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农区支付应走线上线下融合之路

  3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2016年农村地区支付业务发展总体情况,其中,农村电子银行开通户数增长较快,手机银行业务量增长突出。截至2016年末,手机银行开通数累计达3.73亿户,较上年净增0.97亿户,增长35.14%,发生手机支付业务笔数50.86亿笔,金额23.40万亿元,分别增长61.51%、71.05%,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电话银行开通数依然增长较快,但仅有手机银行交易继续增长且十分迅速,网上银行交易未见增长,而电话银行交易出现明显下降。这种情形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智能手机在农村地区的普及以及涉农金融机构大力推动手机银行业务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助农取款服务方面,行政村全覆盖保持稳定,结构优化。截至2016年末,农村地区拥有助农取款服务点98.34万个,覆盖村级行政区53.17万个,村级行政区覆盖率超90%,村均拥有量为1.8个。助农取款服务点办理支付业务(包括取款、汇款、代理缴费)增幅放缓,取款业务笔数仍然占服务点支付业务一半以上,查询功能使用频繁。汇款笔数继续增长,金额微幅下降,代理缴费依然增长较快,各类业务笔均金额变化不大,单点及人均业务笔数保持增长。

  一方面是手机银行交易的大幅增长,另一方面是助农取款服务的结构优化,农村地区支付业务的“蓝图”越发清晰。那么,涉农金融机构将如何在这张“蓝图”上深化对“三农”及小微的服务呢?

  未来农村金融服务一定是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从农村地区支付业务结构的变化趋势来看,随着移动互联在农村落地生根,线上交易及社交需求将会有大幅度增长,手机银行的服务必须结合线上社交及交易的场景特点,尤其是不可简单地把线下业务“移到”线上,这种方式会很快失去客户。传统银行的业务模式是比较单一的,缺乏互动性及融合性,只是一味地去销售金融产品,这种平台很难获得认可。如何根据客户的需要规划手机银行的功能及使用场景,这是涉农金融机构必须破解的难题。

  首先,在做线上服务规划之前,要对相关客户的生产、生活、工作、休闲娱乐等行为进行较为深入的分析,找到不同群体的共性及个性,共性需求的满足要做到简单易用,个性的需求要依据后台大数据的挖掘及分析,给予必要的跟进。

  其次,未来金融服务是“如影随形”的。金融服务会渗透到用户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以消费金融这块“大蛋糕”来说,分期只是消费金融的一种形式而已,更主要的是每个客户乐于使用分期的商品或服务的洞察与识别,只有这样精准地捕捉,才能真正实现“按需供给”。

  再次,线上的服务离不开线下的基础工作,农村金融服务尤其如此。农村地区人口结构特征与城市大不相同,老年人,妇女及儿童占比较高,这些群体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是很难完全通过线上完成的,尤其是基础设施欠缺,网络覆盖不到的地区,只能完全靠线下服务,这些群体的培育是不容忽视的。

  助农取款服务试图解决的是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在诸多金融服务空白地区,助农取款服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已经成为很多涉农金融机构延伸其服务的“神经末梢”。借助助农取款服务终端,涉农金融机构在一个个村落建立了自身的小型服务平台,支付变成一个门户,重点还在于服务需求挖潜。

  曾经有一种观点认为,助农取款只是阶段性的完善支付环境,未来早晚会失去其价值,笔者不赞同这种观点。表面上,金融机构投入较大的硬件及服务成本,从一个服务点上得到的直接回报难以被覆盖,但是,未来要发展农村的社区银行,这个看似赔本的买卖将会有华丽转身的机会。试想一下,未来银行的服务趋势就是网络化和社区化,这种趋势在城市和农村均是如此。真正意义的社区银行是完全依据每个社区的特点而存在的,而不是简单的网点复制,社区银行发展的前提是真正全功能新型社区的产生,这种新型社区的灵魂附着于社区文化本身,农村地区的社区文化特征比城市更容易明确及把握,因此,一个小小的助农取款服务点会是一个村落文化的缩影,金融机构倘若充分发挥这个门户的作用,一方面可极大增强客户的黏性,另一方面,也可为线上线下服务的融合打下良好的基础。

责任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