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关注“两会”共话金融CURRENT AFFAIRS
关注“两会”共话金融 / 正文
关注“两会” 共话金融|⑨我国宏观杠杆率增幅总体稳定

  编者按:2021年以来,人民银行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按照《政府工作报告》任务分工,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力度,深入推进金融改革,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为“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提供有力支持。

  2022年“两会”召开在即,人民银行在网站及“中国人民银行”微信公众号开设“关注‘两会’ 共话金融”专栏,将推出系列文章,向社会各界介绍一年来金融领域重点工作情况,欢迎关注!

  2017年以来我国宏观杠杆率年均增长约4.8个百分点,增幅总体稳定。从国际上看,与主要经济体相比,疫情以来我国杠杆率增幅相对可控,以相对较少的债务增量支持经济较快恢复增长。2021年以来,我国疫情防控得力、经济稳步恢复、宏观政策有效等因素共同推动宏观杠杆率回到基本稳定的轨道,为加大政策跨周期调节力度、进一步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创造了空间。

  一、2017年以来我国稳杠杆取得显著成效

  宏观杠杆率是一国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2017年以来宏观杠杆率增幅总体稳定,杠杆率年均增长约4.8个百分点,比2012-2016年年均增幅低8.6个百分点。2017至2019年我国宏观杠杆率总体稳定在253%左右,初步实现稳杠杆目标。2020年疫情暴发后,杠杆率阶段性上升至280.2%。2021年回到272.5%。

  与主要经济体相比,疫情以来我国杠杆率增幅相对可控。国际清算银行(BIS)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三季度末美国(281.1%)、日本(416.8%)、欧元区(282.1%)杠杆率分别比2019年末高26.0、36.4和25.0个百分点。同期我国杠杆率比2019年末高19.1个百分点(275.1%),增幅比美、日、欧元区分别低6.9、17.3和5.9个百分点,增幅相对而言并不算高。

  2017年以来我国宏观杠杆率增幅稳定,为未来金融体系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创造了空间。

  二、疫情防控得力、经济稳步恢复、宏观政策有效等因素共同促进我国宏观杠杆率回到基本稳定的轨道

  一方面,疫情防控取得明显成效、国民经济持续恢复是宏观杠杆率企稳的关键所在。名义GDP是宏观杠杆率计算的分母,其增长快慢对于杠杆率变化有重要影响。2020年疫情冲击下,我国经济增长一度明显放缓,导致宏观杠杆率出现阶段性上升。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揽全局,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我国经济发展韧性不断增强,保持全球领先地位,对稳杠杆作用突出。2021年我国名义GDP同比增长12.8%,比上年加快10.1个百分点,推动宏观杠杆率恢复到基本稳定的轨道。

  另一方面,宏观政策有力、有度、有效,以可控的债务增量稳住了经济基本盘。一是政策有力。2020年共推出9万多亿元货币支持措施,引导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元。同时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出台规模性纾困措施对冲疫情影响。宏观政策协调配合得当,形成合力做好“六稳”、“六保”工作,稳住了经济大盘。二是政策有度。货币政策保持了前瞻性、连续性、稳定性,加大跨周期调节力度,继续为经济稳步恢复保航护驾。得益于此,我国非金融部门债务增长相对稳健、可控,2021年总债务同比增长9.7%,增速比上年末低2.7个百分点,处于历史较低水平,比2009-2019年总债务增速平均值低约7.3个百分点。三是政策有效。货币政策始终聚焦服务实体经济,保持货币信贷平稳增长,注重提高精准性、直达性,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此外,近年来金融风险攻坚战遏制了脱实向虚、盲目扩张的势头,金融改革稳步推进,金融服务增效提质。这些措施共同提升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有助于疫情以来我国以相对较少的新增债务支持经济较快恢复增长。

  三、我国杠杆结构持续改善

  (一)企业部门融资不断规范,杠杆率基本保持稳定。

  近年来,在持续获得融资支持的同时,企业部门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且杠杆结构持续优化。2017-2019年,随着稳杠杆政策的有序推进,企业部门杠杆率稳定在152.2%左右。疫情暴发后,企业部门杠杆率阶段性上升至161.7%,2021年有序恢复至153.7%,回到基本稳定的轨道。同时企业部门债务结构不断优化:一是贷款、债券持续增长,有效支持实体经济融资需求。2021年末企业部门贷款、债券合计占企业部门总债务的86.8%,比2016年末高9.2个百分点。二是表外债务持续下降,有序释放潜在风险,为新增债务创造了空间。2021年末企业表外债务(如:信托贷款、委托贷款)与GDP之比较2016年低19.3个百分点。

  (二)政府部门杠杆率先降后增,有力应对疫情影响。

  近年来我国不断规范地方政府融资,成效显著。2015-2017年,政府部门经历了去杠杆,杠杆率合计下降2.8个百分点;2018-2019年,在稳杠杆政策指导下,政府部门杠杆率保持相对稳定,合计上升2.6个百分点。

  疫情以来,政府部门杠杆率增长较快,主要是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对冲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2021年政府部门杠杆率为46.6%,两年平均增长4.0个百分点。

  (三)住户部门杠杆率增幅稳定,债务结构不断优化。

  近年来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增幅稳定。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由2012年的33.8%上升至2021年的72.2%,这九年的年均增幅为4.3个百分点,且历年增幅波动不大。

  住户部门债务结构不断优化:一是政策支持的个人普惠小微经营贷款增长较快。疫情发生以来,宏观调控政策突出保市场主体特别是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创新实施直达机制,稳经营、保就业。二是住房类贷款增速总体放缓。2018年一季度以来,住房类贷款增速总体逐步放缓。

  宏观杠杆率作为中期经济周期变化的警戒线,当前保持基本稳定,能够反映我国金融风险逐步收敛,也为未来加大跨周期调节力度提供了政策空间。2021年杠杆率为272.5%,回到基本稳定的轨道,预计2022年增幅保持基本稳定,为未来金融体系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创造了政策空间。

  (来源:调查统计司)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