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对话CURRENT AFFAIRS
对话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王玉玲:完善存款保险制度 扎牢金融安全网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玉玲就存款保险相关问题接受了《金融时报》记者的采访。

  《金融时报》记者:近几年来,我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取得重要成果,在高风险金融机构的处置过程中,存款保险基金承担了怎样的角色?在存款保险基金参与的处置中,分别采取了怎样的处置方式,处置过程中存款保险基金使用的原则是什么,效果如何?

  王玉玲:以存款保险公司为平台,依法使用存款保险基金促成收购承接,成功处置包商银行等风险。按照《商业银行法》、《中国人民银行法》、《银行业监督管理法》、《存款保险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人民银行、银保监会于2019年5月24日对包商银行果断实施接管。接管以来,各项工作进展顺利。一是依法保障存款人和各类客户的合法权益,全力维护金融市场稳定。接管托管以后,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和存款保险基金联合公告了存款保障政策,设立存款保险公司,对包商银行520万储户、20万理财客户、2.5万家中小企业、5000万元以下机构债权给予全额保障,对5000万元以上大额债权适当打折,总体平均保障程度达到90%左右,最大程度保护存款人和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严肃了市场纪律。二是牵头发起设立蒙商银行,承接包商银行内蒙古地区资产、负债及相关业务。三是促成徽商银行收购承接内蒙古区外包商银行4家分行资产、负债及相关业务。四是按市场化原则参与徽商银行定向增发,为其完成收购承接提供支持。

  在金融机构风险处置中,严格按照《存款保险条例》规定,遵循成本最小化原则,通过收购承接等市场化方式,成功处置包商银行等中小银行风险。

  《金融时报》记者:根据《存款保险条例》,人民银行、监管部门和存款保险机构都具有早期纠正的职能,目前已经对多少家机构采取了早期纠正措施,都采取了哪些措施?

  王玉玲:2017年以来,存款保险按照条例要求,探索对投保机构开展早期纠正。截至2020年末,存款保险共对635家机构开展早期纠正,针对风险情形提出具体风险化解措施。其中,要求提高利润留存、限制薪酬、压降不良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等方式补充资本的578家,要求控制关联交易、同业、票据等高风险资产业务增长的301家,要求控制大额授信、异地授信等重大交易授信的179家,要求降低同业负债、限制高息揽储等降低杠杆率的43家,要求完善公司治理等其他措施的376家。在各方面的共同推动下,已有353家机构风险得到初步化解。

  《金融时报》记者:参照美国FDIC,存款保险机构对于金融机构拥有类似于其他监管部门的一线监管权,我国存款保险基金公司相应有哪些监管手段,未来有何相关计划?您认为存款保险和监管部门在分工上应当各有哪些侧重和协同,以共同提高金融安全网效能?

  王玉玲:我国存款保险制度在设立过程中就对制度的功能定位以及与监管部门的关系进行了充分研究,存款保险和监管部门适当隔离,各有分工,互为补充,共同提高金融安全网整体效能。实践中,监管部门承担防范识别和有效化解风险的主要职责,可以通过行政处罚、撤换高管、督促整改、宣布接管等方式化解和处置金融机构风险。存款保险重点识别和报告“尾部风险”,推动早期干预和校正,降低银行倒闭的可能性及风险处置成本。

  按照《存款保险条例》,当投保机构存在资本不足等影响存款安全以及存款保险基金安全情形的,存款保险公司可以对其提出风险警示。投保机构因重大资产损失等原因导致资本充足率大幅度下降,严重危及存款安全以及存款保险基金安全的,存款保险可要求其及时采取补充资本、控制资产增长、控制重大交易授信、降低杠杆率等措施。下一步,我们将支持《商业银行法》等相关法律的修改工作,推动完善早期纠正措施,增强经营中救助等手段,促使风险早发现、早识别、早干预、早处置。

  《金融时报》记者:我国差别费率机制的实施情况如何?

  王玉玲:2016年,存款保险比较快地实行了基于风险的差别费率,用市场化手段促使银行审慎经营。存款保险建立了定量模型和定性评价相结合的金融机构评级体系,5年来,对全国40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评级,评级结果比较真实、客观地反映了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经营和风险状况。在此基础上,通过风险差别费率“奖优罚劣”,用市场化手段促使银行审慎经营。依托人民银行的队伍和资源,我国差别费率实施比较迅速、平稳。国际上一般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研究、过渡过程,而我国仅用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平稳实施了差别费率,对风险防范机制建设来说,这是一个积极的进展。

  《金融时报》记者:未来在维护金融业稳健运行方面,存款保险基金将如何进一步发挥好作用?

  王玉玲:下一阶段,坚决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完善存款保险制度,扎牢金融安全网,切实发挥存款保险制度在保护存款人利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中的长效机制作用,提高抵御系统性风险能力,有力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一是持续加大存款保险宣传力度。发挥金融机构宣传主阵地作用,推动将存款保险宣传内容嵌入业务流程,持续聚焦宣传重点地区和人群,切实提升公众对存款保险的认知水平,稳定存款人信心,为中小银行创造一个稳健经营的市场环境。

  二是加强沟通协调,形成监管合力,推动风险化解。继续探索加大早期纠正力度,压实地方政府、监管部门、主发起行等各方面的风险处置责任,分类施策研究风险化解措施,共同推动风险化解和处置,并建立长期合作机制。

  三是充分发挥存款保险公司处置平台的重要作用。探索通过收购承接、在线修复等多种市场化、法治化方式,支持中小银行化解风险、补充资本,推动健全银行业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

  四是进一步完善存款保险制度实施体系。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健全存款保险公司治理,严格依法行使职权。加强干部队伍建设,提高履职能力。推进有利于存款保险制度完善的一系列制度、体制、机制、方法和工具的创设和运用,提升我国存款保险机构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