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博物馆CURRENT AFFAIRS
金融博物馆 / 正文
从字形演变透视货币变迁

  中国古币是世界上体系最完整的货币之一,既有实物货币和金属货币,又有信用货币——纸币。由于地域广大、时代变迁,中国古币形成了很多称谓,譬如:布、货、钱、币,关于古币的称谓,介绍性的文章很多,但人们对一些地方仍存在认知误区。因此大有必要从文字角度重新梳理,以利于大家更好地了解中国古币。

  布与货

  货币是从普通商品分化出来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所以早期的货币一般都体现为实物货币。中国的古币也不例外,一般也是从普通商品演化出来的实物货币。当然,不是所有用来交换的商品都能演化为实物货币,只有那些被人们普遍需要和认可又便于贮存的商品才有可能演化成实物货币,这一点在中国古币的名字中就有充分体现。

  中国古代货币既有称“布”的,也有称“货”的,这是因为在商周以及之前很长时期内,“布”和“货”都曾充当过货币。

  “布”,本指麻布,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做过货币。“布”是制作衣服的主要材料,由于人人都需要穿衣,因而“布”是社会普遍接受的商品,具有较高的需求稳定性和价值认可度,所以用“布”作货币等于是用价值锚定物作货币。

  《诗经》中的“氓之蚩蚩,抱布贸丝”诗句,反映了周代行商买丝的情形,其中的“布”,就是指作为实物货币的麻布。把“布”作为货币泛称使用是在战国时期,《周礼·天官·外府》中有这样的记载:“外府掌邦布之出入。”其中的“邦布”,泛指国库中的金属货币,而不再实指麻布。

  其实,在商周《卜辞》和《铭文》中,“布”和“帛”(丝绸)作为财物主要出现在赏赐名录之中,一般很少作为普通币名使用,真正使“布”成为普通币名的是王莽。王莽篡汉后,为了“去刘氏化”,托古改制,竭力回避与“劉”字“卯金刀”偏旁沾边的货币名称,故此在天凤元年按战国样式重新发行铸有“货布”二字的二十五铢铲形币。大概正是这个原因,“布”作为普通币名才广泛流传开来,以致后人误以为铲形币的古称一直都叫“布”。

  “货”,是出土古币上的用字,主要是战国时期齐国和燕国的货币用得较多。由此推断,“货”作为普通币名使用的历史兴盛于战国时期。“货”,在古籍中既可表示一般财物,又可表示货币。譬如《说文》:“货,财也。”《汉书·食货志下》:“百姓愦乱,其货不行,民私以五铢钱市买。”其实,“货”用作普通货币名称也是从实物货币演化而来,具体说是从谷物作为通货演化而来。民以食为天,所以谷物也很容易演化为实物货币。从金融角度而言,用谷物作货币也属于用价值锚定物做货币。

  在甲文中,“货”是个会意字,由“人躬身采屮”构形。“屮”,在此表谷穗,字形构意表示人采收谷穗,实指意义表示收获。在卜辞中,此字引申表获得义,这个用义后世写作“获”。在商代,捕获动物义用“隻”表示,收获和得到义用“获”表示,到了后世,两义才合用“获”字表示。

  金文“货”的构件与甲文一样,也是由“人”和“屮”构成,但“屮”从“人”面前转到了背后,整体构意表示人背着收获的谷物,实指意义表示谷物。在周代铭文中,“货”引申表财物,譬如“货觯”,一般理解是指存放财物的铜罐。当然,也可以具体理解为是存粮罐或是存钱罐。

  在出土文物中,有一款铭为“齐法货”的齐国刀币,旧释为“齐法化”,这是由后世“货”字上部为“化”产生的误解。“化”在甲金文中都有,与“货”的区别主要在于构件“屮”。从币文①形可见,“齐法货”的“货”字,明显是左边为“人”,右边为“屮”,与金文相比,构形完全一致,只是字形稍斜而已。

  币文②形是“货”的一种异体写法,其中的“人”旁通立左边,“屮”被压缩在了右上角,右下角又加了横放在“丌”(托盘)上的“貝”字,整体构意表示相当于贝币的货物,实指意义表示货币。在币文③形中,字形下部演化为“贝”,字形上部的“屮”演变为“匕”,这样上部表谷物的部分就变成了与“化”相似的构形。

  秦简字形承继币文③形,“货”字则明确变为由“化”和“贝”组成的字。对于这个构形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理解。其一,按“化贝”理解,意即可以换钱的货物。其二,按“贝化”理解,意即作用与贝币相同的货物,也即通货。后世的“货”所表示的也正是这两种含义。

  贝币

  贝壳在中国做货币的历史很长,从夏代到商代中期主要是用天然贝做货币,从商代中期到秦统一中国主要是用天然贝和仿制的铜贝一同作货币。在中国更早的时代,贝壳主要是作装饰品。由此而言,贝壳做货币属于从装饰品演化来的实物货币。在古代,不是什么贝壳都可以作货币,作货币的贝壳主要是一种产自南海的齿线贝,俗称齿贝。严格地讲,齿线贝的贝壳不能开合,属于一种螺类贝壳。在周代,这种贝壳有很多称呼,譬如“囊贝”“禺贝”就是其中两种,称“囊贝”是因为这种贝壳像个兜囊;称“禺贝”是因为这种贝壳像木偶的脑袋。

  在甲金文中都可以见到“贝”字,现代的“贝”字,主要是从陶文字形演化而来。《说文》:“贝,海介虫也。象形。古者货贝而宝龟……至秦废贝行钱。”许慎的大意是“贝”:是象形字,像海中甲壳虫形,古代用作货币,至秦代废止贝币通行铜钱。其实,天然贝币在战国时期就已被金属货币取代,所以秦代废止的并不是天然贝币,而是铜贝。

  出土文物中有一种先秦流通的楚国铜贝,因为一端穿孔,俗称蚁鼻钱。又因形如鬼脸,又称鬼脸钱。铜贝上铸有一字,有人认成“咒”字,其实不是“咒”,而是“咢”字。“咒”与“祝”同源,甲金文都用“祝”表示,后分化为两字,表示祝福义用“祝”,表示祝祸义用“呪”。祝祸,就是祈求上天降祸于某人。后世,“呪”俗写为“咒”。

  “咢”,甲文由“吅在反万上”构成。吅,本表连续开口,引申表逐层绽开;万(傧),象戴无旒平天冠的人,实表主祭巫师头顶托盘祈求天授。反“万”转义,譬喻表像头顶托盘状;整体构意表示像头顶托盘状逐层绽开的植物,实指意义表示荷花。

  金文“咢”繁化,由“干旁有四口”构形。“干”,本表分叉木杆,在此喻表荷叶杆;四口,表逐层绽开的花苞,整体构意表示长杆上顶着的花苞,实指义表示荷花。汗简字形从金文而来,是后世“噩”字的直接来源。

  玺文“鄂”中的“咢”旁系从甲文继承而来,不过构形变成了“吅在万上”,由于“万”中的横折钩向左出了头,使“万”变得很像“于”字。在古文中“于”和“亏”相通,所以后世的“咢”就变成了由“吅”和“亏”组成的字。

  鬼脸钱上的“咢”是战国时楚地的写法,也是从甲文继承而来。上部仍为“吅”,但下部的“万”则变为“丌”。“丌”象托盘形,在此喻表莲托或荷叶;整体构意与甲文相同。“咢”在币文中表楚国地名,后世写作“鄂”,即今湖北鄂州市。此地因盛产莲藕,故此以“咢”命名。西周时为楚王熊渠之子熊红的封地。楚国在铜贝上铸“咢”字,表示这种货币产自鄂城。

  正由于此,在历史上,以“咢”命名的地方有三个,基本都是由当地盛产莲藕得名。第一个是西周的诸侯国,故址在今河南省南阳北部。国君姓姞,封侯爵,金文中称“噩侯”。第二个是春秋时晋国的鄂邑,故址在今山西省乡宁。第三个是楚国自封的鄂国,故址在今湖北黄石地区。西周夷王时,楚王熊渠攻伐“扬越”经过鄂城,遂将该地封给其子熊红,熊红称鄂王。后来秦国攻占此地,设置鄂县。三国时孙权迁都于此,改名武昌。隋朝开皇九年改郢州为鄂州,治所设在江夏,并将鄂城并入其中统称武昌。到了清代,因武昌为省会,于是“鄂”又成为湖北的简称。如今,鄂城分出武昌单设为鄂州市,而武昌的名字则留给了武汉。

  贝币的计量单位

  在商周时代,贝币的常用单位称“朋”。在甲金文中,“朋”是象形字,像两串东西并联在一起,中间是手提的位置。据郭沫若考证,“一朋”等于十个贝壳。也就是说,五个贝壳为一串,两串系在一起称“一朋”。

  十个贝币称“一朋”,一个贝币又怎么称呼呢?一个贝币称作“一朱”或“一珠”。

  《说文》:“朱,赤心木,松柏属。”所谓赤心木,是指树心生有松油的松树。其实,松树油并不是正红色,而是略呈红色的黄棕色。甲文“朱”(见图4第一行)由木中加一横构形,整体构意表示松树伐倒后的断面,实指意义表示树桩年轮中的红心。为了突出树心,金文“朱”索性把字中的一横写成了圆珠形。后世的“朱”字主要是从币文演化而来。

  一个贝币之所以称作“一朱”,是从相似性譬喻而来。用作贝币的齿贝为不规则椭圆形,新鲜时也像南海的螺壳一样呈黄红色,由于这种样子与赤心木的树心比较相似,于是一个贝币就被称作了“一朱”。由于贝币的质感似玉,故而在有的币文中,“朱”又加“玉”旁写作“珠”。由于贝币为浑圆形,所以“珠”字引申又表圆珠义。

  金属货币产生之后,“朱”字常被标在金属货币上。开始时,金属币上的“朱”数表示兑换贝币的数量,贝币淘汰以后才演化成小于“两”的货币重量单位。后世,为了区分其他意思,小于“两”的“朱”加“金”旁改写作“铢”,其比量关系是一两等于二十四铢。

  有个成语叫作“锱铢必较”,“锱”和“铢”之所以连用是因为它们都表货币重量单位。《说文》:“锱,六铢也。”其实在历史上,“锱”所表示的重量并不确定,除了六铢之外,还有一锱合八铢、十二铢以及六两、八两之说,这说明“锱”表货币重量单位也是辗转引申而来。从演化关系来说,“锱”是“甾”的分化字。《说文》:“甾,东楚名缶曰甾,象形。”东楚,主要指今天的江淮地区,这个地区的古人把陶罐叫作“甾”。

  其实,甲文中就有“甾”字。甲文“甾”象提篮形,在卜辞中转代表承载义。汗简“甾”的写法与甲文相似,后世的“甾”基本是从汗简字演化而来。

  币文字形由甲文“甾”和“毌”会意组成,“甾”兼表字音。其中:“甾”表示提篮或陶罐;“毌”,后世写作“贯”,表示串起来的钱;整体构意表示装钱的购物篮子,引申表示货币单位。古代货币都是实物,买东西时往往装在购物篮里携带,这同今人把钱装在包里是一个道理。当然,也可将“甾”按陶罐理解,这样一来,字形构意就变成了存钱罐。存钱罐引申仍可表货币单位。其实,由于币文“甾”加了“毌”旁,在认读上不应再视为“甾”,而应视为“锱”的早期写法或异体写法。

  与“铢”一样,后世的“锱”也演化成了货币重量单位。至于“一锱”表示多少铢或是多少两,就像“十六两为一斤”和“十两为一斤”的情况一样,完全是后世根据实际需要人为规定的。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