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进入快速发展期理财公司综合能力面临三大考验

  “未来理财子公司业务还有很多想象空间。比如,目前按照法规,如果有直销平台,除了卖自己的产品还可以代销其他理财子公司的产品,在此基础上也可以尝试做理财的投顾业务。” 光大理财总经理潘东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作为资管市场的“新生力量”,理财公司成立两年来,市场份额快速扩大。有关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末,银行理财整体市场规模达25.9万亿元,同比增长7%。其中,已开业的20家理财公司产品存续余额6.7万亿元,占全市场的25.8%。而在2019年末,理财公司产品规模仅为0.8万亿元,占全市场的3%。

  业内专家认为,随着理财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期,未来,净值型产品管理、权益类产品探索、机构类客户拓展等问题,将成为考验理财公司综合能力的关键所在。

  净值型产品还将面临深度考验

  打破刚兑后,客户能否接受净值型理财产品?如果产品破净,客户会作何反应?

  “银行理财的投资者,90%来自零售和私行客户,零售端的客户更多希望投资波动小、收益稳定的产品。”潘东表示。

  长期以来,银行理财客户大多偏好低波动、低回撤、追求绝对收益和长期稳健回报。业内人士表示,理财产品转型过程中,客户分流在所难免,部分风险偏好保守、回报需求稳健的“储蓄”客户已经或正在回流至银行存款及大额存单。

  2020年,债券市场整体动荡,理财产品净值出现大幅回调,包括工银理财、招银理财、建信理财、中信理财等机构均发生过“理财净值跌破本金”的情况。但整体来看,客户对破净的容忍度上升,并未出现产品规模大幅下降等情况。

  《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研究报告认为,理财净值化转型目前过渡顺利,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理财子公司目前大多采用相对保守的产品策略,产品主要以低波动、稳健型的现金管理和固收产品为主;第二,理财产品“业绩比较基准”的特有呈现形式,相对淡化了净值化对客户的心理影响;第三,部分产品的销售服务费和管理费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调,管理人和渠道方通过让费让利,保障客户收益。

  但是,随着理财产品逐步扩展至复杂产品,理财产品波动性会加大,理财净值化将经受真正的深度考验。

  “未来,理财公司应在业绩比较基准的设置上尝试进一步突破。理财公司需要打破单一数值,然后由较窄的区间向较宽的区间过渡,进而向相对基准转型。”《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研究报告认为。

  渐进式探索权益类投资

  在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和打破刚兑的背景下,以股票、股权等权益资产为基础的理财产品规模正在持续扩大。

  “出于满足投资者个性化和多元化配置需求以及拓宽市场份额、追逐超额收益的动机,理财公司布局权益市场长期来看是大势所趋。” 《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研究报告预测。

  不过,理财公司拓展权益类产品将采取渐进式发展模式。《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研究报告所做的一份调研显示,短期内理财公司对于股票资金的募集方式仍将以发行固收+含权混合产品为主,仅29%的机构表示在2021年会发行股票直投产品。

  业内专家认为,能否快速构建权益相关的投研能力,是理财公司拓展相关投资的关键制约因素。短期内,多数理财公司选择在权益投资的初期以固收+委外为主,快速实现对全类型资产的配置。长期来看,随着权益投资各方条件具备,理财公司应建立宏观经济、行业研究等投研一体化体系,培养覆盖固收、权益、衍生、大宗、海外市场等领域的投资团队,着力打造绝对收益和大类资产配置的投研实力。

  着力拓展多样化客群结构

  从客户类型看,目前个人投资者是银行理财的绝对主力。截至2020年底,大众零售和高净值客户持有的理财产品分别占总规模的65%和25%,两者合计占比达到90%。

  “展望未来,零售客户仍将是银行理财的主体,但将呈现出更多样化的客户结构。” 《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研究报告认为。

  当前,商业银行正在着力探索多样化客群结构。理财公司丰富的客群结构具有先天优势,从母行赋能看,商业银行拥有大量对公客群资源,且公司客户对净值型产品的需求和接受程度正在提升。同时,理财产品可以赋能母行服务对公客户,双方协同待开发的对公客户市场巨大。

  “无论是零售、对公还是机构类客户,理财公司最重要的优势是母行协同。因此,内部协同和场景化建设将是银行理财公司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 《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研究报告认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