村推广现代支付工具并不容易,让农民接受自助服务也需要一个过程,好事要办好更要靠与百姓贴心的人。“我们的诀窍是因地制宜,找到有效的载体。”人行枣庄市中支行长陈宜民介绍。

  陈宜民所说的载体,是指品行端正、信誉良好的农村商户和干部,“这部分人群接触人员多、辐射面广,而且接受新生事物快,对自助终端认知程度高。”山东省农信联社枣庄办事处主任李金安说,“助农取款代办点必须由村委会筛选推荐,再经金融机构认定签约,要求设备管理员必须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假币识别能力。”

  在物色助农服务点人选时,文化程度高、分布面广的大学生村官成为重要目标。许多涉农金融机构不仅在村官所在村建立了金融服务中心,与村官签订农村金融服务聘任协议,还在服务中心安装了银行转账电话,开办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新型电子银行业务,让大学生村官成为使用推广现代支付结算工具的带头人。

  “双百”目标的完成,仅仅是山东农村金融发展进程中一个里程碑,在山东省农村经济发展的长卷中,人行济南分行和涉农金融机构仍然在浓墨重彩地挥洒着笔墨,未来或许还有一个又一个新的跨越值得人们期待。

责任编辑:刘国水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