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对话CURRENT AFFAIRS
对话 / 正文
助力扩大内需 2021年银行业如何再发力

  主 持 人:《金融时报》见习记者 左希

  特邀嘉宾: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主任、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 连平

  2020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2021年要抓好的八个重点任务,其中提到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

  近日,银保监会召开工作会议,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强调要持续促进扩大内需。作为金融业助力扩大内需的主力军,多家银行的工作会议均提到了这一战略基点。2021年,银行业应该如何做到从消费和投资两个领域双管齐下,更好地对扩大内需提供支持?针对这一问题,最近,《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主任、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

  《金融时报》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扩大消费最根本的是促进就业,首先想请您从这个角度谈一下,在今年的工作中,银行业应该如何以金融服务促进充分就业?

  连平: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但内外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此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今年要继续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就业问题在“六稳”“六保”中均排名首位,可谓是重中之重。对此,银行业应当以更高质量的金融服务来支持实体经济,促进全社会充分就业。具体而言,建议体现为“三个聚焦”。

  一是聚焦民企小微纾困。民营经济是推动我国经济发展、解决社会就业当之无愧的主力军。2020年,在应对疫情的特殊背景下,银行业积极响应中央和监管部门号召,顾全大局,主动让利,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及时解危纾困。2021年,我国经济将进一步复苏,国有大型企业景气度较好,但受内外部环境影响,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还将面临一段较为困难的时期,需要银行业机构给予持续的支持和帮扶。除继续落实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等直达工具外,银行业机构应将重点放在加大普惠金融科技创新、改造信贷流程和信用评价模型、优化小微企业贷款期限管理、发挥政府基金和保险增信分险功能等方面。同时,对于一部分科技含量较高的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银行业机构也可通过投行手段,或联动券商、私募基金等机构,支持企业在资本市场获得直接融资支持。

  二是聚焦服务业恢复推动消费。2020年,以餐饮、旅游、院线、娱乐等为代表的服务业受疫情冲击最大,严重程度超过了制造业,拖累了消费恢复。从目前的恢复进程来看,制造业恢复相对较快,服务业相对滞后。因此,银行业机构在做好对“三农”、工业企业资金支持的同时,应对尚处于艰难恢复中的服务业企业、从业人员给予更多关注,灵活创新金融服务模式。对于餐饮企业,可以以大数据分析为依据,提供快速、可周转的小额信用贷款;对于旅游、院线、文创等行业,则可扩大版权、商标权、专利权、应收账款、未来收益权等无形资产质押担保融资,或以收入现金流归集的方式挖掘企业结算现金流的金融价值。

  三是聚焦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建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近期多地两会均将“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作为2021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进一步凸显了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建设的重要性。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的完整可控关系到国家安全和人民生命福祉,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从就业角度来看,除少数核心大企业外,产业链供应链还涉及千千万万的上下游企业,包括零部件、原材料供应商和批发零售商等。应鼓励银行业机构以产业链供应链核心企业的信用资质为依托,综合银行、投行、金融租赁等集团服务优势,引入区块链、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手段,加快反向保理、现货融资、仓单质押、融资租赁、集合债券、供应链ABN、供应链ABS等金融产品和业务的推广应用,保障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资金血脉畅通舒活。

  《金融时报》记者:国家提出了促进农村人口增收和挖掘县乡消费潜力两个要求。您认为在今年的工作中,银行业应该如何在这一领域下功夫?

  连平: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在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的同时,应注重需求侧管理,并提出了充分挖掘县乡消费潜力等具体工作抓手。

  如果把整个国民经济比作人体血液循环系统,一二线城市经济是主动脉,县域经济就是分支血管。从目前的消费增长空间来看,主动脉再想扩容难度颇大;但分支血管还有较为充足的回旋余地。以消费中拉动能力最强的汽车为例,我国汽车产销量已连续11年稳居世界首位,千人保有量超过180辆,达到了世界平均水平。但在我国广大县域乡村,尽管近年来增长较快,但汽车消费水平总体还较低,未来有望成为一片广阔蓝海。

  配合落实好激活县乡消费的国家战略,对于银行业机构来说不仅是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同时也是一次难得的发展机遇。对此,我认为银行需从组织架构、服务创新等方面积极跟进。

  一是渠道下沉,增强普惠金融的可得性。把握乡镇人口、经济及金融总量、产业特色等关键点,结合不同乡镇的不同特点“量体裁衣”,有序推进乡镇支行和惠农服务点建设。

  二是支持县域城市更新、老旧小区改造、环境治理等地方政府关注、民生拥护的重点项目。

  三是做好农村公共金融服务。组织开展金融知识下乡活动,推广安全、规范的金融产品,引导农民自觉抵制非法集资及金融诈骗;围绕农村居民生活消费需求,研发农村居民消费信贷产品,加快涉农小额贷款的创新步伐。

  四是与汽车等生产企业联动营销。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为县乡居民提供安全、便利、可承担的消费贷款。

  《金融时报》记者:在最近几年的发展中我们不难看出,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是扩大消费的重要抓手,这一点“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有所表述。请您谈一下,今年银行业在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方面可以做哪些工作?涉及到的制造业信贷投放能力,银行业应该如何进一步提升?

  连平:制造业是我国实体经济的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先进制造业是我国迈向更高质量发展阶段的重要动力和支撑。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银行业应根据客观形势变化,针对传统制造业和先进制造业的不同特点,灵活调整应对思路和服务手段,满足制造业对于高质量发展的需求。

  一方面,稳定传统制造企业的融资需求。从2020年我国经济增长总体情况来看,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投资表现较稳,消费回升不及预期,反倒是本来不被看好的出口在下半年表现抢眼。在本轮出口强势反弹中,口罩和防护服等纺织产品、玩具、家电等传统制造业增长较为明显。对今年进行展望,我认为全球范围内疫情仍存在一定变数,国际贸易恢复常态尚需时日,这些传统制造产品在欧美及部分疫情较为严重的新兴市场国家还将产生较大需求。建议银行业机构在注意个别行业产能过剩风险的前提下,对于传统制造业的优势企业仍可提供有力的支持。

  另一方面,加大对先进制造业的支持力度。从部分大中型银行已公布的制造业重点支持名单来看,除基础制造、传统制造外,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节能环保和新材料等先进制造业领域,涉及企业科技研发、技术改造、设备更新、环保升级等领域的资金需求。一些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新兴产业由于科技含量较高,科研投入成本大,产品研发周期长,只有银行,尤其是国有大中型银行才能给予持续有力的金融支持。因此,银行业要对先进制造业融资发挥更大支持作用。

  一是应加大中长期贷款投放。完善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管理制度,合理确定中长期贷款的业务品种和期限,支持企业的中长期技术基础研发,为入选国家人才计划的高端人才创新创业提供中长期信用贷款。

  二是积极推动领军企业组建创新联合体。通过投贷联动、金融租赁、并购贷款、银团贷款等方式,支持先进制造业的头部企业做强做好。

  三是助力直接融资。如资管资金,投资面向先进制造业的创业投资基金、股权投资基金等,拓宽企业的直接融资渠道。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