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金融巧发力:让“半边天”在乡村振兴中发挥作用

  “我得赶着饭点多做点馍,大家都爱吃热乎的,凉了就没那个味儿了。”64岁的哈宝风把餐车固定在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鼓楼街与东大街交叉口。对食物的精益求精,让不少顾客成为她的“铁粉”,哪怕是阴雨连绵,他们依旧要等候刚出锅的美味。

  “哪有银行肯借钱给我这个老太婆呀。”回忆起今年年初开店时的困难,哈宝风一脸无奈地说。依靠年轻时学的手艺,以打馍为生的哈宝风,在今年因治理油烟而禁止使用煤烟炉子后,只能置办新的生产工具。“我去市场打听过,电烤炉子一般需要1万多元,再加上其他辅助工具的钱,对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去银行贷款,说我已经超过了能借款的年龄。”

  谁会愿意把钱借给这样一位年过六旬的妇女?没想到还真有!

  这要从经济学家尤努斯创办的格莱珉银行模式以及其与建行合作——于2019年1月启动的建设银行-格莱珉普惠金融国际合作项目(女性创业贷)说起。该项目在深圳、兰考以及建行定点扶贫的安康等地开展,采取“五人小组、每周会议、会员公约”的运作模式,无需抵押担保,只需建立5人互助小组、进行5天培训即可申请贷款。

  “你们肯借钱给我这个老太婆?不会是骗子吧?我可没什么可骗的。”当格莱珉业务经理马斯奇向哈宝风表明来意时,哈宝风将信将疑。

  不过,在后续5天的培训中,哈宝风不仅消除了疑虑,还在新社群得到贷款外的收获。“你们放心,我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你们给我说的我都会记下来,不会拖小组的后腿。”培训后,哈宝风反复告诉马斯奇和其他工作人员。

  “帮扶不应只是冷冰冰的技能培训,还有人格尊严的获得和自我价值的确认。拿起话筒的妇女,会慢慢在会议中培养起自尊和自信。”尤努斯基金会顾问葛庆臻告诉《金融时报》记者,“金融不应该仅局限于理性计算,还应该发挥更大的社会效应,成为社会资产的看守者和社会价值的支持者。”

  “女性创业贷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助贫贷款模式,小贷只是我们的一个切入点,我们更关注的是个体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持久成长。”葛庆臻表示,他们采取一种大合作社模式,和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农民合作社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合作模式有相似之处,可在推进乡村振兴的社会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

  《金融时报》记者在安康岚皋县采访时了解到,建行、格莱珉与当地妇联密切合作,在当地的女性创业贷周会上,除了培养会员们的基本金融素养外,还结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新民风建设等内容,创新推出“新六条公约”,为移民搬迁群众处理家庭和社会关系提供了具体遵循,激励他们改善生活现状。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每周社群里简单重复的话,对贫困妇女们产生的影响并不简单——扩大会员的朋友圈,增强社群的确定性,为她们建立起“心理账户”,潜移默化地改变她们的意识,再由其影响家庭,从而更好地拔除穷根,巩固脱贫成果,充分发挥妇女“半边天”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

  而在实践中,也不乏成为娴熟“渔夫”的女性。42岁的陈琴就是一个例子。最初,经营裁缝铺的她在格莱珉贷款3万元,按时参加会议并积极发言,一年下来,她的生意越做越好,中行安康分行也给她提供了7万元贷款。

  成为银行客户的她一开始并不愿意离开。“我还是很喜欢格莱珉这个大家庭,就提前结清了其他银行的贷款,重新回到了女性创业贷的社群中。后来,我到省城西安生活,才离开了格莱珉。”陈琴说。

  让“渔夫”独自出海捕鱼,也是格莱珉模式的期盼。“我们借贷的对象是无法在银行风控体系中获得贷款的这部分人群,希望能通过我们的模式,让她们最终成长为商业银行愿意借贷的客户,而不是永远做我们的会员。”葛庆臻说。

  从数字来看,建行与格莱珉在安康所开展的这一普惠实验已初获成效。“截至今年2月末,我们已累计发展会员314人,累计投放贷款1034万元,目前还款率为100%。”建行派驻安康扶贫干部、岚皋县委常委、副县长冯涛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双方还设置了乡村振兴辅导员的角色。“这个角色可以将我们的各项帮扶举措具象化,可以在人员管理、技能培训、业务开展等方面为我们设立的巧妹子合作社提供指导和帮助,理顺合作社的经营发展,从而为合作社中的贫困女性持续创业奠定良好基础。”冯涛说。

  双方也在不断思考今后的推进方向。“左洪芳在民主镇开的小餐点,高峰时会被搬迁群众围得密不透风,当地邮储银行为她提供了收款二维码,不仅解决了收款问题,还发展了存款业务。”冯涛表示,“建行在推广‘裕农通’时,应借鉴这种模式,加强其他金融科技手段的支撑与赋能,如聚合支付和扶贫助农卡,这样势必会事半功倍。”

  更多的银行正在关注着格莱珉模式,纷至沓来寻求合作。“在北京金融局主要负责人的协调下,北京金控、交行和格莱珉三方合作的项目即将落地北京;同时,还有其他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也正在与我们接洽,或将在教育扶贫、信用卡业务等方面与我们合作。”葛庆臻表示。

  这一模式还引发了更为广泛的社会关注和效应。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金融局局长解冬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交了《关于借鉴格莱珉普惠金融经验 发挥妇女在乡村振兴中作用的提案》。

  解冬认为,格莱珉模式是目前全球成功的普惠金融模式之一。如何让格莱珉模式更加符合我国国情并加以推广,从而实现“金融扶持—妇女推动—家庭提升—乡村振兴”这一系列功能完善,相关部门应给予进一步重视和支持。

  “小伙子,能不能帮我拍张照片?最近学别人用微信,都没有好看的图片当头像。来帮我拍一张,要精神点哟!”在采访的最后,摇身变成小店主的哈宝风换上了全新的微信头像。照片里自信而坚定的她,是我国乡村振兴群像中颇为美丽而真实的一瞥。“妇女能顶半边天”,这句反映在共产党领导下我国妇女同样可以建功立业的俗语,将带着新时期赋予的新内涵继续响彻在广阔天地。

  与此同时,在乡村振兴持续推进的大潮中,银行业的足迹也日益密集:工行任主承销商的三只全国首批“乡村振兴票据”成功发行;农行成立金融服务乡村振兴领导小组;邮储银行将全力打造服务乡村振兴数字金融银行……除了继续耕作好传统金融的“一亩三分地”外,各家银行也在积极探索,赋能金融的社会治理能力,施“巧劲儿”,让“半边天”在乡村振兴中发挥作用。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