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两会评论CURRENT AFFAIRS
两会评论 / 正文
打破“35岁门槛” 消除就业歧视

  今年两会,消除就业歧视再次成为热点话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坚决防止和纠正性别、年龄等就业歧视,着力解决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突出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建议,要逐步放开公务员录用的“35岁门槛”,倡导全社会招工消除职场年龄歧视,帮助再就业人群打破35岁年龄限制。

  对于当今社会的求职者来讲,35岁正处在能做出事业的黄金年龄,但也是一个艰苦的人生阶段,即上有老、下有小。而且,很多人做出事业来都是在35岁以后。若仅用一条年龄限制就把他们排除在外,既不科学也不公平,更是对人才的极大浪费。

  蒋胜男建议,倡导全社会招工消除职场年龄岐视,帮助因经济、疫情及其他情况面临下岗再就业人群打破35岁年龄的限制。此外,政府也可以作出表率,逐步放开公务员录用的“35岁门槛”,并率先从北上广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大城市开始。

  除了蒋胜男之外,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林勇也建议,考虑放开公务员考试35周岁的限制,解放中老年劳动力。

  众所周知,“35周岁门槛”现象或源于公务员招录。解铃还须系铃人,其实,无论公务员招录是不是“35周岁门槛”的“系铃人”,但是作为一项国家级的招录考试,其招录政策上的设置与变动,都具有风向标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社会价值观的变化。而且,公务员招录条件的改变更加直接,变革的成本相对较小。因此,打破“35岁门槛”,从公务员招录上破题,确实可以提高消除职场年龄歧视的速度和效率。

  实际上,就业市场上的“35岁门槛”不仅仅存在于公务员招考中。

  在职场中,就业环境对一些中年人而言可能并不友好,部分单位将35岁作为招聘门槛,40岁及以上骨干被“一刀切”、边缘化的情况也时有出现,人力资源浪费现象较为普遍。

  但是,35岁以上的中年人作为国家进步和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用人单位不应该把他们排斥在招录范围之外。此外,这个年龄阶段的人工作精力都较为旺盛,且因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而更加具有责任感和工作动力,因此,更应该提高对他们就业的重视程度。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胡卫建议,修订相关劳动法规,要求用人单位不得将年龄作为招聘、晋升或辞退的门槛,并在各类企业中保证一定的40岁及以上人员比例。

  胡卫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递交的提案中表示,中年人是国家进步和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也是支持国家三胎政策、积极应对老龄化的关键力量。此外,还需要修订相关劳动法规,扩大公益性岗位安置,支持中年人才职业转型,鼓励中年人才返乡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崇阳县白霓镇大市村党支部书记程桔也认为,对人才任用设置年龄门槛,应该考虑岗位的实际情况、求职者个人能力等综合因素。“比如,对很多80后来说,他们恰好遇到35岁的门槛,而他们的职场经验、工作能力、敬业程度等,并不一定会比更年轻一些的竞争者逊色,如果简单地用年龄划线‘一刀切’,让他们没有了更好的发展空间,失去了发展目标,也不利于他们发挥聪明才智,这和用人单位的初衷肯定是不相符的。”程桔认为,今天的社会需要“不拘一格降人才”,也需要“不拘一格用人才”,应该把“与岗位的匹配程度”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而不是单纯看求职者的年龄。

  “在我们的生活中,不仅有‘35岁门槛’,还有像‘基层工作经验’等就业门槛,在具体实施中如果过于僵化地执行,也有可能将一些人才挡在门槛之外。”程桔建议,在满足其他要求的情况下,对确实有能力的应聘者,年龄要求可以灵活设置,这样更有利于选拔人才。

  不仅如此,对于很多技能人才和产业工人来说,年纪越大,技术往往越精湛,更受用人单位的欢迎。 “35岁”之所以成为一道坎,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求职者自身能力还有些不足,还有成长和提升的空间。这就需要年纪稍大些的求职者特别是普通工人,要加强职业技能学习和培训,让自己有“一技之长”或成为行业里“一把好手”,只有这样,其职业生涯才能步步高。

  与此同时,处于35岁的人群,也应加强自身学习,以实力赢得用人单位的认可。只要肯干实干能干,40岁依旧是“当打之年”。希望全社会共同努力,合力打破35岁的“玻璃门”,选人不拘一格,用人各尽其能,更好激活人才资源,让就业环境更公平、更友好,让中年人也能拥抱就业的春天。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