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重磅阅读CURRENT AFFAIRS
重磅阅读 / 正文
从经济周期视角预测全球经济与中国经济

  《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一书以当前全球面临的百年变局为切入点,对经济和市场周期形成的原因、运行的规律进行了系统研究,对古典主义、新古典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等宏观经济学理论进行了新的阐述。本书分析和总结了作者20多年来预测市场、经济、周期的理论和实用量化模型以及如何把经济和金融学的原理运用于预测市场、指导极端波动时期的交易和资产配置。市场预测是一门博大精深的艺术,本书为预测市场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路径选择。

  此外,作者探讨了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中国、美国乃至世界未来的经济走势,分析介绍了百年来多次经济大崩盘时市场和国家的应对措施,及其对于今天世界经济发展的借鉴意义。  

  经济能否预测这个问题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很难有经济学家或经济政策制定者能每次精准预测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出现。因为经济会不可避免地遭遇到“灰犀牛”和“黑天鹅”的扰动,近年来出现的一系列事件,如美伊冲突、英国“脱欧”、土耳其里拉危机等,均对经济预测构成了现实的挑战。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出版《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对经济预测进行了富有意义的讨论,通过梳理经典理论框架和实际的市场检验观察剖析经济周期的客观存在,而对周期的长期观察更能凸显预测的有趣,一则是经典理论的有效性假设与市场的有效性需求不足往往存在较大的反差;二则是周期的不同视角从差异层面反映宏观经济运行的复杂性。

  这本书提出的观点比较多,部分内容有发散思维的倾向,但整体上围绕货币政策的理论演变和政策实际的演化进程,除了纯方法论的讨论,更多地对经济周期提出了一些质疑,短期的预测、中长期的观察和对周期本身的认知偏差,共同构成了周期的轮回。可以认为,市场预测借助领先指标和过往经验会有更好的反馈结果,而这种短期的预测结果需要经过市场的不断验证。在某些层面市场的一些信号会早于经济实际表现,如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指引、通货膨胀与投资效率等。如何发现和识别前瞻性预测指标,一方面要紧跟宏观经济的变化趋势,借助数学模型的均线弥合、方差或非线性等工具;另一方面是经济外的其他因素,如地缘政治、突发公共事件。《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认为,新古典主义的市场理性预期判断与实际存在误差,市场的非理性预期占据主导地位后,流动性的悖论就会显现,而未来的不可测,助长了市场参与者的贪婪心理。

  纵观全球经济的宏观革命,从理论层面的突破到市场的预期往往需要经历一个中短期的回归,如近年来兴起的凯恩斯主义反思。政府过度干预突破了西方国家经典的自由经济学传统,大规模的财政刺激与货币政策过度宽松开始主导欧美经济的发展方向。无论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开启的无限量化宽松,还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史无前例的财政与货币政策刺激方案,都是寄希望于极端的救助模式抵御外部冲击产生的衰退,并试图阻止短期衰退演变为长期萧条。《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认为,美联储等欧美央行选择非对称货币政策,除了造成资本市场泡沫和波动日趋激烈的市场周期,便是长期趋势性的弱通胀。从经济的可持续看,过度金融化和债务型经济埋藏了极大的风险,并且加剧了社会贫富差距和财富分配不平等问题。

  越来越多的共识在于,宽松货币政策的边际效应递减突出,助推了宏观经济肌体走向“病入膏肓”,并导致市场陷入市场流动性陷阱。流动性过剩促使资本市场价格泡沫,侵蚀实体经济的发展韧劲。制造业“空心化”和股市泡沫就是最好的明证。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是,一边是疫情严重冲击经济基本面,衰退潮下全球股市的暴涨,叠加大宗商品的价格投机,资本金融与互联网企业估值不断拔高;一边是疫情击碎了普通家庭的日常生活,大量的中小企业破产,几乎濒临破产边缘。很大程度上是货币政策的目标与结果的不对称,通货膨胀的分化从反面证实了宽松货币政策的效力有限。《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认为,美元的主动贬值减轻了自身的债务压力,却损害了美元信用,表明美联储的政策独立性日渐收窄。

  全球经济的危机除了经济增速的趋势性放缓外,更多的是技术创新的瓶颈、人口老龄化危机加深、资本金融的主导体系促进经济增长的动能减弱。回顾经济发展周期,过去全球经济中高速增长与财富迅速积累的动因在于三次工业与科技革命、现代民主制度的持续推进以及人力资本的增值效应,各类生产要素市场配置加强,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共同促成了经济的腾飞。但进入到21世纪后,一直被忽视的生态环境危机开始出现,包括此次影响人类社会百年变局的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将全球经济的脆弱性和弊端充分暴露。这也促使我们对经济预测进行反思,特别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发出了预警,在人们发明现代货币理论来麻痹自己,继续鼓吹资产价格泡沫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思考和警惕长期贫富不均最终将带来的社会反噬效应。

  自由主义思潮的基本原则是将市场定义为完全有效的市场,而传统的宏观经济学理论提出了理性经济人假设,这一理想化的设定为我们分析与理解庞大经济体系提供了简洁的模型。供需平衡和价格因素将经济学带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决策,并给投资者和企业家指引未来的方向。然而,现代经济的复杂性早已超出了传统经济理论范畴,如何批判吸收经济学理论的模型,加之以实证检验,是未来值得讨论的课题。货币大放水的操作终究是不可持续的,回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或许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财富过度集中导致社会阶层矛盾激化,最终会引发激烈社会运动,甚至是革命,这是经济学无法解决的问题。《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认为,当下民粹主义的崛起与全球贫富差距扩大、社会贫富不均有密切关系。现实是富裕阶层攫取了资本市场价格上涨的红利,而低收入群体根本无法参与资本市场,这也进一步验证无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失效。

  借鉴日本的例子。从1990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开始,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衰退加剧,拥有70%国债的日本央行成为了经济的主导者,而不断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却始终无法解决经济长期低增长、通缩的问题。早期,央行介入到国债市场,通过购买债券缓释企业和家庭债务风险,提供更强的流动性支持,短期内刺激经济复苏,财政赤字化由此衍生。现代货币理论(MMT)成为日本经济的“救命稻草”,但是进一步抑制了银行业的信贷供给,制造了更大的悲观预期,消费不振、投资减弱。而反观欧元区经济在经历过欧债危机的打击后同样长期低迷,越发依赖财政政策维持,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涌现,无法破解潜在增速放缓的难题。因此,我们必须吸取西方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教训,对待货币政策应更加审慎,以经济基本面作为支撑,平衡资本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防范系统性风险,并且坚决抵制财政赤字货币化思潮。

  《预测:经济、周期与市场泡沫》认为,中国经济的预测较为特殊,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经济的数据收集较为困难,缺乏完整的、长期的数据库支持,导致预测的难度增大;另一方面是中国经济的规划特征以及对波动性的厌恶。无论是市场的预测还是周期的预测,都需要有很好的参照物,中国经济的短周期效应通常对应市场的正相关,如库存周期、猪周期、基建周期等,这也是中国经济运行的一些重要指标信号。观察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还应考虑到政策的预期,例如五年规划、财政货币政策的转换、风险偏好的切换。而随着中国与全球市场的关联性日益密切,国际资本市场的情绪很容易传导到中国资本市场,全球资本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热度则将市场推向了新的阶段。因此需要更加重视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扩大开放和更加市场化的预期引导。

  (作者为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