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产业会展CURRENT AFFAIRS
产业会展 / 正文
解锁数字金融的打开方式 “未来银行大会2021”综述

  银行数字化转型需要考虑哪些关键问题?银行数字化转型是简单地把线下业务搬到线上吗?小银行的数字化转型从何处起步?这一系列的问题正在成为当今银行业的“必答题”,尤其针对中小银行,如何面对数字化所带来机遇和挑战更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6月9日,在成都举行的“未来银行大会2021”上,近140家银行共400多位行业嘉宾以“解锁数字金融正确打开方式”为主题,就银行数字化转型的战略制定及实施路径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分享。

  数字化进程在加速

  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长薛正华在题为“全球金融科技发展与创新实践”的主题演讲中指出,金融领域的数字化,中国目前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数字化将是发展最快的行业,未来更多的产业将朝着数字化方向迈进。有了数字化之后,智能化将发展更快。从产业来看,未来金融科技将更多服务于产业,无论是农业、制造业等,这些产业将会得到金融科技更大的支持,同时,有了大数据以及AI技术,可以把评判产业金融风险的成本大规模下降。此外,需要关注绿色金融,未来每年都将是万亿级的投入,这个方面,金融要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金融科技助力构建整个绿色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以进一步支持绿色产业的发展。

  农商银行如何成为“数智化银行”

  作为区域性的农字头商业银行怎么进行数字化转型,向未来银行迈进?上海农商银行首席信息官周衡昌在题为“加快数字化转型 推进数智化银行建设”的演讲中分享了该行数字化转型的心路历程。他重点围绕三个方面的内容展开,分别是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银行向数智化演进的重要维度以及建设数智化银行的技术路线。

  周衡昌认为,所谓数智化就是技术的智慧与人的智慧的有机结合,而实现数智化银行的基本框架包括顶层设计、八大支柱以及“一个坚实底座”。其中,顶层设计包括公司战略、组织架构、数据治理以及配套机制;八大支柱包括线上服务、智慧网点、智能营销、智能风控、移动展业、数据服务、开放生态以及用户体验;“一个坚实底座”是指银行数字化中台建设。

  周衡昌同时指出,所谓的数字化银行,就是数字的智慧化和智慧的数字化。智慧的数字化,要求银行把经营理念、经营方法数字化,反哺到对客户的服务之上,需要从客户的视角去思考相关的问题。未来的银行就是客户定义的银行,让每个客户自己去定义,银行是一个平台,最终银行要满足客户的诉求和希望,才能在市场上占到先机。据介绍,上海农商银行2019年6月1日相关信贷产品上线,截至目前,线上贷款余额200多亿元,总的放款规模近500亿元。

  小银行数字化转型如何破局

  “小法人机构在推动数字化转型时都会遇到共同的问题,就是要如何与省联社系统协同。我行用一个月时间,独立于省联社系统进行了自身系统搭建,今年2月2日新产品上线,三个月时间贷款余额达到4亿元,5月份,首款涉抵类的贷款产品上线。”沈阳农商银行董事长许磊以“数据之外、模型之上,小型银行数字化转型的破局与实践”为题介绍了这家拥有11家支行及营业部,37家网点,从业人员超过2000人的沈阳地区的零售银行是如何开启数字化转型的。

  许磊认为,但凡推动一个颠覆性的产品或业务,需要由下而上的支撑,该行首先从战略角度将数字化转型纳入到了其五年规划,同时打造强大的金融科技驱动能力,使战略规划快速落地。通过标准化的信贷业务推广,该行很顺利实现了信贷流程的再造,实现了标准化的调查、审核审查和自动化审批。

  许磊同时指出,配套和运营同样是数字化转型的灵魂,产品做完了,怎么把这个产品快速推向市场,让全体员工能够认可这个产品,该行成立了一个敏捷性的组织,从业务团队抽取骨干加入到这个组织里来,快速的推进产品的研发跟省联社对接和落地的实施。

  据许磊介绍,在数字化转型初期,很多员工无法从原来的传统产品中跳出来,因此在强调全案营销的同时,该行更注重打造数字化产品团队,在大型支行设立了专门的数字化分管的副行长和数字化的营销团队,在小规模的支行由支行行长亲任数字化营销的行长,总行会单独下达数字化工作的一套任务。

  绿色金融为数字化转型带来新的视角

  湖州银行副行长周建良以“从绿色金融视角探索中小城商行数字化经营转型道路”为题分享了该行数字化转型的“绿色战略”。

  据介绍,湖州银行从2014年就开始进入绿色金融领域,将绿色发展提到战略层面,在董事会设立了绿色金融专门委员会,聘请国内外权威专家作为顾问,对绿色金融方面做顶层设计和规划。管理层成立了绿色金融领导小组,由董事长任组长,同时在总行设立了绿色金融部,并设立了两家绿色专营支行,截至目前,该行绿色金融占比达23%。

  周建良认为,金融机构尤其是中小银行的数字化转型方面的探索之路还很长,特别是“3060目标”提出后,如何利用数据化真正实现客户风险管理的前置,推动工业去碳化,实现自身运营和投融资活动的低碳发展,都是值得思考和研究的课题。湖州银行以数字化转型带动服务提升和管理提升为目标,通过构建标准化的金融科技管理工具和创新数字化的应用场景,推动全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提升。

  金融科技推动的数字化转型对绿色金融发展很重要性,尤其是“3060目标”的提出,使得湖州银行绿色金融发展的重点更加聚焦在数字化转型和低碳发展的领域,同时该行也尝试在产品管理工具、业务模式等方面,利用大数据平台和金融科技等手段进行一系列的创新和探索。

  周建良围绕五个方面分享了该行借绿色金融推动其数字化转型的实践经验。包括数字化转型与低碳经济的融合,探索实现自身运营的低碳可持续发展;数字化转型和系统创建的融合,探索提升绿色信贷管理能力;数字化转型和国际规则经验的融合,探索提升绿色发展能力;数据化管理与客户管理的融合,探索从更深层次的完善小微企业咨询画像以及数字化转型和业务发展的融合,探索达到地方低碳生态环境。

  据周建良介绍,湖州银行的绿色信贷管理系统实现了全行全部绿色信贷的分类,环境风险分类,环境效益测算的透明化以及可追溯。同时,借助湖州市的区位数据平台优势,2020年湖州银行引入ESG评价体系,将ESG纳入到授信企业的信用评价体系,通过构建将ESG评价与信贷政策融合的业务发展模式,尝试推动ESG绿色评级,在贷款定价等方面实现落地,为增强信贷业务的全方位环境风险把控将可持续发展理念深入融合和固化。

  此外,湖州银行充分把握湖州地方的产业特色,针对绿色建材、生态养鱼、垃圾处理、农业现代化、绿色小微园区等特色领域,通过加强与绿色龙头企业的合作,依托核心企业上下游产业链,为链上的绿色小微企业提供方便快捷的优惠的金融服务。

  消费金融是区域性银行“小而美”的经营之道

  中国银联的控股子公司银联数据副总裁洪宇高以“消费金融发展趋势和洞察”为主题,从致力于搭建金融数字化发展联盟入手,阐述了区域性银行如何抓住数字化转型契机,巩固并拓展消费信贷市场的策略与路径。

  洪宇高表示,中小型银行发展信用卡业务呈现出“快而稳”的增长之势,全国性银行信用卡业务增速普遍放缓,但区域性银行信用卡业务持续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8-2020年区域性银行新增发卡量呈稳步上升态势,其中2018-2019年增速普遍超过20%,区域性银行自2015年发卡量全面提升至今,信用卡跨行活动卡、交易笔数和金额增幅全方位赶超全国性银行,交易小额高频化的趋势愈加明显,不求“全国最佳”只做“本地最好”成为趋势。

  2020年,135家客户银行之中,区域性银行去年的发卡增长率是26%,卡均收入达到1000多元,整个信用卡的利率水平目前较高。自2015年开始,特别是从去年开始,整个区域性银行的发卡的增速是超过全国性的商业银行,这说明我们城市商业银行或者区域性银行,实际上整个信用贷款,特别是信用卡这个部分大有所为。从2015年开始,无论是从活卡率、交易笔数、跨行交易金额等,区域性银行都在逐渐与大行接近。

  洪宇高认为,目前线上的消费贷款整体来看都是较低频的,而信用卡又可以做高频的交易,然后又可以去做贷款,区域性银行发展信用卡业务是“小而美”的经营之道。

  金融科技全面赋能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

  作为金融科技行业的后起之秀,新希望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新希望金融科技公司执行总裁周旭强表示,现在已经进入信贷3.0阶段,以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技术正成为银行综合能力和业绩跃迁的重要核心。

  该公司发布了最新研发的风控产品,其“身份证翻拍自动识别技术”能够自动识别身份证造假、打印件翻拍、屏幕翻拍等多种场景下的欺诈行为,平均耗时220ms、AUC大于0.9、帮助合作银行的不良率降幅达8%。与此同时,新希望金融科技自主研发的“AI建模平台”可以让不懂代码的员工也能快速开发算法模型,进一步降低了人工智能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应用门槛。

  为进一步降低AI技术在银行的使用门槛,提高数字普惠的发展水平,该公司还发布了“乡村数字金融解决方案”,重点聚焦县域小微金融服务覆盖低、客户经理管户效率低、经营贷智能化不足、风险管控难等痛点,运用大数据、AI、机器学习等前沿技术统筹解决。

  新希望金融科技公司成立3年来已接连拿下国际知名机构IDC颁发的“中国金融科技50强”和毕马威发布的“中国领先金融科技50”称号,在银行数字零售金融这一细分领域上市场份额领先,展现出强劲的发展态势。得益于强大的技术能力和模式创新,这家金融科技公司的产品已走进了全国逾200家银行,累计为逾2000万银行的用户带来了数字化金融服务的体验。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