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区域经济CURRENT AFFAIRS
区域经济 / 正文

“富迪模式”:一个相生互惠的“商融深度结合”样本

——探访湖北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

 

  仙桃农村地区的一些超市有点不同。如果有人问“超市可以取款吗?” 包括夏市村村民左召霞在内的很多村民会回答:“当然可以”。而就在该村富迪商贸中心,一张“欢迎到富迪‘农商通’办理助农小额取款业务”的牌子被放置在入口处最醒目的位置。中国农业银行仙桃支行行长王浩虹告诉记者,这种不同源自一种创新。

  一家是努力在面向三农与商业运作两个范畴中寻找结合点和突破口、并急于扩大金融覆盖范围的银行,一家是面临农民消费观念升级、并遭遇贷款难的农村商贸流通与连锁超市经营的民营公司,当银行将现代金融服务注入到公司商品流通的各个环节时,一种新的模式应运而生,变化也随之而来。

  对于这种模式,人民银行仙桃支行行长陈卫华评价说,银行与公司合作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商融深度结合”模式,这种模式是金融创新服务“三农”的有益探索。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导、“三农”问题研究专家张秀生教授认为,这种链式金融服务的模式在国内属首创,为深化“三农”金融服务趟出了新路。

  作为全国最大的民营农村连锁超市,湖北富迪实业有限公司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而以“商融深度结合”为特征、以服务“三农”为目标的“富迪模式” 又是什么呢?

  链式金融向全流程延伸

  仅仅不到一年时间,一本厚厚的账本便用去大半,左召霞粗粗算了一下,差不多有1600笔取现业务。这不是左召霞第一次记账,然而如此大的业务量却出乎她的预料。一直以来左召霞都在三伏潭镇夏市村经营着一家小卖店,虽说只有两三个货架,不过由于地理位置较好,生意用她的话来说“一直都还可以”。生意还可以的小店,却在去年换了牌子:“金穗惠农通特约商户”。牌子换了,小店的人气也更旺了。

  相同内容的牌子也悬挂在每家富迪超市门店的门口,富迪公司财务负责人胡青红向记者证实,目前该公司所有门店都安装了能实现小额存取款业务的金穗惠农通和刷卡消费的BMP-MIS系统,农民可就近享受更多的现代金融服务,如取现、刷卡消费、余额查询,甚至信贷、理财等。

  见到记者时,富迪公司董事长李俊明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们是众多农村连锁超市中的老大”。据李俊明介绍,作为全国“万村千乡市场工程”的典范,并被誉为“乡村沃尔玛”的富迪公司,目前拥有550多家门店,覆盖仙桃、荆州、天门、潜江等13个市、县逾千万人口,其中85%以上的门店位于农村。王浩虹说,富迪公司连锁超市面向基层,面向农村,其网点多,覆盖面广的特点恰好与农行拓展服务“三农”半径的需要吻合。

  不仅如此,富迪公司一头牵着千家万户,一头连着500多家农产品生产厂商,网络着50多个特色农产品生产基地和1个大型商品配送物流园,也为“商融深度结合”探索新型的支农模式创造了良好的基础条件。

  “在为富迪公司量身定制的链式金融中,通过富迪平台为农民提供金融服务只属于这一链条的终端。”王浩虹介绍说。

  富迪公司上千平方米的配送中心内,一张巨大的“富迪金融服务模式示意图”引来人们驻足观看。王浩虹解释说,“这张示意图描述的正是‘富迪模式’。”示意图中,在原有已通过资金流、物资流串联在一起的上下游供货商、富迪公司、普通的消费者形成的产业链框架下,农行全方位介入支持又形成了创新的金融服务链条。如在2011年农行已先后向富迪公司推荐的上游供货商广东华美食品公司、湖北仙源米业公司提供贷款。

  王浩虹认为,“富迪模式”就是以富迪这一新型农村经济组织体系为依托,通过现代金融服务注入到农村商品流通的龙头组织和各环节,让资金流、物资流、信息流在农村全方位渗透辐射,既支持新型农村商业组织自身的壮大,又通过这一商业组织间接支持农户和农业更好的生产。

  多产品覆盖、突破传统大胆创新

  仅仅依靠金穗惠农通、MIS系统等金融产品显然不足以支撑富迪公司庞大的产业链条。同时,胡青红也向记者介绍,富迪公司在经营上实行统一采购、统一配送、统一经营管理、统一财务核算的模式,需要资金的及时归集,需要及时了解各门店的经营状态。

  富迪公司的经营特点,让农行及王浩虹意识到,单纯的资产业务已不能满足客户经营管理需求,只有多产品的覆盖才能提升银企之间长期合作的广度和深度。

  从企业网银到个人网银,从贷记卡、借记卡到现金管理平台,王浩虹告诉记者,目前已有8种金融产品运用到富迪公司流通中的关键环节。其中,正是农行为富迪公司量身定做了企业电子银行系统和企业现金管理平台,使该公司能够及时掌握销售情况以及进行资金流管理。就这样,农行用现代金融产品和服务将富迪的生产链和资金流完整地串联了起来,形成真正意义的产业链式的金融服务。

  在仙桃市副市长印家利的印象中,每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会提到一个老问题:“农民取现难”。到底有多难?夏市村村民代九芝婆婆告诉记者,即便是最近的银行网点距离村子也有七八公里路程,像她这样上了岁数、腿脚又不便的老年人只能麻烦旁人代取。代九芝和她的这番话让印家利联想到母亲,他有些内疚地说,乡下的母亲也已近80岁,由于无力到县城网点取款,国家发放的补助和自己寄的钱往往要在银行存上很长时间。当听代九芝说,“现在只要在家门口的超市便能取到钱感觉很方便”,印家利也感到由衷的高兴。

  “富迪模式”不仅包括了金融服务方式的改变,还有信贷方式上的创新。王浩虹指着配送中心内的商品说,这就是富迪公司贷款的抵押物。据了解,一直以来,农村商贸企业由于流动资金占用多,固定资产占比低,导致担保、抵押贷款难,很多金融机构都不敢涉足,而2011年农行仙桃支行创造性地为该公司提供个人股权、经营权、仓单、存款股权等抵押或质押贷款方式,仅在去年股权质押一项就为富迪公司提供了3000多万元的贷款资金。

  “富迪模式”带来多赢

  一赢:改善农村金融生态环境,使广大农民享受到现代金融服务。

  在夏市村富迪商贸中心,手扶电梯直达三层,明亮的灯光、整齐的货架、红色的促销横幅,这一切都会让人产生置身城市的错觉。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商品种类多达万种,经营形态与大城市的连锁超市没有多少差别。一位销售人员说,现在年轻村民更喜欢刷卡购物。

  印家利认为,富迪公司与农行融合,已成为扩大当地农村消费市场和提升农民消费层次载体,既为农村流通模式创新提供支撑,也为广大农民共享现代金融发展成果提供便利,二者融合是推动“三农”现代化发展、推动城乡差异缩小的有益探索。

  二赢:企业发展资金不足问题获解决,企业资金使用成本得到降低。

  截至今年8月,农行对富迪公司贷款余额已达到1.5亿元。胡青红说,公司现在更有底气了——公司曾直接与45个种养大户及合作社签订购货协议,也曾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花费过亿元批量收购蔬菜、水果、禽蛋等生鲜农产品。胡青红还补充道,“这一模式,对我们流通企业而言,最现实的就是节省了不少财物成本和人力成本,还增加了流动资金收益。”一组数据佐证了这一点:“安装仅一年的MIS系统,就已产生交易量8100万元,为富迪公司节省现金管理成本约144万元。”

  三赢:金融机构觅得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同时,也获得可观效益。

  陈卫华说,“富迪模式”既为农民带来金融便利,又带动了农村产业发展,还保证了农业银行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对此,王浩虹深有感触,近一年,农行仙桃支行的存款数额增加较快。以富迪公司上游企业存款为例,相关数据显示:存款余额已由2011年的日均500万元提高到今年的800万元。而仅就银行利息收益而言,也由去年的1000多万元提高至目前的1800多万元。更重要的是相对于扩大金融覆盖程度及提高的社会效益来说,农行只用了较小的管理费用和运营成本。

责任编辑:唐丽霞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