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碳中和”有望成为全球经济增长助推器

  2021年被称作“碳中和”元年,“碳中和”首次被写入今年的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一时间,这一概念成为刷屏热词。所谓“中和”就是互相抵消,“碳中和”简单理解就是,把人为排放的二氧化碳,通过人为的方式,比如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抵消掉。实现相对的“零排放”,从而使得释放到大气中的总碳量净值为零。

  早在2015年巴黎举行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上,联合国成员国间就达成了共识,本世纪末的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不超过2摄氏度,并且争取不超过1.5摄氏度,并在本世纪后半叶,也就是2050至2100年之间,实现全球“碳中和”。随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公布了“碳中和”目标时间表,截至2020年底,已有100多个国家针对“碳中和”作出承诺。我国也在去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明确表示,将努力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所谓“碳达峰”就是每年碳排放量不再增加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然而,随着“碳中和”目标的提出,也有部分质疑的声音出现,认为“碳中和”可能影响和阻碍经济发展,但这种说法并不正确。事实上,实现“碳中和”并不意味着要站在经济增长的对立面上。相反,“碳中和”带来技术进步促使传统产业提质增效,不仅能够催生崭新的经济增长点,提升就业数量和质量,而且还可以优化人类生存环境、减少极端天气损害,推动整个经济社会综合性高质量发展。从这一角度上看,“碳中和”不仅不会伤害经济发展,更有望成为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增长的助推器。

  目前,全球碳排放集中在发电与供热部门,以我国为例,生产和供应的电力、蒸汽和热水部门碳排放量占比达到51%,显著高于其他部门。这意味着要实现“碳中和”,就需要加速电力供应的转型升级,也就是从当前以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系统转变成以非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系统。可以预见,在“碳中和”的大势之下,未来风力发电、水力发电、光伏发电等将成为电力供应的主要方式,绿色能源相关企业也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而要想保证绿色能源供应的平稳充足,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必须完备,相伴产生的基建工程也会催生大量投资需求。

  与此同时,钢铁、化工等高耗能行业碳排放大户,在实现“碳中和”目标的过程中,其技术革新会催生新的投资。同时,通过降低绿色投资融资成本与投资门槛,大量社会资本将入场“碳中和”领域,创造经济增长点。此外,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及其产业链上下游的加速发展也会带动经济增长。新材料行业迎来进一步的蓬勃发展;钢铁行业大幅减产低质高能耗钢材,高质环保品种市场扩张;光伏行业在2021年进入平价阶段,应用场景逐步丰富。总体而言,“碳中和”有利于加速全球能源供应体系转型,倒逼高耗能行业技术进步以及催化新兴产业链加速发展,这都将催生崭新的经济增长点。

  更进一步地说,“碳中和”产业兴起还将极大地提升就业数量与就业质量,而就业也与经济增长相辅相成。就业数量方面,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预测,若以气温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为准,至2030年,“碳中和”将为中国带来约0.3%的就业率提升。由中国投资者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编写的《零碳中国·绿色投资》提出,仅在零碳电力、可再生、氢能等新兴领域,“碳中和”就将为社会创造3000万个以上的就业机会。另外,在就业质量上,“碳中和”将加速对部分传统低效率高耗能企业的淘汰,促进其向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以及先进制造业转型。相比传统的高耗能企如煤炭业工作岗位,可再生能源以及先进制造业的岗位的工作环境往往对从业人员更加友好。这意味着,“碳中和”目标下的低碳发展将提供更多的高质量就业岗位。

  不仅如此,低碳转型还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过去5年,自然灾害愈加严重和频繁,去年全球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天气。气候专家警告,全球气温升高将导致严重的生命财产、经济、社会、环境和地缘政治后果,气候变化的短期影响叠加最终将造成全球性重大紧急状况。眼下,二氧化碳过度排放而产生的“温室效应”已经不仅是环境问题,也成为全球经济面临的重大风险。而“碳中和”的实现能够优化人类的生存环境,并降低极端天气和气候灾害出现的风险和带来的损失。

  诚然,考虑到产业结构的调整不可能一蹴而就,减少碳排放势必意味着牺牲短期内的部分经济活动,但长期来看,“碳中和”与经济的关系并非此消彼长。“碳中和”目标的提出,为全球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将催生出崭新的经济增长点,有望成为全球经济发展助推器。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