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两会访谈CURRENT AFFAIRS
两会访谈 / 正文
补制度短板 强金融宣教 从源头消除非法集资风险隐患
访全国人大代表、四川达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全兴

  近年来,面对非法集资案件高发多发态势,各地区各部门采取有力措施严厉打击,化解存量、遏制增量,取得了积极成效。2021年5月1日,《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齐抓共管、群防群治、各尽其责、通力协作的非法集资综合治理格局正加快形成。不过,相关风险仍不容忽视,特别是近年来我国非法集资形式多样、手段翻新,极具迷惑性。当前我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以下简称“防非处非”)工作还面临哪些风险挑战?相关短板又该如何补齐?围绕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达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全兴。

  《金融时报》记者:您怎么看待近年来防非处非工作取得的成效?特别是《条例》实施以来,防非处非综合治理格局发生了哪些显著变化?

  王全兴:近年来,全国防非处非工作取得明显成效。非法集资存案三年攻坚工作成果显著,《条例》正式出台,立法进程不断加快;全国非法集资监测预警体系逐步健全,科技赋能不断加强;宣传教育渠道不断拓展、方式不断创新、持续扩面增效;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防非处非工作格局正在形成。

  《条例》作为第一部专门防非处非的行政法规,推动了法律界定清晰化、职责分工法定化、处置行为规范化,为打击“无照驾驶”乱象、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持久战提供了重要法律保障。具体来看,一是工作机制更健全。《条例》规定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内防非处非工作负总责,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建立健全政府统一领导的工作机制,并明确牵头部门。各行业主管部门、监管部门应当按照职责分工,负责本行业、领域非法集资的防范和配合处置工作。二是行政处置制度更完善。新增了行政机关对防非处非的行政处置职责,赋予了对非法集资的行政执法权、行政调查措施、行政强制措施以及相应的行政处罚权。三是监测预警更有效。《条例》有效建立了联席会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行业主管部门(监管部门)共同参与的非法集资监测预警机制,促进地方、部门信息共享,加强非法集资风险研判,对非法集资的监测预警更加有效。

  《金融时报》记者:当下非法集资态势如何?新形势下,防非处非工作还面临哪些挑战?有哪些短板亟待补齐?

  王全兴:防非处非是一项长期、复杂、艰巨的系统性工程,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经济金融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当前防非处非的形势依然比较严峻。传统领域存量风险加速释放,如涉农领域、养老服务、房地产、预付卡、私募等领域风险依然存在。新兴领域非法集资套路花样翻新,随着新经济、新业态的不断发展,新苗头、新套路不断涌现,各种打着金融科技、金融创新旗号的非法集资不时冒头,欺骗性和隐蔽性更强,风险扩散速度更快、危害更大,对防非处非工作带来新的挑战。

  新形势下,防非处非工作仍面临较大挑战和压力。一是非法集资隐蔽性更强、防控难度更大,如打着区块链、虚拟货币以及解债服务等旗号的新型风险开始冒头,给监测预警、调查处置带来新的挑战。二是非法集资行政处置机制仍需完善。《条例》赋予了各地各有关部门的行政处置权力,但处非行政执法程序、认定标准等仍需完善;处非牵头部门力量还需加强,亟须国家层面出台统一的规范性文件或政策,为地方处非行政执法队伍建设提供法律依据和指导意见。

  《金融时报》记者:近年来,非法集资形式更加多样,手段翻新,且往往披着创新外衣,普通人难以识别防范。基于此,在加强金融安全教育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王全兴:2021年,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发布《关于加强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教育工作的意见》,就加强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教育作出了全面系统安排部署,接下来需要各地各部门结合工作实际加以贯彻落实,有效提升社会公众识别防范新型非法集资的能力。

  一是进一步强化“新”度。各级各有关部门应充分借助新媒体、新型网络社交平台等载体,组织开展对新型非法集资形态的宣传教育工作,不断提升宣传的传播力、覆盖面和社会影响力。二是进一步细化“密”度。各地应充分发挥社区网格员、社区志愿者、防非义务宣传员等力量,常态化参与防范非法集资宣传,营造了“地毯式”处非宣传浓厚氛围,做到防非处非家喻户晓。三是进一步提升“精”度。进一步巩固和扩大每年防非宣传月和集中宣传日品牌效应。利用元旦、春节以及地方特色节日等有利时机,借助金融知识普及月、“3·15”消费者权益日、“5·15”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等全国性活动,提升传播效力。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