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消费金融CURRENT AFFAIRS
消费金融 / 正文
消费金融如何实现绿色发展

  今年两会上,绿色发展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多位代表委员就绿色金融“新标准”,或具体到某金融行业如何实现绿色发展建言献策。在非银行金融领域,消费金融也在绿色金融体系中寻找新的动力和方向。专家认为,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指引下,各行各业群策群力,探索推动节能减排、绿色低碳发展之路,未来会有更多金融机构提出自身碳中和目标,树立负责任的金融机构形象。

  碳减排从“我”做起

  5年时间,数字合同及各类证明节约用纸9.65亿吨,对应碳减排1.37万吨;通过智能客服、金融云应用容器化等科技应用、完全线上化业务不设物理网店以及职场节能办公等节省耗电量,共计碳减排3000余吨;通过减少用户线下办理业务汽车出行,对应碳减排84万吨……

  这是马上消费金融公司(以下简称“马上消费”)的一张碳减排成效图。“日常工作生活中,燃油汽车排放、电脑电器用电、纸张浪费都成为碳排放的重要源头。因此,个人、企业通过绿色出行、节约用电、节约用纸等方式减少碳排放,同时节约用纸还可间接减少树木森林砍伐,也是增加碳补偿的一种途径。”马上消费董事长赵国庆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据赵国庆介绍,马上消费已实现全线上化服务和零物理网点,这种以数据和数字技术驱动的轻资产模式,相当于一种绿色低碳的基础模式,接下来就要结合自身的业务特点,打造适宜消费金融发展的绿色模式。

  业内人士认为,低碳发展从“我”做起,这个“我”指的是金融机构自身以及每一个从业者。与其他主体类似,企业进行低碳管理的路线,第一步是排查碳足迹,清查企业运营过程可能产生温室气体的来源;第二步是采取多措施进行碳减排或碳补偿,最后推进碳中和目标实现。

  从马上消费的实践看,其以个人消费者为用户,结合场景、小额分散的消费信贷服务模式,确立了数字化、线上化的轻资产绿色消费金融模式,主要分三步走:一是产业链中的碳减排和碳补偿,二是运营办公体系中的节能减排和办公环境的绿色节能材料应用,三是通过科技对节能减排进行深入赋能。

  挖掘科技在减排中的价值

  无纸化办公以及业务线上化可以解决能源消耗问题,但是任何事物都存在两面性,大量线上也会间接产生碳排放,同样会带来能源消耗的增加。有观点表示,数据中心就是一个“能源黑洞”,随着未来数据量的爆炸式增长,在能源消耗方面是绝对的碳排放大户。那么,解决方法是什么?

  “某互联网企业曾在一个数据中心设施中部署DeepmindAI,通过分析数据中心内的100多个不同变量,提高运营效率并降低功耗,由此产生了该数据中心有史以来最低的PUE值(能源使用效率)。”赵国庆说,“马上消费也将探索通过人工智能提升节能技术来降低能耗,训练人工智能系统以提高数据中心PUE,监控或管理容易被浪费的零碎资源,利用自动化技术更有效地预测和管理数据中心负载,进而实现能源消耗总量和绿色低碳的‘双控’。”

  据了解,通过自主研发建设金融云系统,一些消费金融公司实现了自身业务全面上云。比如,马上消费在云上建立三大中台,应用容器化节约服务器数量,进而减少耗电量,并不断探索AI技术在碳中和方面所能贡献的潜在科技力量。

  赵国庆认为,探索“金融+科技+碳中和”的绿色创新模式,挖掘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前沿科技在应对环保问题方面的潜力,大力推进高新技术在产业节能减排方面的应用,助力绿色产业数字化转型,这也将是消费金融公司对碳中和目标更高纬度的支持。

  开发绿色消费金融产品

  在绿色金融发展过程中,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都可以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形成互补。比如,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为绿色产业的企业端提供投融资、债券等产品服务;消费金融公司则可在消费端、需求端等环节提供绿色消费信贷支持。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产业端的绿色金融顶层设计比较完善,而消费端的绿色消费服务仍较薄弱,标准制度体系缺乏,绿色消费金融政策体系建设有待进一步完善。在绿色消费服务方面,如何从普通消费中识别出绿色消费,并最终形成对于消费者而言具有吸引力的消费金融产品,将有待于在绿色消费金融领域进行进一步挖掘。

  赵国庆表示,未来的碳中和要求将成为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率先拿到“碳中和通行证”的金融企业或将拥有绝对的低碳发展优势。在此过程中,不论是推动业务向节能环保、新能源、有机等绿色低碳消费场景延伸融合,还是通过数字化技术提升服务体验,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绿色消费需求,这都是消费金融公司未来的发展机遇。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