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凝聚地区合力为世界经济复苏注入信心
访中国银行研究院主管廖淑萍

  2020年,全球经济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如何推动全球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复苏发展,成为全世界共同关注的话题。11月20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共同商讨如何推动亚太地区经济复苏以及该地区未来的合作。那么,亚太地区以及APEC在抗击疫情和推动经济复苏与发展等方面又将扮演何种角色,带着相关问题,《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中国银行研究院主管廖淑萍。

  

  中国银行研究院主管廖淑萍

  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信心

  《金融时报》记者:在今年全球化受阻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背景下,加强在APEC层面的合作有哪些意义?

  廖淑萍:近年来,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区域乃至全球贸易摩擦加剧,以世界贸易组织(WTO)为代表的多边经贸治理机制“停摆”,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全球供应链产业链面临重塑,给APEC合作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然而,面对不断变化的疫情防控形势和持续增加的经济压力,APEC始终能释放及时、正确的信号,为全球化注入正能量。今年疫情发生后,APEC通过不同渠道和方式开展多元化抗疫合作。3月,APEC卫生工作组发出声明,强调开展全方位国际合作是抗击疫情的重中之重。5月5日,APEC成员经济体贸易部长发表《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声明》,呼吁取消不必要的贸易壁垒,着力提高医疗卫生系统的韧性、覆盖范围、可持续性和安全性。尤其值得庆祝的是,11月15日,十五个成员国领导人顺利完成了RCEP协议签署,这是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最重要的成果,充分展示了APEC区域国家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进一步深化经贸联系的积极意愿。

  未来,APEC地区加快开放合作,将为推动全球经济复苏提供信心。尽管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衰退,但得益于良好的防控措施和国际合作,APEC地区已经实现了率先复苏。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APEC地区各经济体贸易降幅普遍收窄,中国、越南等国经济增长逐步加快乃至实现正增长。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中国是为数不多可以在2020年实现GDP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预计全年GDP增速为1.9%,越南的GDP增速预计为1.6%。贸易方面,9月份,中国和韩国进出口贸易额均实现了增速由负转正。投资方面,2020年上半年,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同比快速萎缩的情况下,中国的外资流入规模表现出韧性,仅减少4%,远好于全球49%和发达经济体75%的下降幅度。

  近日,APEC召开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各成员国发出了加快一体化的呼声。习近平主席指出,“亚太经合组织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开启2020年后的合作愿景,我们达成了共建亚太共同体的目标。我们应该以此为新起点,开启亚太合作新阶段,延续亚太地区强劲发展势头,迎接亚太地区共同繁荣未来,共同构建开放包容、创新增长、互联互通、合作共赢的亚太命运共同体”。这为APEC未来合作描绘了远大蓝图。APEC成员的GDP总量占全球60%以上,贸易总量占全球50%以上,在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贸易投资便利化等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APEC坚持开放、加强合作,将极大地凝聚地区合力,也为疫情之下艰难复苏的世界经济注入动力和信心。

  三方面行动促进地区经贸合作

  《金融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亚太地区一体化发展以及未来经贸合作前景?

  廖淑萍:APEC成立30多年来,始终将推进亚太地区一体化作为发展目标。根据统计,在1994年开始实施的“茂物目标”的指引下,APEC平均关税下降了60%,享受零关税待遇的产品种类增加了一倍,贸易和投资额分别增长了5倍和12倍,通关时间缩短了15.6%和14.1%,APEC经济体参与的区域贸易一体化协定数量增长了8倍。目前,APEC已经成为亚太地区层级最高、领域最广、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合作组织。

  当前,在全球有效需求疲软、技术生产效率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为加快APEC地区经贸合作,推动构建亚太自贸区,各成员国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有所行动。

  第一,强化区域抗疫合作,构建亚太卫生健康共同体。近期,部分亚太国家疫情形势有所反弹,未来APEC成员在疫情防控方面仍需保持警惕,谨防扩散。各方应密切各方卫生、海关、交通、移民等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形成防控合力,确保疫情不会大范围复发。分享药物、疫苗等研发合作进度,加速开发、生产和分配疫苗,团结互助共克时艰。在确保防控要求前提下,积极考虑为重要和急需的商务、物流、生产和技术服务人员往来开设快捷通道。构建亚太地区应急医疗物资储备中心网络,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提高响应效率,加强物资保障。

  第二,深化地区产业合作,增强亚太价值链韧性。充分发挥亚太地区经济体互补性强、经贸往来密切、产业结构完整、利益深度融合等优势,助力区域经济复苏。开展强化APEC产业链供应链合作的联合研究,加固薄弱环节,增强抗压能力,进一步深化亚太产业链分工。促进投资流动,通过价值链产业链的本地化和分散化,来增强全球经济复苏的安全性和韧性。

  第三,积极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引领全球化合作新潮流。近年来,全球化发展遭遇逆流,传统的以商品贸易自由化推动的全球化正在遭遇挑战。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经济信息化和数字化进程加快,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正在深度融合,催生新的服务业态。未来的全球化,其表现形式可能出现重大转变,数字化、信息化、服务化将成为趋势。而亚太地区是当前数字化发展最具潜力的市场。加快亚太数字化转型与地区合作,既能创造亚太经济新的增长点,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动力,也是亚太地区抵御全球化逆流、引领全球化新潮流的重要力量。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