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须建立商业可持续性机制

从“无还本续贷”说起

  最近,央视新闻联播的一则关于“无还本续贷”的报道引发了广泛关注。报道称,山东德州推行无还本续贷业务,一家生产辣酱的企业贷款到期后直接办理续贷,节省了500多万元融资成本。

  长期以来,在银行贷款期限与企业资金回流周期错配的格局下,“先还后贷”平添了企业转贷资金需求,催生了企业额外的融资成本乃至资金链风险,甚至成为部分企业陷入债务风险的导火索。而“无还本续贷”打破期限错配,实现信贷资金供需的无缝对接,是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有效抓手。不过,对这项业务,也有人担心会造成延迟风险暴露、掩盖不良贷款的问题。

  笔者认为,评价“无还本续贷”业务,关键看其是否“可持续”。显然,无还本续贷不是无原则续贷,也不是永远不还本,而是有一定条件,包括企业依法合规经营、信用状况良好等。“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是基本的契约精神。“无还本续贷”如果用于帮助正常经营的企业缓解资金期限错配,就具有可持续性,是改进金融服务的业务创新;如果是简单地借新还旧,帮助“僵尸企业”拆东墙补西墙,那就不可持续,是对风险处置的拖延。

  因此,做好“无还本续贷”业务,关键是建立商业可持续性机制,而这也是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面临的重要课题。关于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有一个基本的问题值得思考——银行支持小微企业,到底是互利共赢的经济行为,还是慈善性的公益行为?如果是出于盈利目的,为什么很多银行总爱把支持小微企业当作“履行社会责任”的业绩?如果是出于公益甚至慈善目的,为什么很多业内人士经常从“发掘利润增长点”的角度鼓励银行支持小微企业?这看似矛盾的问题,指向的正是小微企业融资的商业可持续性机制。

  不久前,人民银行等5部门召开的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披露的一组数据对上述问题作出了注解——截至2017年末,全国小微企业占全部市场主体的比重超过90%,中小微企业贡献了60%以上的GDP、50%以上的税收以及80%的城镇就业岗位;但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比较弱,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为2.75%,比大型企业高1.7个百分点,金融机构获得的收益较难完全覆盖风险。可见,小微企业融资具有“两面性”——既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又存在一定风险,既是经济问题,又是社会问题。这种“两面性”是造成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重要因素,也是建立小微企业融资商业可持续性机制的迫切性所在。

  因此,做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要反对两种倾向。一种是简单地认为“服务小微就能盈利”,这是对工作困难估计不足,甚至视而不见。另一种是认为“服务小微不合算”,自动放弃。金融机构是经营“钱”的企业,但绝不能只认钱。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要通过建立商业可持续性机制,处理好“义”“利”关系。

  建立商业可持续性机制,“几家抬”比“一招鲜”更为重要。不久前,央行行长易纲在陆家嘴论坛上提出,用“几家抬”的思路来共同做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这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正因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既具有经济性又具有社会性,因此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不能简单依赖“无还本续贷”等个别模式的“一招鲜”,而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形成“几家抬”的合力。在加大货币政策支持的同时,监管部门应根据小微企业风险情况和风险溢价给予差别化监管,财政部门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地方政府不断优化营商环境。

  建立商业可持续性机制,破解“融资难”比“融资贵”更为关键。利率是资金的价格,在商业可持续性机制中,价格往往是关键因素。尽管“融资难”与“融资贵”常被并称,但二者侧重不同。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成本包括存款利率、管理费用以及不良率等几部分,因此,贷款利率往往要达到一定水准才能保本。对融资价格的限制,可能反而会增加融资难度。对于小微企业来说,解决“融资难”比“融资贵”更为迫切,在利率市场化背景下,恐怕应优先考虑如何让小微企业借到钱。这就要把握好“量”“价”关系,通过金融机构增加正规金融渠道的融资供给,替代民间借贷等价格偏高的资金,从而“以量平价”,推动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下降。

  建立商业可持续性机制,企业强身健体比银行改进服务更为根本。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根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银行与企业也是类似的对应关系。在推动银行改进服务的同时,也要推动小微企业完善管理、增强实力。如果小微企业都有“赚钱效应”,那银行怎么会不支持?这就需要一方面深入推进改革开放,进一步简政放权、减税让利,优化营商环境,让小微企业茁壮成长;另一方面,小微企业也需要加强自我约束。市场风险、经营风险短期难以改变,但恶意逃废债、骗贷骗补等道德风险则不能让社会买单,而应努力消除,这样才能让银行在支持小微企业过程中减少顾虑和障碍。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