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国际金融】疫情下的东京奥运会

  2016年,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美轮美奂的“东京八分钟”展示,让全球的运动迷们无不期待之后的东京奥运会。五年之后,在疫情之下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仿佛成为现代最危险无趣的比赛,它还会带给全球观众多少惊艳?

  防疫能力备受质疑、民众支持度持续低迷、万名志愿者临阵退出……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30天,日本街头迎接奥运的氛围寂寥,人们似乎并没有沉浸在对7月 23 日奥运会开幕式的期待里,而日本却在奥运会筹备过程中深陷两难之中。

  

据共同社报道,为了简化筹备工作和防疫的需要,东京奥运会原来的18万注册人员数量已经削减了一多半。由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日本国内民众对于奥运会举办的支持率始终不高。

  骑虎难下的东京奥运会

  6月14日,日本广播协会(NHK)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超过八成的受访日本民众仍然担心自己和家人感染新冠病毒,仍有三成多的民众认为应该取消奥运会。尽管日本国内一波波要求取消奥运会以避免引发新一轮疫情的呼声给日本政府带来不小压力,但随着第一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外国运动员和国际奥委会高官的抵达,日本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然而,这场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正在经历着一个史无前例的进程。运动员们被限制在指定区域,活动没有自由;在报名参与奥运会和残奥会服务的8万名志愿者中,约有1万名已退出;日本政府已决定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将不接纳来自海外的普通观众,日本国内观众也将有人数上限;如果人们被允许进入体育场馆,他们将被告知不要欢呼和喊叫,不要吃零食、喝酒,比赛结束后应直接回家;来自国外的记者也将被告知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并避开东京许多很棒的餐厅。

  更加令人忧心的是,目前日本疫情依旧不算乐观。虽然全国范围新增确诊病例呈下降趋势,但东京新冠感染人数仍在高位。自疫情开始以来,日本报告超过75万例确诊病例,截至6月14日,其中14137人死亡。虽然相比前一段时间,日本新冠疫苗接种近期提速,但迄今只有约5%的人口已完全接种疫苗,而且针对老年人的疫苗接种工作并不会在奥运会开幕前完成。

  许多卫生专家对东京奥运会期间新冠感染病例可能激增表示担忧。东京奥组委6月11日发布估算结果称,东京奥运期间来自海外的运动员和相关人员中,每天将有7.7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住院患者人数最多达到11.7人,住宿疗养人数约为57.6人。日本厚生劳动省专家组织近日表示,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举办期间,东京或将再次面临需要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状况。如果奥运会导致疫情扩大,发布第四次紧急事态宣言,东京都和日本政府都需要再度实施巨大的财政措施,用于新的防控对策、停业补偿及补贴等,将可能产生超过2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6亿元)的新亏损。

  “奥运经济”受损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日本经济下降4.8%,为1955年有统计以来第二大年度降幅。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最新修正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1.0%,按年率计算降幅为3.9%,日本经济复苏势头大大受挫。有经济学家认为,在4月新一轮疫情禁令下,该国二季度GDP很可能面临更大衰退。

  多轮紧急状态打击了日本经济复苏的希望。日本因疫情触发的第一轮紧急状态始于2020年4月,当时持续了一个半月;今年1月开启的第二轮紧急状态维持了两个半月。第三轮紧急状态从4月25日,经过两次延长后至6月20日。在实施紧急状态的地区,提供酒类和卡拉OK服务的餐厅暂停营业;其他餐饮店和大型商业设施缩短营业时间,每晚8点前打烊;大型活动参加人数最多5000人或场地入座率上限50%;企业雇主需安排员工进行远程办公等。多轮紧急状态使得日本多地的餐饮、住宿等服务活动停摆,拖累了日本经济的走势。

  如今,日本还面临一个重大考验——东京奥运会。东京奥运会已经确定不会有海外观众现场观赛,日本政府也正在考虑把参加大型活动的人数上限定为1万人。经济学家估计,由于这届夏季奥运会禁止外国观众现场观赛并限制外国官员出席人数,日本的损失已超过10亿美元,旅游业和消费损失也将为经济增长带来不容忽视的压力。

  8 年前,日本政府申奥时,原本期待着借助奥运会拉动经济增长。然而,目前来看,日本的“奥运经济”恐怕只是一张难以兑现的空头支票。根据相关数据,日本政府已经为奥运会投资了1.6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89亿元)。即使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疫情也会对参赛和观赛的人数造成影响,以不完全的形式举办就难以获得预期效果。如果东京奥运会遭受到严重疫情冲击,主办城市、赞助商、转播商及合作伙伴或将面临巨额损失。

  量化宽松副作用渐显

  深陷疫情反复的困境、仍处于脆弱的经济复苏、东京奥运会疫情风险犹存……面对更加复杂的经济形势,日本央行决定把将于今年9月底到期的企业融资优惠政策期限延长6个月至2022年3月底。自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日本央行一直维持着量化宽松的金融政策。在疫情持续打击下,日本央行延长经济刺激政策的决心再度加大。

  其实,对于日本来说,量化宽松并不是新药方。早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就启动了量化宽松,当时地产经济泡沫破灭,为应对经济衰退和通货紧缩,日本央行不断调低政策利率,在政策利率降至零后,陆续进行量化宽松、购买风险资产、收益率曲线控制等几乎所有非常规货币政策。然而,1999-2019年,20年间日本CPI约上涨2%,居民名义工资收入反而减少11.3%,工资涨幅跑输通胀水平,普通居民并没有成为货币超发的受益者。

  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日本也有诸多无奈。目前日本央行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需要保持低利率以支撑经济,另一方面要缓解长期实施宽松政策的副作用,比如,债券市场流动性减少、银行利润率收窄等。

  量化宽松是一剂猛药,但更可能是一剂毒药。如今,日本量化宽松副作用已经显现出来。今年3月,日本央行曾希望重振因其大规模干预而处于休眠状态的债市。央行明确表示将允许10年期公债收益率在其0%的目标上下浮动50个基点,还削减了市场操作中的债券购买规模,希望这种减少干预的做法将推动投资者更自由地交易债券。而在5月,日本政府公债市场成交量降至近20年最低,这令日本央行重振债市的希望落空。

  不仅如此,长期以来的负利率政策挤压了地方银行的收益空间。2019年,日本78家上市地方银行营业总利润比5年前下降一半,当年有10家地方银行被日本金融厅列为经营状况不善的重点监督对象,疫情后的地方银行困境更是可想而知,而日本央行的贴息促贷政策对地方银行补血力度明显不足。

  疫情之下,东京奥运会空前地充满波折。在美联储酝酿退出量化宽松之际,日本仍难寻超宽松货币政策“出口”。如今,奥运会迫在眉睫,日本疫情仍前途未卜,被寄予“扭转日本颓势”的东京奥运会究竟能给日本经济带来多少积极效益?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