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点石成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妙手书写好文章

  一幢30多层的5A甲级高端写字楼——上海瑞丰国际大厦,静静矗立在美丽的上海黄浦江畔,大厦的玻璃窗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象征着生机与活力。

  谁能想到,20多年前,上海瑞丰国际大厦还是一座闲置多年的烂尾楼,由上海畜产集团抵债给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办事处,当时处置虽然可以拿到绩效考核奖励,但回收率很低,并失去运作机会。鉴于此,中国东方用一双妙手化腐朽为神奇,通过追加投资进行运作和经营,使其成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过程中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增值运作不辞劳,远看方知立意高。不良资产乾坤大,妙手可著好文章。”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曾在这座大厦写下一首小诗,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上世纪末,承接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任务的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成立。随后20多年的岁月里,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积极发挥不良资产处置作用,帮助企业纾困,化解金融风险,支持实体经济健康发展。

  应运而生

  6月的北京,丽日晴空。退休后依然活跃在行业内且笔耕不辍的梅兴保神采奕奕地向前来采访的记者回忆起资产管理公司的“诞生记”。

  上世纪90年代,我国面临的内外部经济形势十分复杂。一场突如其来的亚洲金融危机冲击了国际经济秩序,然而我国经济有效应对了金融危机冲击。在面临外部冲击的同时,我国国内也存在一些问题,经济转轨过程中,一部分国有企业不能适应经济体制改革的要求,出现经营困难,无力偿还银行贷款,导致国有商业银行产生大量的不良贷款。

  1999年,在总结亚洲金融危机教训的基础上,为防范和化解国有商业银行的金融风险,支持国有企业改革,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运行,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运而生,它们的诞生顺应了时代的发展,促使我国金融体系更加完善。

  “成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并让其专门接收和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是一件大事,而且国内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于是,与建设银行对应的中国信达先行组建并作为试点,半年多时间后,其余三家(中国东方、中国长城、中国华融)公司也先后成立。”对此,梅兴保记忆犹新,“这对我国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和化解风险,使国有银行轻装上阵非常有效。”

  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承接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政策性不良贷款大约1.4万亿元。成立之初的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不小。

  回想当年,一位从国有商业银行选派到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老员工对记者说:“当年真是‘起步千头万绪,工作夜以继日’。我们一边承接不良资产,一边还在培训。有的资产还要抢时间处置。不过,随着处置工作的顺利推进,我们对公司的前景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上下齐心,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任务超额提前完成,回收资金的比例也高于财政部给出的考核指标。

  实践证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革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为许多国有大型企业脱困转型发展提供了助力,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冰棍”“根雕”两点论

  承接了这么多政策性不良资产,如何选择处置的策略和方式,才能更好地完成国家赋予的政策性任务?当时,“冰棍”理论的盛行,对于容易贬损的“冰棍”类资产快速处置、快速回收成为共识。

  “财政部对处置时限、回收目标和成本费用制定了量化指标要求。完成考核目标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经营目标的底线,必须确保完成。这就要求适当加快处置收现。”梅兴保告诉记者。

  当然,仅仅做到这一点还远远不够,还要考虑长远利益。“不良资产中既有容易化掉的‘冰棍’,也有一时半会烂不掉、不值钱的‘石头’,更多的是可用作‘根雕’的材料。”梅兴保说,既要对容易贬损而且处置有时效性的资产快速进行处置,及时回收现金,又应挑选出今后有增值前景的资产精耕细作,让其不断增值,成为未来新的增长点。

  “要把握不良资产经营中的‘冰棍’和‘根雕’原理,分类处置运作,真正把不良资产作为难得的资源进行有效经营,不是简单地打官司追债、打折出售,而是要通过运营,将不良资产变成优质资产。”梅兴保说。

  实践证明,“冰棍”和“根雕”两点论,采取多样化的处置策略,获得了良好的效果,有助于提高不良资产处置的回收率,最大限度地挖掘资产价值。

  需要关注的是,在顺利完成政策性任务的过程中,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还通过债务重组、债转股等方式帮助许多国有大型企业脱困,让其焕发新机。

  聚焦主业化解风险

  在顺利完成国家赋予的政策性任务之后,我国明确了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按照“一司一策”的原则有步骤进行商业化转型的方向。

  “遵循政策要求,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走上商业化转型的道路,不断做大做强,成为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梅兴保说。近年来,遵循“相对集中、突出主业”的监管要求,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聚焦主责主业,构建“大不良”格局,面对市场供给的增加,积极合理收购不良资产,持续运用投行技术等多手段提升处置效益,积极探索金融科技与不良资产经营的深度融合。

  “当前,资产管理公司仍面临良好的发展机遇期,同时也面临新的挑战。”梅兴保认为,近年来,随着我国不良资产市场规模的扩大,市场参与主体不断增加,呈现多元化的发展格局,市场主体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

  梅兴保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期待:资产管理公司继续立足不良资产主业谋篇布局,进行业务产品和运营体制机制的创新,开展战略协同,走向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同时,携手其他市场主体,共建不良资产行业的良好生态圈。

  可以说,从成立之初,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就是化解金融风险的主力军,今后更是我国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推动实体经济发展中将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