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投资漫步】巴芒少赚 1 万亿元

  如果巴菲特过去十一年啥都不干,或许赚得更多。

  春和景明、莺飞草长的季节,公园里戴着口罩的人们欣赏着似锦繁花,小朋友手里牵着小风筝,一派“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景象。

  有朋友送了一些花种,说现在是播种的季节。这种说法平移到股市上,应该说大跌之后也是播种的好季节,但三月股市加剧动荡,大跌的煎熬逼迫多位大佬出面道歉,非但是基金大佬,连一贯以蓝筹形象示人的万科,由于业绩下滑一半,董事会主席郁亮也出面道歉。一些投资交流会演变成了声讨会,甚至批斗会。恼怒者曰,且慢说播种,且将以前埋下的种子挖出来看看。翻过三月,时光剪影中,2022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

  伴随着三月全球政经的动荡,还发生了一起令人悲痛的事件——东航空难。四年前,中国机长临危之际化险为夷的场景未能重现。曾经的各种培训与演练,还是没能改变这个结果,即便能将一件事做好100次、1000次,但是撞上一次致命意外,之前的所有全都一笔勾销。

  这次坠机在山脊上砸出了20米的深坑,据说,人们之所以看到的空难或是落在海上,或是落在山上,后来才知道,那是全体机组人员所做的最后的争取。

  此次空难令人惋惜的还有一项了不起的纪录归零。此前,中国民航持续安全飞行时间突破1亿小时,这个4227天、137个月的纪录创造了中国民航历史上最好的安全业绩,也创造了世界民航历史上最好的持续安全飞行纪录,现如今一切从头再来。

  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历程,也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有人看到的是努力了也白费,有人看到的是即便是最后一丝希望也要努力。

  在不久前的直播中,与12万观众一起回顾了最新股东信,92岁的巴菲特再发神威,仅苹果一只股票就大赚1300亿美元,创新二级市场单只股票盈利之最。其实,人们也可以做出别样的解读,例如,如果巴菲特过去十一年啥都不干,或许赚得更多。

  即便2021年伯克希尔以0.9%的微弱优势跑赢标普500指数,但如果计算从2010年底到2021年底的这十一年,2010年底伯克希尔市值为1794亿美元,到2021年底达到6710亿美元,上涨274%,而同期标普500指数上涨367%。

  也就是说,假如当初巴芒将1794亿美元转为标普指数,那么十一年后可以达到8378亿美元。如此算来,巴芒忙活了十一年,比之放在指数上不操心,全体股东实际上还少赚了166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万亿元出头。

  考虑到近十几、二十年来,巴菲特不断提到对大众的投资建议——买指数,这个令人深思的故事令人惊诧之处更在于,由于巴菲特没有执行自己对别人的投资建议,从而少赚了1万亿元。

  应该如何看待这样的现实呢?巴菲特、芒格如此富有智慧、如此经验丰富、如此资本雄厚、如此人脉深广……怎么会少赚呢?

  可见,坚持才是最大的挑战。因为,坚持有可能取得更大成就,也有可能将已有的一并归无,甚至连带那些曾经的支持者。到底应该坚持还是放弃?就像如今失利不顺时还要不要继续学习的话题,有人嘲讽学了不还在跌,有人称赞下跌还在学。针对于此,在最近的解读节目中,我们总结了两句话:学习不能阻止暴跌,说明牛不归你;但如果暴跌不能阻止你学习,说明你很牛!

  航空界的培训还会一如既往,巴芒有生之年还会广布大道,这些一以贯之的正直与善良,这些向好的初心,即便是始愿不能及,但也算是“最后的争取”。这些在资产负债表上无法显示的价值,实际上化为一种无可名状的资产,深藏在那些善良人们的心中,这或许才是巴芒即便少赚了1万亿元,却依然能得到万众爱戴的根本原因。

  朋友送来的种子中,有一小袋里装着2万粒太阳花种粒,他说这花不大,但开起来五颜六色,它的另一个名字叫“死不了”。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