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优化资本补充工具条件 缓解银行资本补充难题

  “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的确比较困难,这也是在目前的经济形势和监管策略下,银行普遍遇到的一个‘老大难’问题。”7月20日,银监会发布《关于修改〈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一位上市商业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相关规定作适当的修改,有助于缓解银行目前面临的困境,鼓励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据了解,《决定》对《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中的八个条款作出修改,其中一条指向优化中资商业银行投资设立、参股、收购境内法人金融机构以及募集发行债务、资本补充工具的条件。

  《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明确了商业银行机构设立、机构变更、机构中止、调整业务范围和增加业务品种以及投资设立、参股、收购境内法人金融机构等内容。2015年发布的《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修订)》《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修订)》,分别对中资商业银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募集发行债务、资本补充工具等的管辖、程序、条件等作出基本规定。

  “近年来,银行业发展速度加快,由此带来的规模逐步扩大、分支机构不断设立和不良贷款增加等,都加大了对资本的消耗。”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告诉记者,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尽管维持在监管要求之上,但已呈现下降趋势。“由于近年来净利润增速趋缓,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较弱,发行一级资本债、二级资本债等资本补充工具,成为银行除了上市之外重要的资本补充方式。”他表示。

  对于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的现状,上述上市商业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二级资本债银行都在发,但是现在成本较高。很多银行虽然在香港上市,但是港股估值不高,而且国有银行上市和定增股价不能低于每股净资产,一下子就限制了很多银行。香港上市的中资银行定增成功的很少,主要原因是股价太低。”

  净利润增速回落、对外投资增多叠加消化不良贷款的压力,导致银行资本缺口扩大,加上宏观审慎评估(MPA)对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和广义信贷增速的全面考核,从去年开始,多家银行尝试多渠道补充资本。

  央行在7月份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指出,2016年银行业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趋缓,资本充足率略有下降,商业银行亟待“补血”。据《报告》披露,截至2016年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13.28%,同比下降0.17个百分点,资本补充压力有所加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75%,比上年末下降0.16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占资本净额的80.97%,比上年末下降0.13个百分点。因此,《报告》展望,将创新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扩大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

  对于相关内容的修改,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决定》优化了中资商业银行募集发行债务、资本补充工具的条件,对银行的影响主要涉及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有助于银行通过募集发行次级债和其他资本补充工具,及时补充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增强抵御风险能力;二是有助于银行通过发行金融债,发挥主动负债能力,优化负债结构,降低资产负债期限错配,提升流动性风险管理水平;三是有助于银行通过发行专项金融债等方式支持“三农”、小微企业以及绿色产业等金融薄弱环节的发展。

  “我们从上市到定增,再到发行二级资本债、优先股以及启动A股上市计划,基本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对股东身份以及资金来源的审核也很严格,各方面的压力使得银行对资本的渴求进一步增加。”上述商业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银监会对相关条件及流程的优化,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

责任编辑:y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