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兰考吹来桐花香

  “焦桐”是兰考人民为纪念焦裕禄而对泡桐树的特别称呼,这些“焦桐”,不仅在春天盛开出美丽的紫色桐花,也为当地催生了“泡桐经济”的沁人花香。

  今天的兰考,已有7万多人参与到“泡桐经济”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全国近90%的古筝、琵琶等乐器音板都取材于兰考的泡桐,当地形成了500多家相关企业、100多亿元的产值规模。而在普惠金融的助力下,兰考的“泡桐经济”焕发出新的生机。

  “我们通过普惠金融贷款,搭建了网络销售平台,将古筝销往全国各地,现在一个月的收入相当于以前在外地打工一年的收入。”从兰考县堌阳镇徐场村村民的朴实话语中,记者感受到普惠金融给当地经济和百姓生活带来的变化。

  兰考作为全国首个国家级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经过探索形成了“以数字普惠金融为核心,以金融服务、普惠授信、信用体系、风险防控为基本内容”的“一平台四体系”模式,找到了破解普惠金融落地难的有效办法,较好解决了农村金融服务薄弱、农民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

  “人民金融”扎根兰考

  “情怀和理念,是建设‘普惠金融大厦’的第一根支柱。”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认为,让兰考试验区建设各方树立起“一切为了人民、为了人民的一切”的情怀,把普惠金融与党的崇高理想和民本情怀结合起来,这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决定着兰考试验区建设的方向,决定着“好金融服务好社会”的成败。

  农村金融服务薄弱、农民贷款难贷款贵……这些问题是我国绝大多数农村和县域存在的共性问题,也是兰考试验区需要克服的瓶颈。若想解决好这些“堵点”“难点”“痛点”,就要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坚定地走新时代“人民金融”的道路,让“以人民为中心”的普惠金融在兰考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而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兰考又有其特殊性,这里是焦裕禄精神发源地,是习近平总书记第二批群众路线教育联系点。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两次考察兰考时指出,兰考改革发展和各方面工作有一定代表性。从县域经济发展情况来看,兰考是传统农业县,国家级贫困县(2017年3月脱贫摘帽),是我国县域经济的典型代表。它微缩河南、微缩中国,非常具有代表性。兰考问题解决了,中国问题就有了解决之道。因此,“大局观”和“全局观”对兰考试验区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徐诺金提出,要跳出“普惠”看“普惠”,把普惠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放在兰考县域经济发展、乡村振兴和社会治理的大局中“通盘谋划”。一方面,将金融普惠与金融扶贫、农村金融工作相结合,做好金融支持薄弱环节工作,这是“直接”的普惠;另一方面,做好金融对兰考发展重点领域的支持工作,结合重点规划、重点项目、主导产业等,用发展带动普惠。

  在“扶贫+普惠+县域经济+乡村振兴”通盘谋划的基础上,兰考试验区建设坚持立足“四农”、两端发力的思想。“四农”即农业、农村、农民、农民工,“两端”即一端向城市发力,向农民工提供在城市“进得去、留得住、过得好”的全程金融服务,减轻农民对土地的依赖,从根本上解决农业适度经营不足、生产效率不高问题,为促进“三农”发展和脱贫攻坚创造条件;另一端向农村发力,加大金融支持农业现代化的力度,推进农业生产条件及农村公共服务体系的根本转变,实现“三农”的现代化。

  通过兰考试验区建设各方齐心协力,当地普惠金融工作正在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向前推进。到2018年一季度末,兰考试验区已基本实现金融服务人人全覆盖、普惠授信户户全覆盖、普惠金融服务站村村全覆盖,兰考普惠金融发展指数跃居全省第一。

  “一平台四体系”模式创新

  “普惠金融,惠及人人”,这是普惠金融发展的根本目标,但要想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应对成本、效率、风控、覆盖面、可持续等一系列问题带来的挑战。为了让普惠金融真正落地,兰考试验区探索形成的“一平台四体系”模式提供了一条解决的路径。

  一平台: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平台

  为解决普惠金融落地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兰考试验区的办法是“传统金融+数字金融”双向发力,着力打造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平台,让金融服务触手可及、触网可及。

  记者了解到,兰考试验区建设初期,依托微信公众号建立了“普惠金融一网通”平台,为农民群众提供账户管理、融资、理财、缴费支付、惠农补贴、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等一站式移动金融服务。2017年10月将“一网通”平台升级为“普惠通”手机APP,进一步加载普惠授信在线服务、金融超市、二维码支付等功能,打造全流程线上金融服务。

  目前,“普惠通”APP在兰考下载量4.4万人,实名注册用户1.96万人,已对接金融机构14家,完成普惠授信对接5家,上线20多款产品,累计贷款申请达到8989笔突破7.2亿元,其中普惠授信4468笔3.8亿元;电子账户累计开通10151个,办理便民支付6084笔1833万元。

  “普惠通”这一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的打造,不仅把便捷、齐全、优质的服务和产品带给了农民,还构建了商业银行之间的“服务竞争平台”,各家机构竞相为农民提供优质服务。

  第一体系:普惠授信体系

  针对农民贷款“难、贵、慢”问题,2017年兰考试验区创新开发了普惠授信产品。该产品进一步优化小额信贷流程,先给予农户普遍授信贷款额度,只要农户无不良信用记录、无不良嗜好、生产用途真实,即可按照“一次授信、三年有效、随借随还、周转使用”的原则周转使用贷款。

  普惠授信得到了百姓的认可和好评,兰考试验区已完成基础授信10万余户,签订贷款合同7379户、3.05亿元,大部分农户是首次从银行获得贷款。

  今年,兰考试验区又探索将普惠授信拓展至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和小微企业,目前正在加快相关制度设计,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模式已签订合作协议。

  第二体系:信用信息体系

  据了解,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着力建设河南省农村信用信息系统和中小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其中,农户信息涵盖173项指标、中小微企业信息涵盖446项指标,并建立信息更新、信用培育机制,农民申请贷款时,及时完善、更新信用信息,贷款使用中通过“信用信贷相长”行动,让农民体会信用的价值。

  事实上,“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薄弱”和“农民贷款无门”,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如何破题?传统的思路是:先完善农民的信用信息,把家庭收入等各类信息录入信用信息系统中,银行再根据农民的信用状况判断是否授信。“先信用、后信贷”的做法往往事倍功半,原因在于,农民配合填报信用信息的积极性不高,有些没有发展生产意愿的农民持抵触态度。如何办?是“循老路风险小”“新瓶装老酒”,还是“创新发展、担当作为”?为此,在徐诺金的思考和建议下,兰考试验区创造性地实施了“信用信贷相长”行动,同步解决“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薄弱”“农民贷款无门”的问题。

  具体做法是通过推动普惠授信,充分调动起农民发展生产、完善信用信息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先是“宽授信”,为农民发放“普惠金融授信证”,这个小小的证书拉近了普惠金融与农民群众的距离。如果农民有用信需求,就可以向银行提出申请。在还信环节,建立“守信激励、失信惩戒”机制,农民按时还款,积累良好信用,授信额度随信用级别的提高而上升,对恶意违约农户联合惩戒,实现信用信贷相长。

  普遍授信,让农民普享金融权益;低门槛启信,让农民获得发展生产的资金支持;激励守信,让农民建立起与普惠金融匹配的诚信意识。可以说,这些措施真正激活了农村普惠金融的信用良性循环。

  第三体系:风险防控体系

  普惠金融并非一锤子买卖、一单子生意,而是要在发展过程中兼顾公益性和可持续性的要求,因此,有效的风险防范是其中关键一环。兰考试验区采用了“银政保担”共担、“分段核算”的普惠授信风控机制,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促进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

  为解决普惠授信风险分摊难、权责利不对等问题,兰考试验区把普惠授信不良率划分为四段:2%以内的不良损失由银行全部承担,让银行成为风险承担的首要主体;不良率超过2%的部分,银行按区间担责递减,不分担超出10%的部分,扫除银行开展普惠授信的后顾之忧。政府风险补偿金担责随不良率上升而递增,压实了地方政府信用环境建设责任;保险、担保机构按固定比例分担风险。目前,财政支持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发展创新融资的风险补偿机制也已在兰考建立。

  第四体系:金融服务体系

  在金融服务体系的构建上,兰考试验区与基层党建和乡村政务工作结合,设立普惠金融服务站,为农民提供足不出村的线下基础金融服务,通过建设“4+X”功能的村级普惠金融服务站,将便民金融服务、信用体系建设、风险防控协助、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和银行特色服务整合到服务站。目前,兰考试验区已建成服务站365个,其中数字化的服务站2家。不少群众表示,自从有了普惠金融服务站,他们可以隔三差五来查查“农补”到账了没,还能取些零花钱。更为重要的是,金融服务站设在村里的党群服务中心,体现了金融是党领导下的金融,高质量服务群众是应有之义。

  中原大地复制推广

  目前,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选取了22个试点县(市、区),按照“全面铺开、重点推进”的思路,推广复制兰考的“一平台四体系”模式,丰富河南省普惠金融发展经验和实践案例。

  比如:洛阳栾川县根据当地特色,建立组织保障、工作考核、信用建设、风险补偿、金融服务及普惠宣传六大机制,将普惠金融与发展乡村旅游有效对接,开展普惠授信,重点支持农家乐宾馆新建及改造升级以发展特色旅游。南阳淅川县积极复制推广“信贷+信用”普惠授信模式,按照“逐户授信、整村推进”原则,创新提出“六步工作法、三培育三实现、普惠金融智慧平台建设”的新思路新方法。三门峡卢氏县在金融扶贫工作中有效复制推广兰考的风险补偿机制、风险分担机制和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创新的金融扶贫模式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批示肯定,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驻马店确山县以普惠金融服务村村全覆盖为抓手,依托村级超市和农资部建立普惠金融服务站,建立市场化的奖惩机制,通过增强银行、商户、农名之间的互动和黏性,有效提升了农村金融服务水平,推动了普惠金融建设……如今,普惠金融兰考模式的“桐花”正在广袤的中原大地上绽放。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