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农村金融应更精准服务乡村振兴战略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众所周知,乡村振兴离不开乡村产业的发展。对此,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特别强调,要“加快发展乡村产业,顺应产业发展规律,立足当地特色资源,推动乡村产业发展壮大”。而乡村产业要发展壮大,就应当大力促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做大规模、做强主业,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成长,则离不开农村金融强有力的支持。

  目前,我国各类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发展迅速。数据显示,现阶段我国已有100万个家庭农场,220万家农民合作社,89.3万家各类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县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近9万家。这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乡村振兴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支持并促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更好更快成长,是农村金融的使命和担当。

  中国银保监会日前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全国民营企业贷款余额50万亿元,同比增长14%;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5.3万亿元,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增速18.1个百分点。尽管数据未对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信贷规模进行分类统计,但毫无疑问,受益于各项贷款特别是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的增长,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也必然会获得更多信贷支持。

  即便如此,相比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成长和发展速度,相比于农业生产方式、生产规模方面的重大变化,农村金融的信贷投放量,无论是面上还是点上,无论是总量规模还是个体规模,都还有差距,仍需继续加大力度,以便提供更加精准的信贷支持。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国家政策关注并给予大力支持的群体。央行等五部门在2019年初印发的《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重点做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小农户的金融服务,有效满足其经营发展的资金需求”。为此,要求相关金融机构要“针对不同主体的特点,建立分层分类的农业经营主体金融支持体系。鼓励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通过土地流转、土地入股、生产性托管服务等多种形式实现规模经营,探索完善对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风险管理模式,增强金融资源承载力。鼓励发展农业供应链金融,将小农户纳入现代农业生产体系,强化利益联结机制,依托核心企业提高小农户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可得性。”

  政策有要求,市场有需求,农村金融怎样才能扩大有效金融供给,实现金融供需平衡,从而更精准地服务乡村振兴战略?

  首先要创新金融产品。农村金融面对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迥异于传统农耕时代单纯以种养为主业的农民。这个群体呈现出这样几个特点:一是业态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从事的大多是农村电商、设施农业、观光农业、休闲养老……很多业态无论业务领域,还是经营方式,农村金融都从未碰到过,也不知道如何评估资产;二是盈利模式新,在一些淘宝村,店家就是一台电脑,先找客户,再找生产厂家,店家百分百的轻资产,但钱还不少赚;三是创业者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创业者,很多是返乡大学生和退伍军人,也有不少是在外打工的有经验、有资源的返乡人员,他们较之传统农民最大不同是,有眼光、有见识、有智慧。显然,针对这样的经营群体,农村金融一方面要加快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创新,更好发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推动乡村振兴方面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要积极发展产业链金融,研发额度小、频度高、季节时限性较强、适合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特色贷款产品,探索农业保险保单质押贷款、农户信用保证保险贷款等银保合作产品。总之,从长期看,农村金融发展的出路在于服务方式和金融产品的创新。

  其次要拓宽农业农村抵质押物范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所从事的领域,有的根本无法提供传统意义上的抵押物,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要推进金融与财政保险、担保等政策工具有机结合,分散风险;另一方面,必须针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经营发展中的融资需求特点,通过推动厂房和大型农机具抵押、圈舍和活体畜禽抵押、动产质押、仓单和应收账款质押、农业保单融资等信贷业务,依法合规推动形成全方位、多元化的农村资产抵质押融资模式。农业农村部办公厅近日发布《关于加快生猪种业高质量发展的通知》,其中提到,按照市场化和风险可控原则,打好保险金融组合拳,积极稳妥开展种猪活体抵押贷款试点。可以看出,生猪活体抵押贷款,在去年推动生猪产能恢复上,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同时,还应当积极稳妥开展林权抵押贷款,探索创新抵押贷款模式;鼓励企业和农户通过融资租赁业务,解决农业大型机械、生产设备、加工设备购置更新资金不足问题。总之,在服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农村金融要切实解决好“敢贷、愿贷、能贷、会贷”的问题。

  再次要创新金融机构内部信贷管理机制。农村金融机构要在经济资本配置、内部资金转移定价、费用安排等方面给予一定倾斜。比如,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对到期还款困难的适当予以展期、延期、续贷或调整还款付息计划。

  最后要推动新技术在农村金融领域的应用推广。农村金融机构要积极运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提高信贷风险的识别、监控、预警和处置水平。加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数据的积累和共享,通过客户信息整合和筛选,创新农村经营主体信用评价模式,在有效做好风险防范的前提下,逐步提升发放信用贷款的比重。农村金融机构还应当开发针对农村电商的专属贷款产品和小额支付结算功能,打通农村电商资金链条。农村金融机构更多使用数字技术,不仅可以掌握服务产业、服务主体的生产经营情况,预防和减少风险损失,还可以推进农村金融机构自身线上业务特别是场景金融的发展。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