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博物馆CURRENT AFFAIRS
金融博物馆 / 正文
金银货币的奥秘

  黄金、白银因其价值相对稳定,可任意分割,适于交换、收藏和转让,很早就用作货币。中国金银币的发展由来已久,其变迁可从相关文字的演变中得以窥见。

  “郢爰”与黄金货币

  中国的黄金货币有着悠久的历史,如江西海昏侯刘贺墓葬出土的马蹄金,就是汉武帝时有名的纯金货币。从出土文物来看,中国最早的流通性金币出现在战国后期,典型的金币当属楚国的“郢爰”。“郢爰”是一种可切割使用的钣状黄金货币,故有人称之为“金钣”。金钣上以阴文印章的形式连续铸有“郢爰”二字,由印章边缘连结成的网格线恰好可以作为切割的参照线,可见这是造币者精心设计的。金币上铸的“郢爰”二字是何意,或一直困扰着诸多收藏爱好者。

  “郢”字较好理解,它代表楚国的京城郢都。郢都,即京都,其印在金钣上表示这种货币产自郢都。

  《说文》:“爰,引也。”许慎的释义是引申义,唯有研究字源义才好理解“郢爰”之义。“爰”,甲文①形上下为两个“又”,表示两手;中间为“—”,表示针;整体构意表示用手持针缝衣,实指意义表示缝连,是“援”字的初始写法。甲文②形上部“爪”,表示拔针的手;下部为“又”持“—”,表示持针挑缝;中间一横表示布料;整体构意与甲文①形相同。

图1:“爰”字的演变     

  金文①形中间的布料变为“>”形,表示缝衣时折叠的布边。金文②形和楚简字中间的布边变为两层,秦简字形中间则明确分为两层。尽管金文和秦简字形比甲文有所繁化,但整体构意与甲文没有差别。缝连需要两手配合,故而“爰”引申有“援手”义;用针缝连必然要穿针引线,故而又引申有“牵引”义。此外,还有一些引申义也都与缝连有关。

  甲文一期同时有“锾”字,字形由“贝”和“爰”构成。贝,表货币;爰,表连结;整体构意表示连结的货币,与后世的“贯”同义。战国时期,货币大都变成金属制,“贯”义往往省掉“贝”旁直接用“爰”表示。因此“郢爰”即“郢贯”,也即“郢都连币”之义。后世,为了明确“爰”表金属连币,于是便加“金”旁写成了“锾”字。

  “釿”与白银货币

  在出土的战国货币中,常可见到“釿”字,虽有人释为“斤”字,但从货币背景上很难讲通。譬如有一款魏国的铲形币,上铸“安邑二釿”四字。“安邑”较好理解,表示魏国地名,即当今山西夏县。但“二釿”若读为“二斤”似很难解释。铸此币文的是一枚十二铢的铲形币,按古制说二十四铢等于一两,十六两等于一斤,明明只有半两,怎么能标二斤呢?除此之外,同样大小的货币还有标一釿、三釿的,这就更加令人费解。

  其实,“釿”字不是“斤”字,而是“银”字。所谓“一釿”“二釿”都表示货币的含银量,“一釿”就是“一银”,表示一成含银量,以此类推。

  “釿”字是“银”字的币文写法,正如《说文》:“釿,剂断也。”剂断,指一截一截切碎。白银用作货币确实可以用斧斤切碎使用,但此意只是字形构意,不是实指意义,这说明许慎还不知道“釿”就是“银”字。其实,“釿”只是币文中的一种写法,此外还有一些异体写法。虽写法不同,但它们都是从甲文或金文演化而来。

  甲文“银”有两形,甲文①形左边由“全”上有“+”构成,右边从“人”兼表读音。“全”,甲文像土堆形,本表分选土石,在此引申表矿石;“+”,在甲文中是“甲”字,本表豆种发芽在皮上顶开的十字口,在此引申表矿石融解的裂口;“人”,表冶炼之人;整体构意表示人在观察矿石裂口中流出的溶液,实指意义为“银”。甲文②形省掉了“+”旁,但整体构意不变。

  金文“银”承继甲文①形,左旁为“金”,表金属溶液;右旁上部为斜“二”,表示连续闪光流动,与“+”意思相似;右下边为“人”,整体构意与甲文相同。

  币文①形从甲文②形演化而来,由“全、人”构成。币文②形从金文演化而来,字形由“全、二”构成。“全”与“金”相通,“二”是省掉“人”旁的金文简写。币文③形由“全、斤”构成。有两种情况使然:其一,“斤”从“人”旁讹变而来。从币文①形可以看出,其中的“人”旁很像反写的“斤”字。其二,“斤”旁从用斤切银的实际而来。大概战国人从切银的用具认为,古文“釿”用“人”旁没道理,可能是把“斤”写错了,于是便更正为“斤”。

图2:“银”的字形演变   

  玺文“银”是由“金、艮”组成的重构字。“金”表金属溶液;“艮”在甲文中是反写的“見”,本表人遇阻扭头旋回,在“银”字中引申表遇阻旋流;整体构意表示旋流在锅边的金属溶液,实指意义表示银液。古代的银矿往往与铜锡伴生,由于银锡熔点都低,所以在冶炼中往往先于铜液融出而旋流在坩埚边缘。可见,玺文字形正是从这种情形构形而来。

  虽然周代就有了“锡”字,但由于“银”和“锡”近似,所以在先秦之前人们对二者的区分不是很严格。这从“锡”又称“鈏”可以表现出来。《说文》:“鈏,锡也。”鈏,由“金”旁“引”声构成。“金”表金属;“引”表引导先出;整体构意表示引导先出的金属,实指意义表示“锡”。从构意与“银”相似可以看出,“鈏”是后起字,在没有“鈏”字之前其概念也是用“釿”表示的,所以战国币文上标的“一釿”并非是纯银,而是银锡合金。

  甲文“釿”在商代主要表“银”义。《卜辞》:“丁酉,银积。”丁酉,表日期。银积,即积银。大意是:丁酉日可以积累足够的白银。后世,“银”除了表白银义,还表界限义,这是从冶炼中银液一般旋流在锅边受到约限而来的意义。例如《荀子·成相》:“刑称陈,守其银。”大意是:刑律要一一陈明,执行时要守住界限。这个意思后来用“垠”表示。

  《说文》:“垠,地垠也,一曰岸也”地垠即地边,岸即河边,抽象意思相同,都是从“银”的边际义引申而来。其实“垠”是“银”的分化字,古文写作“圻”,是从甲文“釿”分化而来。甲文“釿”左旁为“全”,本表土石,既可变为“金”旁,又可变为“土”旁,所以“釿”和“圻”是同出一源的分化字。以后“釿”改作“银”,专表白银义,“圻”改作“垠”,专表边际义。这样才剥离了“银”的边际用义。

  白银货币在我国的发展

  白银是除铜钱之外在我国流通时间最长、数量最多的货币。在历史上,银质货币大致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典型的是河南扶沟县出土的银质铲形币。据考证,这种银币大约铸于春秋中期,属于赏赐或贮藏用的非流通货币。此外,中山国遗址出土的银贝,也属于战国时期的非流通货币。

  真正流通的银币是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发行的白金三品币。白金即白银;三品即三种。包括圆形龙纹币(值三千钱),方形马纹币(值五百钱)、椭圆龟纹币(值三百钱)。其实,白金三品并非纯银货币,而是银锡合金币,其中的锡含量甚至比银还多。白金三品使用的时间很短,只流通二年便被废止了。此后,王莽政权又铸行“银货二品”,但时间不长。汉代还流通一种亚腰形银锭,属于切割使用的称量性货币。

  五代十国时期,白银不仅用于纳贡、税收,而且还进入流通领域用于大额交易,流通的品种主要是可分称使用的银锭和银饼,铸造的大多都比较粗糙。

  古典名著《水浒传》中有很多关于宋代使用银两的描写,其实多为明代。宋代流通的白银主要是亚腰形银锭,此外也有少量方形和圆形的银锭。重量有五两、十两、二十五两、五十两等不同品种。宋代的银锭也是分称货币,在市面上流通的往往是分割后使用的散碎银两。

  到了元代,白银作为货币的地位大为提高。特别是元世祖忽必烈登基后,开始铸行五十两重的马蹄形银锭(也有称船型的),取名“元宝”,元宝即“元朝宝货”之义。从此,元宝的名字和马蹄形银锭的样式便紧密结合在了一起。

  及至明清,虽然在明初为了推行纸币曾一度禁止使用金银交易,但随着经济发展的需要,白银作为流通货币又逐渐兴盛起来。明清的银锭形式不一,主要有元宝、中锭、锞子、福珠四种。元宝,即马蹄形银锭,重约五十两。中锭,形似亚腰形秤砣,也有马蹄形的,重约十两。锞子,又称“颗子”“小锞”“小锭”,重量从一二两到三五两不等,一般为馒头形,也有其他的形状。福珠,形似珠粒,所以又称“滴珠”“粒银”,重量不等,多在一两以下。在地方上,也有使用银饼的,比如道光年间台湾铸行过“寿星银饼”“如意银饼”和“笔宝银饼”;咸丰年间上海号商铸行过漕平一两和五两银饼,其他各地也有类似情况。

  明朝末期,西方的银元开始传入我国,并逐渐演变为银币的主流品种。银元,俗称“大洋”,属于一种大型银币。十五世纪末期开始铸行于欧洲,十六世纪时,西班牙殖民者在美洲大量铸造,明朝万历年间开始流入中国。清道光年间台湾曾仿制银元,仍称银饼。光绪年间广东铸行“龙洋”,各地纷纷效仿。宣统二年进行币制改革,规定银元为本位货币,并于第二年五月开始铸造,但由于爆发辛亥革命,未能正式发行。

  辛亥革命成功后,民国元年铸行有孙中山半身侧面像的开国纪念币。袁世凯掌权后,又铸行有袁世凯头像的银元,俗称“袁大头”。以后国民党政府,中华苏维埃政府都曾铸行过银元。新中国成立后废止银元流通,由中国人民银行按一定比价兑换回收银元。

  银元,写字本作银圆,俗写又作“银元”。之所以称“圆”,主要是从大洋为圆形得名。如今,作为货币的银元虽已成为历史文物,但由它而来的货币单位名称却流传了下来。所以,今天称币值单位为“圆”,实际上是从旧时对银圆单位的称呼沿习而来。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