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区域经济CURRENT AFFAIRS
区域经济 / 正文
创新农村金融服务“新触点”与“新载体”
 
  在荆州市许多金融人士看来,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就是一个不断寻找触点的过程,以最小的成本实现金融机构网点以及服务向农村地区的渗透和延伸。
  当记者见到松滋市南海镇牛食坡村养猪大户朱代忠时,他正在自家的猪圈里忙活。“对于养殖户来说,母猪是基础,只有在保险之下,才敢每年都扩大养殖规模。”朱代忠说,今年夏天湖北持续高温,部分地区生猪大面积死亡,他家的能繁母猪也死了4头,为此心疼不已。好在他老早就为50头能繁母猪全部投保,不出一个星期就拿到了4000元赔付金。“以往投保担心赔付不能及时到位,现在村里有了金融超市,打个电话就会过来勘验现场了。”他说。
  袖珍的村级金融超市
  朱代忠所说的金融超市,是指位于村头三人岭超市里的惠农金融服务站。在这个袖珍的服务站中,记者看到,三台电话POS机并排而设,墙上贴着服务站的领导小组成员以及岗位职责,旁边就是一个琳琅满目的金融产品宣传架,多家银行的信贷产品以及网银等宣传彩页摆满了货架。
  “现在国家对种植业补贴有十多种,接近1000元,全部打到银行卡里。原来村民要到就近的乡镇网点支取,有时要耽误半天甚至一天时间,往返车费十几块。”一位来取款的村民说,有了这个服务站,现在随时可以在家门口办理查询业务和支取现金。“这样的便利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他说。
  惠农金融服务站正是人行松滋市支行推动打造的村级金融服务平台。凭借这一便捷的服务平台,松滋市金融机构成功扩大了在农村的服务半径。统计显示,目前该市农户银行卡发行量达到28万张,户均持有1.65张。农民省去了到乡镇金融网点来回奔波和排队等候的麻烦,结算时间也由原来的平均1至3天缩短为30分钟内,节约了交易成本。
  与一般的便民取款点不同,这个定位为农村金融咨询代理机构的村组服务平台,不仅是支付结算服务自助站、农业信贷代办站,同时还是人民币反假工作站、“三农”保险推广站。除去帮助村民办理现金存取、转账、缴费业务外,店主邹昌伟一天到晚忙碌的还有:了解农户的信用状况,对到期贷款协助催收以及协助做好保费征集和理赔服务。
  “服务站点选址主要集中在村委会、农村超市、农资门店等人员来往频繁的地点。”人行松滋市支行行长胡建军说,如此功能齐全的服务站不但能一站式解决所有涉农金融需求,还具备较强的辐射功能。迄今惠农金融服务站已覆盖松滋市246个行政村。
  仅仅成立不到一年,小小的服务站就发挥出巨大能量。依托这一平台,松滋市农民既获得了大量金融信息,又增强了金融消费意识,农村金融消费的潜力和需求由此被激发出来。邹昌伟说:“以前许多村民对保险的效果半信半疑,经过持续不断地宣传,主动来投保的村民越来越多。”松滋市在2007年时“三农”保险险种还主要是能繁母猪保险,如今进入普通农民家庭的险种已经达到20多个。依托惠农金融服务站,松滋市保险机构承保水稻保险64.9万亩,签发保单255份,承保“两属两户”18236户,为能繁母猪死亡、房屋倒塌、水稻受灾理赔共计650万元,该市也凭借“三农”保险的快速推进而荣获全国农村保险示范县称号。
  小平台撬动大民生
  “设立惠农金融服务站在节约物力、人力成本方面明显优于设立营业网点,在产出效益和支农效果上也远远高于金融机构的单打独斗。”人保财险松滋支公司经理王勇告诉记者:“因此我们与市农行一道调度人员,筹集资金,选择门店、超市或村委会作为站址,同时共担成本,共享资源。”
  许多保险机构都有这样的感受,向农村延伸网点必然成本很高,且没有足够的人力到农村挨家挨户调查需求和收取保费。但是村组干部却对每家每户的情况非常熟悉,邻里之间知根知底,走门串户中就把信息采集来了。而且,在过去金融生态环境建设中,许多银行机构、村组干部已经积累了农户们的基本信用记录。利用这一既有资源,能够大大降低保险公司下延服务触角的成本。
  牛食坡村的惠农金融服务站站长正是村支部书记王进国,副站长是该村的财经主任以及一位包村干部,为了确保他们的积极性,人行松滋市支行还对服务站设计了一定的激励措施。“金融机构不仅会对我们进行培训,还根据村民取现、保险代理和银行卡推广业务量给我们一定佣金。”王进国说。邹昌伟也说,村民们过来咨询和办理业务,顺便就买点东西,生意也变得红火了,所以干起来劲头十足。
  经过一段时间探索,惠农金融服务站已成为松滋市农村金融服务网络上的重要节点。为使这一服务平台切实发挥功效,松滋市还对其硬件设施和职能进行了规范梳理,形成了标准化的工作流程。“我们要求每个站点必须有惠农金融服务站匾牌、服务站人员及职责公示栏以及转账电话、POS机等机具。”胡建军如数家珍地介绍,如农户申请贷款可先找服务站,服务站对农户贷款做什么、能贷多少钱、还款能力等进行初审,然后再由金融机构进行审核,并将结果予以公示。
  正因为切合农村的需求特点,所以才有生命力。功能强大的惠农金融服务站已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松滋市政府不仅将惠农金融服务站建设纳入了农村社区建设的整体布局,还由地方财政统筹安排解决部分工作经费。而相对于银行机构,惠农金融服务站给网点较少的保险公司带来的实惠更大。“这是一项名副其实的普惠‘三农’的民生工程,因此市政府坚定不移地支持。”荆州市副市长王祺扬评价:“同时政府也利用资源倾斜,引导保险公司把推广‘三农’保险的义务承担起来。”
  寻找新型承贷主体
  汽车经过一段崎岖的小路,来到一个树林环抱的山坡上。指着周围的树林,永兴生态牧业公司老板孙术林自豪地介绍:“这三万株速生林是我们新栽的,涨势良好,未来又是一笔不小的经济收入。永兴公司经营的是生态养殖,猪粪既可以用来养鱼,又能作为经济林的肥料。”
  2008年,当孙术林携带着在广东办厂的投资来到松滋市创业时,他就认定,这里的气候和环境均适合生猪养殖。为此,他投资承包了一大片荒山,建设了一个现代化生猪养殖场,并组织附近105个农户成立了永利生猪产销专业合作社,向社员提供原料配送、技术指导、集中外销等服务。没想到,初期投资过大却让他一度遭遇了流动资金难以为继的难题。
  就在孙术林一筹莫展之际,松滋农商行、农业银行部门通过对永利专业合作社评级授信,直接为该合作社发放了贷款330万元,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在宝贵的信贷资金支持下,永利生猪合作社立即步入了发展快车道,去年其带动的社员户均增收5000元以上。“没有想到合作社还能授信贷款。”尝到甜头的孙术林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信誉,凭借连续多年的良好还款表现,他也成为了人行松滋市支行评选的信用示范户。
  “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三农’信贷投入,是湖北省农村金融全覆盖的关键环节。”人行荆州市中支行长胡学林分析,但是在松滋这样典型的农业大县,普通的贷款品种却难以满足农村经济组织日益增长的信贷需求。为掘金农村蓝海市场,农村金融机构努力寻找着新的承贷主体。
  另一方面,近年来农业专业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不断设立,这一新型农村金融组织不但解决了小农产与大市场的对接问题,还逐渐走上了规范化道路,有了合伙制企业的雏形。依托专业合作社获得更多的发展资金,成为众多农户的诉求。“人行荆州市中支从2010年开始就在松滋试点征信助推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胡学林介绍,三年多来,该市金融机构已累计为180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展信用评级,占比62%,为45家合作社授信6850万元。
  这一为农户带来莫大实惠的金融创新同样得到了政府支持。松滋市政府不仅出钱为农民专业合作社参与第三方信用评级“买单”,对每家合作社补贴2000元,而且鼓励金融机构参考使用评级结果。为扩大合作社授信的覆盖面,人行荆州市中支目前正在推动,即将达到一定条件的合作社全部纳入信用等级评价体系,指导金融机构根据合作社经营规模、规范程度、经营发展能力、社员的信用等级等主要指标评定信用等级。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