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提案议案CURRENT AFFAIRS
提案议案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白鹤祥: 完善企业破产法 加快问题金融机构风险处置法治化进程

  建立有序的金融机构破产重整机制是金融业健康持续发展的客观要求。金融机构破产程序中的重整机制将为金融机构带来重生的机会,对于妥善处置问题金融机构风险具有重大意义。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建议,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企业破产法》)的修订中完善金融机构破产重整相关规定,运用法治化手段稳妥化解和防范处置金融风险。

  “当前,我国金融机构破产重整立法的条件已经成熟。”白鹤祥告诉记者,“我国金融机构破产重整立法的市场基础和舆论氛围已经形成,法规基础已经具备;国际上成熟的金融机构破产重整立法经验可资借鉴,相关国家可以为我国构建金融机构破产重整法律制度体系提供良好经验。”

  在谈及《企业破产法》修订中完善金融机构破产重整制度的实施路径时,白鹤祥认为应从以下五方面入手。

  一是选择科学高效的立法体例和立法模式。在立法体例方面,建议在《企业破产法》中增设“金融机构破产”专章,根据金融机构特点就其破产程序和重整制度作出特别规定。在立法模式方面,重点解决司法权与行政权的配置平衡问题,可采取兼顾“行政主导型”和“司法主导型”的折衷模式,在金融机构破产重整程序中,涉及专业性、技术性的事项由监管部门来决定,而涉及破产重整金融机构财产或财产性权利的事项由法院来决定。

  二是设定特别的金融机构破产基础制度以保障重整机制有效落实。建议针对金融机构破产特性,在金融机构破产申请主体、申请条件、破产标准、清偿顺序以及破产管理人等基础制度方面作出特别规定,为重整机制的有效落实奠定基础。

  三是制定完整可操作的金融机构破产重整制度。在启动重整的标准方面,考虑金融机构特性,应综合设置监管性标准、流动性标准和资产负债标准等。在重整申请主体方面,以金融监管部门为主,对于债权人及主要股东,可规定其以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作为申请的前置条件。在重整程序方面,应关注行政审批程序和司法程序的有效衔接。在财产管理方面,建议在重整期间由政府采用接管、托管或指定专门的管理人的形式来管理财产。

  四是在重整制度中明确重整并购方式的相关规定。建议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吸收合并问题金融机构,并保留原部分股东,使原债权债务由存续机构承接。同时,在制度设计中建立对重整投资人的激励机制,并明确重整投资人的招募和遴选相关程序。

  五是强化重整程序与配套制度的联动和衔接。一方面,要加强对债务人、战略投资者的融资制度支持,鼓励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依法设立不良资产处置基金。另一方面,要支持重整金融机构的信用修复。人民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或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重整的金融机构可以凭人民法院出具的相应裁定书,申请在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中添加相关信息,进一步做好重整金融机构的信用修复。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