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十八大·走基层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喜迎十八大·走基层

农村金融服务创新的“甘肃模式”

2022年04月01日17:10         记者 傅勇 强兴华 李文龙 李常武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号:

访问量:

  编者按: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八大报告中这一战略目标的提出,既给人鼓舞,又带来疑问。在自然条件艰苦、仍未摆脱贫困的西部欠发达地区,撬动农村经济发展的支点在哪里?欠发达地区的后发赶超和转型跨越,应选择怎样的模式?

  在甘肃省农村金融服务创新工作从初步探索迈向全面推动阶段之际,本报记者赴兰州、定西、张掖等地进行了探访。令人惊叹的是,即使在最为贫困欠发达的地区,农村金融创新已焕发出惊人的生命力和竞争力。去年生产总值187亿元,增长12.7%;大口径财政收入17.76亿元,增长30.7%;农民人均纯收入3074元,增长13.8%。在有着“陇中苦瘠甲天下”之称的定西,这组来之不易的成绩,是农村金融服务创新“甘肃模式”取得成效的最好写照。为此,本报推出“走基层·甘肃行”系列报道,从信用体系建设、支付环境改善、金融产品创新等多个层面对“甘肃模式”进行深入剖析,敬请关注。

  11月15日上午,夜间飘落的小雪骤然降低了祁连山区的气温,但是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前进村奶牛合作社的养殖场里繁忙依旧。挤奶车间里,体态均匀、黑白相间的奶牛并排而立,工作人员用清洁的毛巾反复为奶牛消毒后,就把奶牛赶到了挤奶架上,套上吸奶器,按下开关,新鲜的牛奶就顺着输奶管源源不断流进了奶罐。

  “一头奶牛就是一棵摇钱树。”一位挤奶工边忙活、边对记者说:“一头奶牛一年的产值高达1万元。”短短几年间,前进村的奶牛养殖规模就达到5000多头,社员每年收入5万元。谈起创业经验,前进村党总支书记马志祥表示,关键在于建行对每户社员的50万元“农耕文明”贷款,让合作社有了充足资金发展规模化、标准化养殖。“有了本钱,农户们干起活来特别有劲儿。”马志祥说。

  前进村仅仅是甘肃省农村金融服务创新中农民得到实惠的一个缩影。十八大过后,“小康社会”这一热词持续升温,甘肃省的农户们同样对此寄予厚望。“带动农民增收致富,需要调动资金要素向农村流入,但是农民自我积累不足,财力薄弱。”人行兰州中支行长罗玉冰对记者说:“农村产业组织体系的形成必须依赖金融服务的介入。”

  不过,在西部欠发达地区,“三农”的弱质性又制约了金融资金的投入。为破除这一瓶颈,甘肃省选择了一条符合省情的金融创新之路,成为落实十八大精神的重要抓手。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突破口

  站在前进村奶牛养殖场的参观台上望去,令记者奇怪的是,偌大的挤奶车间只有四五个工人在工作。面对记者的诧异,性格豪爽的马志祥毫不掩饰自豪之情:“从瑞典进口的这套挤奶设备,一次可以为64头奶牛挤奶,大大节省了人工。”通过机械化生产的牛奶不但产量高,而且质量稳定,依靠这一优势,前进村奶牛合作社成为伊利集团可靠的奶源基地。

  马志祥说:“如果没有贷款支持,这样的设备是不可能引入的。”正如农户们所切身感受到的,农村金融服务创新,对于甘肃这个典型的农业省份和农业弱省,具有更加重要而特殊的社会意义和经济意义。

  “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一奋斗目标,对于底子薄、贫困程度深的甘肃省来说,不仅意味着期待与憧憬,更意味着巨大挑战。城乡居民收入全国倒数第一、人均GDP倒数第三、小康实现程度倒数第五,均凸显出甘肃省要实现与全国同步进入小康社会任务的艰巨性。

    在该省86个县中,有58个属于贫困县,贫困人口多达1300多万。这些贫困地区在由简单再生产转入扩大再生产,由“小农经济”向建立现代农业产业体系转变时,所需要的巨额资金缺口骤然显现。

  但是,甘肃省省级财政自给率只有25%左右,贫困县还不足5%。单靠有限的财政支持,还难以带动农民脱贫致富。事实上,尽管多年依靠中央扶贫资金,该省仍有部分地区解决不了温饱问题,一旦遇到天灾人祸,农民返贫现象时有发生。

  与之形成鲜明反差,依托农村金融创新,通过产业和项目的带动,甘肃省走上致富之路的农民越来越多。为此,人行兰州中支先后出台了支持定西、张掖农业特色产业发展和加快扶贫开发等多项指导意见,综合运用支农再贷款、再贴现、存款准备金等政策工具,引导和推动金融资金流向“三农”。甘肃的农村地区不仅脱贫有了希望,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小康也因此成为可能。

  “甘肃模式”的内涵

  走进陇西县文峰药材交易市场,首先映入眼帘的,并非交易市场的介绍,而是几乎占据了整面墙壁的两幅银行产品宣传牌。从中药材特色农业贷款,到支付便农工程,银行产品线的丰富,与药材市场生意的红火相得益彰。一位负责人说,市场里的个体户几乎全部加入了“陇药通”信贷模式,在交易市场的带动下,中药材成为陇西县农民增收的支柱性产业之一。

  十八大报告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探索具有“甘肃特色”的金融创新道路,激活农村金融市场,成为甘肃省要搭上“全面小康”这班列车的现实选择。

  今年10月,甘肃省将农村金融服务创新由点到面全线铺开。一组数据也显示,该项工作已经取得初步成果。截至10月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共推出农村金融创新产品和服务方式27个,受益企业达422家,直接和间接受益农户达159.9万户,带动全省涉农贷款余额达到2608亿元,同比增长25.87%。

  人行兰州中支副行长李文瑞介绍,普惠制、普适性,是甘肃省农村金融服务创新的基本取向,涉及信贷产品创新、支付环境改善、信用体系建设以及金融体系建设“四大支柱”工程,其中探索出的核心模式是,政府主导、人行推动、金融机构参与、“三农”受益。

  对于金融创新这一突破诸多政策性障碍的系统工程而言,单靠金融机构的力量难以完成,动用强有力的行政资源,是创新能够取得预期效果的根本保证。其中,人行的组织推动和支撑作用,又显得至关重要。人行的作用,可谓一手牵着政府和“三农”,一手帮助金融机构开拓出广阔的金融市场。

  地方政府金融意识提升,财政资金与信贷资金结合,行政资源与金融资源结合,既是甘肃省农村金融创新的最大亮点,又是创新工作顺利开展的重要推动力。在人行兰州中支协调下,甘肃省财政出资7.8亿元,在58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建立了县级担保基金;在金融服务空白网点乡镇,设立物理网点和引入“三农”支付终端的金融机构还能获得一定的财政补贴。在金融机构看来,这是从未有过的破天荒的大动作。

  与之相呼应,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促进了农民现代金融意识的觉醒。“原来贷款农户们不愿还款,现在都争着主动还款。”与农户们长期打交道的信贷员普遍向记者反映,在许多农户温饱还没有解决之时,能够主动还款难能可贵。农村信用环境改善又为金融创新营造出了良好的载体。

  因地制宜 发挥甘肃比较优势

  如果不是翻出以前的老照片,谁也想不到,眼前鳞次栉比的温室大棚基地,几年前还是荒无人烟的戈壁滩。看着枝头长势喜人的红提,临泽县兴科荒漠设施公司负责人张维彪说,为企业解决融资难题的,是一款叫“金张掖红提贷”的信贷产品。依靠宝贵的贷款,兴科公司已利用荒地资源建设了250个温室大棚。

  在张掖这个“中国设施延后葡萄第一市”,“金张掖红提贷”已圆了许多农户的致富之梦。这仅仅是农村金融创新与特色产业相结合的一个缩影。甘肃地区间差异很大,既有寸草不生的黄土高坡,又有土地肥沃的河西粮仓。地方政府意识到,只有深度挖掘特色产业的潜力,发挥比较优势,才是根本出路。紧紧依托当地特色产业,与地方产业水乳交融,成为甘肃省农村金融创新的典型特点。而现代金融的参与又逐渐改变着这些产业的发展形态。

  定西市,素有“陇中苦瘠甲天下”之称,年降水量只有350-600毫米。在这个一区六县全部是贫困县的地区,马铃薯、中医药、畜草等特色优势产业却逐步壮大,金融创新也围绕这些特色产业展开,“陇薯通”、“陇畜通”、“金土豆”等一系列创新型信贷产品应运而生。

  甘肃省开发较迟,开发程度较低,这是甘肃的劣势,也是甘肃的优势。甘肃省因地制宜,许多地区已把发展生态经济作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基本途径,把建设生态经济功能区作为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主攻方向。

  十八大报告在阐述“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时,明确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其中。作为传统农业大市,在工业化潮流下,“金张掖”的金色不断褪去,如何转型跨越,实现科学发展,成为决策者面前的一道考验。取舍之间,张掖市明确提出打造“宜居宜游”的新名片。金融机构已着手建立健全“全产业链”授信服务体系,积极支持观光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景区建设、消费服务等产业链建设。金融与生态文明的“自然”结合,又一次展现出了农村金融服务创新“甘肃模式”的强大生命力。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