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热词冷观】“征信修复”实为信用破坏

  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重点开展“征信修复”问题专项治理的通知》,指出一些不法分子利用部分信息主体急于消除不良征信记录的心理,混淆征信异议、信用修复概念,以“征信修复、洗白、铲单”“征信异议投诉咨询、代理”为名行骗,必须严查严处。中国人民银行也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等渠道提醒公众,要通过正规渠道依法理性维权,谨防“征信修复”陷阱。

  防范“征信修复”陷阱,先要认清其本质。“征信修复”如果只是类似于代写诉状、跑腿帮忙那种,那就是普通的劳务服务;如果是收钱不办事的纯粹骗局,那就直接按刑法诈骗罪论处即可。然而,“征信修复”却介乎两者之间,即收钱后多少也办一点事,但办的不是合法的事,而是涉嫌伪造材料、制造舆情、舆论施压、恶意投诉等,是一个灰色地带。因此,有必要剥去其伪装,揭露其本质。

  “征信修复”形式上是偷换概念。“征信修复”无非是想把“不好”的征信记录变“好”,那么,这本有正当的渠道。比如“征信异议”,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规定,信息主体认为征信机构采集、保存、提供的信息存在错误、遗漏的,有权向征信机构或者信息提供者提出异议,要求更正,还可向相关部门投诉。又比如“信用修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完善失信约束制度构建诚信建设长效机制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除特定情形,失信主体按要求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影响的,均可申请信用修复。然而,“征信修复”的内涵与外延与上述概念都不同,实际上是混淆概念、偷换概念。

  “征信修复”本质上是征信破坏。信用体系建设核心的问题就是让信用更“值钱”,让信用成为重要的评价标准,也即“守信者一路绿灯、失信者寸步难行”。然而,“征信修复”却是对信用机制的异化和破坏。“修复”表面上是个积极正面的词汇,“征信修复”似乎是很重视征信记录,然而实际却相反,其操作方式不是通过纠正失信行为来重塑自身信用,而是想通过某种手段凭空让失信行为逃脱惩罚,这就损害了征信体系奖优罚劣的核心功能,造成信用惩戒的不公平,是对信用机制釜底抽薪式的破坏。

  “征信修复”从事的是非法经营。很多“征信修复”机构所宣传的“征信异议投诉咨询、代理”,貌似也是一种劳务服务,但与人们聘请律师提供代写诉状、收集证据那种法律服务有本质不同,关键在于“征信修复”的具体操作,诸如虚假宣传、教唆无理申诉、材料造假、恶意投诉等,本身都是非法的,这实际上是一种非法经营行为。

  治理“征信修复”,不光是让群众“不信”,根本上是要让这种业务“无效”。要完善制度,补足短板,消除“征信修复”者可能利用的空间。

  一方面,要明确政策细则,减少“模糊地带”。“材料造假”是“征信修复”机构常用的一个手段,这是在利用政策的包容与善意。比如根据金融支持疫情防控相关政策,对受疫情影响因不便还款发生逾期的,可不纳入征信失信记录。但一些“征信修复”者利用这一点,通过捏造虚假事实、伪造虚假材料以达成“非恶意逾期”或“不可抗力”等理由。这就需要在相关细节认定等方面出台更加明确具体的实施细则。

  另一方面,要实事求是,保持定力。“恶意投诉”是“征信修复”机构另一个常用手段,在加强金融监管的背景下,利用相关银行怕投诉、怕舆情的心理,予以施压。这就需要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都要坚持实事求是精神,征信记录如有错,应当及时纠正,如没错,则要保持定力,银行不要无原则退让,监管部门也不为息事宁人而处罚,都不和稀泥,不被投诉乃至舆情威胁所左右,不助长“按闹分配”的不良风气,这本身也是维护社会信用的一种体现。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