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各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 美联储“按兵不动”引发市场通胀忧虑

  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黑天鹅”在去年展翅,按下了全球经济发展的“暂停键”。迈入2021年,随着新冠疫苗的成功研发和逐步推广,各国经济陆续再出发,进入复苏阶段。然而,由于疫情防控和各国经济结构存在差异性,全球经济复苏显现“温差”,这也使全球货币政策再度由统一走向分化。上月,新兴市场国家率先拉响加息警报,乌克兰、巴西、土耳其以及俄罗斯等国陆续加息,以抑制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带来的通胀压力。而以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央行仍维持量化宽松(QE)政策。本周发布的美联储褐皮书在调升美国经济前景的同时,仍预计至2023年底前不会加息,这引发了市场对于经济过热造成通胀前景快速抬升的忧虑。

  为抗击疫情与抑制衰退,去年,世界各国均采取了大规模财政抗疫政策与极度宽松货币政策。但通胀压力的来袭,让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不得不提前拧紧货币闸门。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全球食品价格在2020年总体上涨了20%,且仍处于上升趋势。联合国粮农组织汇编的食品价格指数也已连续9个月连续上涨,在今年2月达到116点,较2020年同期上涨了26.5%,并创2014年7月以来最高。受此影响,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胀已经升至令人担忧的水平。今年2月,阿根廷的通货膨胀率超过8%,巴西通胀率触及4.6%,土耳其通胀率更升至15.6%。

  除了通胀压力外,新兴市场国家还面临资本外流的风险。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显示,新兴市场投资组合3月份将连续第二个月出现资金流出的情况,截至3月26日,已有47.9亿美元资本流出。相较2月份流出19.4亿美元大幅上升,全月或将遭遇2020年9月以来最大月度资本外流。资金流出反映了新兴市场所面临的压力。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促使投资者抛售新兴市场资产,此举让人想起2013年的“缩减恐慌”。

  为抑制风险,3月初,新兴市场国家陆续加息。乌克兰打响了“加息潮”的第一枪,率先决定大幅紧急加息至30%。3月18日,巴西、土耳其紧随其后,分别将基准利率上调至2.75%、19%。3月19日,俄罗斯也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4.5%。而相较于新兴市场国家的快速转向,发达经济体对于通胀的容忍度显然更高。以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央行目前仍维持“按兵不动”。

  美联储在新冠疫情暴发后连续两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使其重新回到零利率。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则由2020年初的4.17万亿美元攀升至2021年3月初的7.61万亿美元。眼下,美联储的宽松政策仍在持续。当地时间本周三,美联储发布的最新经济褐皮书称,2月至4月初期间,美国经济加速温和上涨步伐,尽管美联储大幅上调今年经济增长和就业预测,但仍预计2023年底前都不会加息。这引发了市场投资者的广泛担忧,因为经济的超预期复苏使得通胀持续走高,这将导致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上升。而美国长期国债利率上升将导致以美国股市为代表的全球风险资产价格进入估值调整阶段。

  美国劳工部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受经济稳步复苏和油价大幅攀升等多重因素提振,3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升0.6%,高于市场预期的0.5%;3月CPI同比上涨2.6%,创2018年8月以来的最高涨幅,远高于前值的1.7%。此前公布的美国3月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样录得大幅上涨,环比上涨1%,同比上涨4.2%,为2011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凯投宏观高级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皮尔斯表示,公布的数据表明,PPI显示的通货膨胀上升迹象正传导至CPI,这意味着通胀的上涨正从因供应中断推高商品价格的制造业传导至服务业。

  然而,尽管通胀数字看起来很高,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们仍认为当前通胀预期及通胀压力是暂时性的。除了经济的加速复苏,“低基数效应”也是造成通胀预期抬升的原因之一。去年受疫情影响导致通胀大幅回落,在低基数的背景下,现阶段的反弹才显得尤为强烈。因此,比起通胀,美联储现阶段更关注就业市场的表现,短期内仍没有结束量化宽松的计划。

  欧洲央行也在近期表达了类似的立场。欧洲央行委员兼法国央行行长德加洛本周表示,欧洲通胀上行只是暂时性的,通胀可能因为低基数效应和通胀篮子权重调整而暂时上升,但预计今年不会出现“通胀持续上升”的局面。欧洲央行的2%通胀目标并非天花板,但如果通胀升穿目标,欧洲央行应该就其容忍度提供指引。事实上,欧洲央行不仅没有短期内退出QE的计划,甚至在3月末提高了购债速度。目前该行面临的困境是,欧盟75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部署非常缓慢,而美国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正在迅速推高债券收益率。为了应对较高的融资成本对疲软的欧洲经济的溢出效应,欧洲央行不得不大幅提高其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中的债券购买规模。对于未来的货币政策路径,欧洲央行管委维勒鲁瓦表示,可能会在2022年3月退出PEPP,但他强调,结束PEPP不意味着宽松政策的结束。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