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区域经济CURRENT AFFAIRS
区域经济 / 正文
黑土地上的可喜改变

  10月25日凌晨4时,大庆市林甸县花园镇中心村村民纪振起便已经和妻子在田里收割玉米,据他说,劳作会持续到太阳落山。记者了解到,由于大型农机设备无法在坡度较大的田地里发挥作用,纪振起和妻子要承担60余亩玉米地的收割工作,收割完需要20天。

  “因为有盼头所以不累。”纪振起边拍打身上的泥土边对记者说。纪振起所说的盼头是即将到手的几万元种地收入,而在几年前,种地收获的还只是一家人的口粮。

  从一家人的口粮到几万元的收入,种地收获上的变化,源于逐年攀高的粮食价格,源于农业投入的加大,更源于金融生态环境的好转。

  中国人民银行大庆市中心支行行长郑宝利解释说,金融生态环境好了,金融机构更愿意支持农户,而农户获得贷款多,对农业上的投入也就多了,随着市场行情好转,收入自然可观。

  数据之变

  这是一组看起来并不生动的数据。9月30日,林甸县信用联社用3个月时间完成该县最新一轮评级授信工作。结果显示,在已完成评级授信的31630户农户中,最高等级AAA级3389户,较2010年增加1811户,占比11%,B级7037户,较2010年减少2720户,占比22%。林甸县信用联社主任徐国辉解释说,现在的AAA级标准与以前相比更为苛刻,不过满足条件的农户数还是大幅增加。

  纪振起告诉记者:“如果评上AAA级,最高能申请到10万元贷款。”目前纪振起的授信等级是AA级,这意味着他能够获得上限为5万元的贷款额度。

  曾亲自参与走访农户的徐国辉十分感慨:变化太大了。这种变化既有农民生活水平的变化,也有信用意识的变化。在只有几千人口的中心村,村民们大都彼此熟悉。3年前,部分村民会基于一般信任将金融机构评定的带有贷款额度的信用证借给他人使用。徐国辉说,如今即便是身份证也很难借到。纪振起解释说:不借身份证和要按时归还银行贷款都是为了守信用。

  从依靠信用到主动守信用,推动农民观念升级的正是在银行信贷支持下的经济状况的改善。

  对同样是中心村村民的郑春,花园镇农村信用社主任高中太印象最为深刻。3年前,中心村所在的花园镇虽沃野千里,却很少有农民依靠种地让生活有起色。郑春介绍说:“当时一年种地的收入仅够全家人基本的生活开销,住得也是‘干打垒’。”所谓“干打垒”就是用土作原料建筑的房子。按照当时郑春家的情况,他只能获得1万元的信用贷款,而正是凭借1万元的贷款再加上全家人的辛苦努力,郑春家的生活开始好转——目前除经营25亩田地外,还在村里开办了一家小餐馆,家庭年收入可达30余万元。在今年信用社的信用档案中,郑春的授信等级为AAA级,这让郑春很是骄傲。

   投入之变

  需要的除了贷款,还是贷款。

  还未忙完秋收的林甸县光明村村民杨力辉已开始计划明年春播前继续向银行申请贷款,他告诉记者,“今年玉米销售行情很好,收购商已经来了几批,不过我还想等等再卖。”玉米价格的走高让杨力辉产生再多承包几亩地的想法。此前正是在信用社贷款的支持下,杨力辉扩大了种植面积。

  与杨力辉有同样想法的农民有很多,而缺少资金曾是他们最大的难题。徐国辉表示,近两年我们不断扩大涉农贷款规模,经授信评级后,一般农户都可以贷到5万元,相较于以前的1万元信用贷款额度,已翻了几番。

  根据人民银行林甸县支行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全县对已建立信用档案农户发放贷款16590户,累计发放贷款1.8亿元,余额1.7亿元。今年1至9月不良贷款率下降3.7%。

  人民银行林甸县支行行长王刚分析说,评级授信农户数的一增一减——AAA级户数增多,B级户数减少,一定程度上已说明当地信用环境的改善。改善带来的最直接影响便是银行信贷投放力度加大。

  改善的信用环境还激发了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的热情。据徐国辉介绍,信用社不仅开辟农户小额贷款“绿色通道”;还开办了“妇女创业贷款”,加大了对农村进城务工经商户、小型加工户、运输户和其他与“三农”有关的城乡个体经营户创业金融信贷服务和支持力度;并且即将试点推行林权抵押和流转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制度,拓宽信贷条件。

  其实,林甸县农村信用环境改善的背后还有更多力量的努力。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中,林甸县政府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人行林甸县支行出台了《林甸县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考核办法》,明确了各职能部门的具体分工,以及各阶段的工作目标和任务。形成了“政府领导、人行牵头、涉农金融机构主办、职能部门配合、乡镇村委和农户积极参与”的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新格局。政府部门除在政策方面予以支持外还为部分涉农企业提供财政补贴,为示范农户提供财政贴息。涉农企业建立了自身农副产品生产基地,稳固了“公司+农户”的模式。农户扩大了融资渠道,扩大了种植、养殖范围,发展了农业生产,提高了经济效益。

  惠农之变

  即便只是到不远处的邻居家串门,郑传军也习惯用他那辆车牌尾号为008的小轿车代步。

  王玉琳的卧室中放着一个保险柜。有人开玩笑地问她,钱有这么多啊?王玉琳不好意思地回答,都是儿子的。

  只是一部自助服务终端,每个月仅取款便可达到五六万元。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名叫“火箭四屯”的自然村中,在林甸县,火箭四屯家喻户晓,因为“那里的农民很有钱”。

  作为国内某著名乳品企业的奶源基地,火箭四屯的村民除种地外,家家户户还养着奶牛,卖牛奶给村民带来了财富。这种财富又是显而易见的,10年前,王玉琳就花十多万建起了一座百余平米宽敞明亮的砖瓦房,这几年,在村中盖新房、买小轿车的村民有很多。有了钱的村民过去却很少与银行打交道。

  郑传军说,之前没有村民在银行贷款,也不愿意存款。主要原因是不方便——贷款手续多、办理时间长、存取款要到镇里。

  如今,包括火箭四屯在内,林甸县联社已在各乡镇村屯布设了21台农民自助终端,截至2012年9月末,21台农民金融自助终端业务量达到154330笔、存款余额达到298万元。实现了农户不出村屯就能办理取款业务,既给农户节省了时间,同时也节省了费用。信用社还开辟绿色通道,简化贷款流程,使农户及时取得生产所需资金。与此同时,通过为农户提供金融服务,信用社还掌握了农户信用状况和还款能力等大量信息,徐国辉说,我们发现了一批优质农村客户。

责任编辑:赵乘锋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