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提案议案CURRENT AFFAIRS
提案议案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王玉玲: 增强政策合力作用,纾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当前,我国1.2亿市场主体承载了7亿多人就业的基本盘,其中大部分市场主体为中小微企业。受疫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等内外部冲击影响,中小微企业经营发展难度加大。稳住中小微企业无疑是稳住我国经济的‘半壁江山’,从而稳住了就业、稳住了民生。因此,纾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增强中小微企业的韧性和活力,对于保市场主体、促进我国实体经济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全国人大代表、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玉玲说。

  从政策层面看,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加大对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纾困帮扶力度,各部门也把支持量大面广的中小微企业发展作为工作重点,研究出台了一系列惠企纾困政策。从金融支持效果上看,到2021年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增速27.3%,全年新发放的普惠小微贷款平均利率4.93%,同比下降22个BP,贷款支持小微经营主体超过4400万户。

  “但目前,中小微企业资金紧张、融资难融资贵的呼声依然较高。”王玉玲指出,以湖北为例,这些呼声较高的企业大多来自来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如文旅、服务业、制造业、住宿餐饮业,点多面广且以小微企业居多。然而它们的融资需求又存在显著共性,如缺乏抵质押物,对信用贷款有较大需求,急需资金用于日常经营周转,需求金额小,具有“短、小、急、频”的属性。

  当前,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迫切性不断增强。王玉玲建议,应从应急和谋远上分类施策,在短期继续落实好已出台的各项惠企政策的基础上,从制度和机制缺陷入手;中长期在政府、金融、企业三端持续发力,充分发挥政策合力作用,提升中小微金融服务的商业可持续性。

  具体来看,一是增强财税、金融政策的联动性。探索建立贷款风险补偿“资金池”,提供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和奖励、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资本补充等。健全中小微企业贷款风险补偿机制,对开展首贷户、长尾客户的信贷风险分担业务设置专项奖补。鼓励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与地方法人银行开展“总对总”业务合作,提升中小银行普惠小微贷款产品竞争力。逐步取消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盈利考核要求,提高担保放大倍数,降低担保费率,并将落实情况纳入区域中小微企业融资环境评价。

  二是培育中小微企业信用意识。针对金融产品创新及时跟进司法解释及运用,依法加大赖账和逃费债的惩戒力度。督促企业稳健诚信经营,提高自身抗风险能力和生存发展韧性。加强企业家精神宣传,营造企业家创业兴业的良好金融生态环境,引导中小微企业规范社保、税收等缴交行为,为自身持续积累可识别可运用的信用信息。

  三是增强信用信息的共享、归集和利用。加快建成全国统一的融资信用平台,整合各地有关平台功能,从根本上解决企业抵质押物不足、企业信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平台要多方整合市场监管、司法、税务、社保、征信等信息数据,在企业授权同意的基础上供金融机构调用,支持金融机构依靠信用信息数据更多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降低对抵押担保的依赖。

  四是增强银企融资对接。引导商业银行强化金融科技赋能,在贷款定价、风险管控、信息挖掘与整合等环节充分运用金融科技手段,提升信用评价和风险管控能力,实现普惠小微贷款持续增长。继续深入开展商业银行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能力提升工程,加强小微业务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绩效考核和尽职免责方面的倾斜支持,使银行基层人员真正敢贷、愿贷。产业行业主管部门充分发挥信息资源优势,建立受疫情影响经营困难企业名录,联合金融部门开展专项信用培植,帮助更多符合条件的行业企业获得融资支持。

  五是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推动金融机构合理定价,全国性银行继续加大内部资金转移定价(FTP)优惠幅度,地方法人银行尽快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内嵌到贷款FTP。清理规范不合理和违规融资收费,对违规收费及借贷搭售、转嫁成本、存贷挂钩等变相抬高中小微企业实际融资成本的问题加强监管检查。引导金融机构科学匹配贷款期限,推广随借随还、无还本续贷等贷款模式,清理不必要的“过桥”环节。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